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消片刻,两人交手过百招,互有进攻,却是难分上下。

    然而,袁啸却是越打越是心惊。虽然他的功夫以柔克刚不断的化解赫连彦光的威猛攻势;但是,赫连彦光的攻势却是越来越猛,他渐渐的感觉到有些不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自己会败在他的手里。

    道家也好,佛家也罢,没有谁的功夫究竟谁优谁劣,只有谁的修为更甚一筹。

    以袁啸的天资,如果当初将药王神典传给他,或许他可以钻研透药王神典中记载的药王门最高深的武学。如今,或许跟赫连彦光之间的决战也不会如此落在下风。

    “这就是你说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赫连彦光不屑的笑了一声。

    这话,像是在袁啸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让他感到火辣辣的疼。

    袁啸也不搭话,愤愤的一掌拍了过去,有点恼羞成怒。

    赫连彦光看似漫不经心,却是故意的在刺激对方。趁机,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动作快如闪电一般。袁啸淬不及防,无力抵挡,被一拳狠狠的打在胸口。金刚不坏神功的霸道罡气汹涌而来,顿时将袁啸打得飞了出去,从楼上摔落下来。

    “砰”的一声,袁啸重重的摔落在地。

    “师父!”袁啸的两个徒弟惊呼着冲了上来。

    袁啸支撑站了起来,挥了挥手,示意徒弟别动。

    赫连彦光从楼下飞身而下,稳稳的落在地上。

    “你输了。”赫连彦光冷笑一声。

    “哼,如果我有药王神典的话,我怎么会输给你?”袁啸显然是心有不甘。

    “愿赌服输,你说吧,应该怎么处置你?”秦彦说道。

    “你想怎样?”袁啸不屑的笑道。

    转头看了看石绾,秦彦问道:“他是药王门的人,你说吧,应该怎么处置他?”

    “我师父一直不忍心杀他,就是顾念到他是师祖唯一的血脉,不忍心让师祖后继无人。为此,我师父宁肯容忍药王门被毁成这般模样。我不能违背师父的意愿,但是,药王门不能再这样下去。废了他的功夫,放他一条生路吧。”石绾默默的叹了口气。

    “好。”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哼!”袁啸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我劝你们还是考虑清楚。”

    “事到如今,你还想负隅顽抗吗?”赫连彦光冷冷的说道。

    “我说过,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袁啸挥了挥手,楼上的两名徒弟应了一声。

    片刻,便将他们抬着一个尸体走了出来,抛在了众人面前。

    “大伯?”秦彦一愣,连忙的冲上前去。

    “小心,别碰他。”石绾惊慌的大叫。

    秦彦愣了一下,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

    “我在他的身上花费那么多的心血,期望可以利用他帮我控制洪门,结果却是功亏一篑。这样的废物,即使你们放过他,我也饶他不得。”袁啸冷哼一声,说道。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虽然苏羽做过那么多的错事,可是,那都已经是过去式。苏羽那般下场也算是为他的所做的事情付出了代价,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袁啸横插一手。

    “师叔,你做这么多的事情无非就是为了药王神典。只要你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把药王神典交给你。可是如果你回答不上来的话,我就一把火烧了它。”石绾手指在身上一划,手指上升起一股火焰。

    “好,你问。”袁啸说道。

    “你把碧蚕蛊下在他的身上时想让我们中毒,为什么出现碧绿色让我们发现,而做不到无色无味呢?”石绾问道。

    “碧蚕蛊下在人身上不可能无色无味。”袁啸说道。

    “错,药王神典上记载可以,你要不要试试?”石绾微微一笑。

    此言一出,袁啸的两个徒弟立刻惊慌失措。

    “把手伸出来!”袁啸看了看其中一名弟子。

    “师父,你可别听他胡说。”弟子慌忙的叫道。

    “你还记得入我门的时候发过什么毒誓吗?”袁啸冷哼一声,问道。

    弟子哭着跪了下去,乖乖的把手伸了出去。

    袁啸立刻将碧蚕蛊毒下在他的手上。石绾撕下药王神典的一页,丢了过去。

    “碧蚕蛊毒加上鹤顶红和孔雀胆,就可以做到无色无味。”石绾说道。

    袁啸依言将鹤顶红和孔雀胆下在他的手上,霎时,那名弟子倒地哀嚎连连。

    “药王神典中既然记载有这样的毒方,就一定有解毒的方法。”袁啸激动的说道。药王神典的神奇,让袁啸激动不已。

    “对不起,唯此三物混合使用,无药可治。”石绾说道。

    “师妹,师妹,我求求你,求求你,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另一名弟子跪在地上。

    “多行不义必自毙。当初你们选择跟随袁啸一起叛出药王门,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对不起,此毒无药可解,我也没有办法。”石绾说道。

    那名男子的眼神一变,忽然间冲了上去,一把勒住石绾的咽喉。“师父,把毒下在她的身上,看她能不能解。”

    “好。”袁啸大喜过望。

    正准备动手之际,秦彦、赫连彦光和独孤蓉同时冲了上去。

    “滋滋”的声音响起,那名制住石绾的男子忽然感到身上燃起火焰,慌忙的松开了她。然而,为时已晚,沾在石绾身上的毒已经渗入到他的肌肤。顿时,只见他到底哀嚎,身上的肌肤快速的腐烂。刹那间,可见森森白骨,狰狞恐怖。

    赫连彦光一人之力,袁啸已经不敌,更何况是同时面对赫连彦光、秦彦和独孤蓉三人?只见一道寒光闪过,袁啸发出一声惨叫,手掌被灵翼一刀砍下。

    袁啸捂着断臂,哀嚎连连,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哼!”赫连彦光冷哼一声,飞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