♂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独孤蓉离去的背影,独孤白辰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件事也怨不得独孤蓉,没有像他一样跟秦彦真正的相处过,是永远也无法明白当时他抛下仇恨愿意跟随秦彦的心情。只是,无论是秦彦也好,还是独孤蓉也好,独孤白辰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想想,独孤白辰甚至没有机会询问独孤蓉的师门。虽然独孤白辰不知道独孤蓉到底加入的师门是什么,但是,却可以从以往的聊天中星星点点的感觉到独孤蓉的师门绝对不简单。若是因为独孤蓉的报仇,而将她的师门也牵扯到跟天门的交战之中,那必然会有更多地人流血,这种仇恨衍生出的仇恨也必将更加没有办法湮灭。

    深深的吸了口气,独孤白辰拦下一辆的士,径直的赶往苏家。

    苏老爷子苏剑秋已经离开蓉城去了燕京,亲自登门像秦敏谢罪。不管当初他是做了什么样的考虑,但是总归是他没有替苏文报仇,害得秦敏疯疯癫癫二十多年,这个梗一直藏在他的心里,也是该谢罪的时候了。放下这个担子,苏剑秋才可以真正的安心踏实。

    独孤白辰赶到的时候,秦彦正在花园内仔细的看着何杰送来的关于袁啸的资料,一字一句都不敢错过。只有对对方了解的越发的详细,才能在将来交手的时候付出最少的牺牲。

    “秦先生!”独孤白辰叫了一声。

    秦彦愣了愣,抬起头,微微一笑,迎了上去,“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没多久。”独孤白辰心里有些压抑。

    “坐吧。”秦彦招呼着独孤白辰坐下,给他泡了杯茶,“去找过你妹妹了?”

    “嗯。”独孤白辰点了点头,“我已经劝过她,可是,她不但不听我的劝告,甚至要跟我划清界线。我这个妹妹的脾气很拗,想说服她恐怕没那么容易。她如果有什么冒昧的地方,希望秦先生可以看在我的份上多多担待。”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一家人就不用说两家话了。她的心情我能理解,换做是我,恐怕也会跟她一样。虽然你父亲不是我杀的,但是,终究是因我而死,她想找我报仇也是理所应当的。”

    “秦先生,你放心,我会继续劝说她,一定让她打消报仇的念头。希望秦先生能多给我一点时间,万一她还找你的麻烦,你多多让着她一点。”独孤白辰说道。

    “从始至终,我都没想过要伤害她。她不仅仅是你的妹妹,也是石绾的闺蜜,不论从哪一点上,我都不会伤害她。”秦彦拍了拍独孤白辰的肩膀,示意他安心。其实,秦彦也看得出独孤白辰心中的担忧,也害怕自己真的伤害了独孤蓉。毕竟,独孤蓉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顿了顿,秦彦转而说道:“虽然我没跟她交过手,不过,我却能感觉到你妹妹的功夫不简单。更奇怪的是,我在她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真气的波动,这就更加让我想不明白了。白辰,你这个妹妹可不简单哦。”

    “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位高手带走收为徒弟,平常也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回来一下,但是,却从来不提及自己的师门。就算我们问起来,她也会顾左右而言他。后来,我们也就渐渐的懒得追问。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门派。不过,从以前的言谈之中,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师门绝对不一般,势力必然很大。”独孤白辰说道。

    “哦?这么说起来我倒是想会一会她师父了。若是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将来对付天谴,咱们的把握就大很多了。”秦彦说道。

    “这件事情恐怕不容易。”独孤白辰讪讪的笑了笑。

    “事在人为嘛。”秦彦微微一笑。

    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原本我是打算这段时间尽量不跟天门的人联系,免得天谴的人追查到什么。这次若非遇到你妹妹,我也不会联系你。不过,你来了也好,正好眼下有点麻烦的事情,多一个人帮忙我信心就更足了。”

    “什么事?”独孤白辰问道。

    “你来,一起看看。”秦彦边说边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

    独孤白辰详详细细的看了一遍,沉吟片刻,说道:“这里有资料说袁啸背叛药王门,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药王门的圣物魔刀鬼手。天谴的人不是一直都在搜集这些魔刀吗?天谴的首领不也正是为了你手中的灵翼,所以不惜亲自出手对付你吗?现在鬼手在袁啸的手里,天谴的人一定会找上门。你说……,咱们是不是可以借助天谴的人对付他?”

    秦彦微微一愣,说道:“是哦,我怎么没注意?如果鬼手真的在袁啸手里,天谴的人一定会找他的。不过……,如此一来咱们更加不能让他们得逞。虽然我不知道天谴的人为什么要搜集这些魔刀,但是,想必是有什么作用。如果鬼手也落入他们手里的话,那他们必然更加的肆无忌惮。这么看来咱们的动作要加快了,必须先解决袁啸,把鬼手夺过来,以免落入天谴的手里。”

    “我担心的是,咱们一旦跟袁啸交手,说不定会让天谴的人坐收渔人之利,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而且,一旦你露面,被天谴的人知道,他们的首领知道你没有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独孤白辰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现在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可惜我师兄皇擎天当日为了救我死在天谴首领的手里,否则,以他在天谴卧底那么多年,必然会有很多关于天谴的情报。我们就可以查出天谴的人是不是已经到了蓉城。”

    停顿片刻,秦彦说道:“我这就给石绾打电话,问问她那边的情况如何,咱们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动手。万一被天谴的人捷足先登,就算杀了袁啸,咱们也不能算是完全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