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袁啸!

    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无动于衷。

    秦彦微微蹙了蹙眉头,有些奇怪。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还可以如此淡定?而且,从刚才药王门的人表现来看,分明就是知晓他们会过来。

    独孤蓉顺着秦彦的目光看了一眼,忽然间,拔腿冲了过去。

    “他交给我了。”独孤蓉丢下一句话。

    秦彦一愣,慌忙的追了上去,“不要乱来!”

    然而,独孤蓉仿似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似得,凌空跃起。刚一落地,独孤蓉一拳狠狠的朝袁啸砸了过去。

    “咦?”袁啸微微一愣,错愕于独孤蓉竟然不惧自己施毒。

    一掌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独孤蓉顿觉一股强大的气势排山倒海而来,不由自主的踉跄着后退两步。脚步尚未站稳,袁啸紧跟而上,再次一掌拍了过去。

    “我说呢,原来是巫门的人。”袁啸话音落去,掌势落下。

    独孤蓉仓惶间挥拳迎去,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落了下去。

    “哎!”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拔腿而起,凌空将她一把抱住。袁啸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森冷的笑容,右手一扬,一把粉末撒了下来。黑暗中,秦彦也根本就看不清楚,等到他感觉到异样时,已然中毒。

    “你没事吧?”秦彦关切的问道。

    “不用你管。”独孤蓉“哼”了一声,挣脱秦彦的怀抱。

    “来之前我说过,必须一切听我的吩咐。如果你再这么乱来的话,你马上给我离开。”秦彦厉声喝道。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用不着你管。你也不用假惺惺的救我,我是不会感激你的,我还是一样会杀你。”独孤蓉态度坚决。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忽觉一阵头晕目眩,禁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此时,他哪里会不明白已经着了袁啸的道?心中暗暗的苦笑,若非自己从小泡在药缸之中,勉强算是百毒不侵之体,加上服用了石绾预先制作的解毒丸,恐怕以袁啸所施毒的毒性,此刻已然一命呜呼了吧?

    然而,饶是如此,秦彦依旧感觉到体内真气紊乱,甚至,四肢乏力,根本提不起任何的力气。头晕目眩,有种恶心的感觉。不禁眉头紧蹙,那么的小心翼翼,结果却还是着了袁啸的道。

    看到秦彦的情形,独孤蓉愣了一下,问道:“你没事吧?”声音有些僵硬,似乎感觉对自己的仇人这么关心有些不太合适。然而,对方终究是因为救自己才中的毒,她又岂能真的无动于衷?

    “没事。”秦彦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你不要再乱来了,袁啸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如果你还想找我报仇的话,那就乖乖的保住自己的性命。如果你死了,你还拿什么找我报仇?”

    独孤蓉撇了撇嘴,没有言语。此时的她,心中也有一些纠结,看向秦彦的眼神里多了些许其他的味道。她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秦彦要救自己,他完全可以任凭自己送死嘛,这样他不是少了很多麻烦吗?

    此时,那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袁啸所有的手下全部毙命,无一幸免。面对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和石绾高深莫测的用毒手段,那些人根本无法抵挡。说到底,袁啸所创立的伪药王门终究不过只是乌合之众。

    “你怎么了?”赫连彦光察觉到秦彦的气色不对,关切的问道。

    “不小心着了袁啸的道,中了毒。”秦彦苦涩一笑。

    眉头微微一蹙,赫连彦光狠狠的瞪了独孤蓉一眼,冷声说道:“秦先生不忍心杀你,可不代表我不会。如果你再敢乱来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森冷的杀气弥漫开来,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一旁的独孤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对赫连彦光的话,丝毫也没有怀疑。

    接着,赫连彦光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斥道:“我不是说过袁啸交给我吗?为什么不听我的?”

    “对不起。”秦彦讪讪的笑了笑。

    赫连彦光微微点了点头,也没再言语。

    石绾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给秦彦查看伤势。

    “还好,问题不大。”石绾松了口气,连忙的掏出银针帮秦彦放血,同时七手八脚的将随身携带的一些药材一股脑的塞进秦彦嘴里,“吃下去!”

    看到秦彦的气色渐渐恢复,袁啸的眉头微微一蹙,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我精心配置的毒药你也能这么轻易就解了,药王神典还真是了不得。药王门、天门、巫门,还有赫连家族,这么多的高手通通到齐,还真是给我袁啸面子啊。”

    巫门?

    秦彦愣了一下,不由诧异的转头看向独孤蓉。后者一言不发,眼神看也不看秦彦。难怪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那么奇怪,奇怪她为什么身上没有真气的波动,却依旧可以施展如此强大的实力,原来她是巫门的弟子。

    “多行不义必自毙。袁啸,你的人已经全部死了,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秦彦服下那些药材之后,体内的毒已解。

    “哼,这本就是我药王门自家的事情,你们凭什么插手?我才是药王门的门主,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袁啸愤愤的说道。

    “如果不是你多行不义,你父亲当初为什么把药王门门主之位传给你师兄也不传给你?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吗?就因为你一个人的野心,一个人的贪念,害得药王门分崩离析,害得那么多人无辜枉死。这一切,你都必须要负起责任。”秦彦斥道,“药王门本就属于我天门的分支,身为天门门主,我有责任帮药王门清理门户。”

    “师叔,你已无路可走。”想起师父惨死在袁啸手下,石绾胸中顿时涌出浓浓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