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等等,等等!”袁啸疾呼道。

    然而,赫连彦光却并没有理会他的呼喊。眼看着赫连彦光的拳头就要落下,秦彦开口叫道:“彦光!”

    距离袁啸的脑袋只有那么一公分的时候,赫连彦光硬生生的收住了拳势。

    “这样的人还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杀了,一了百了。”赫连彦光眼神中迸射出森冷的杀意。

    “你还有什么话说?”秦彦看了看袁啸,冷冷的问道。

    “秦彦,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难道你不管你爷爷苏剑秋的生死了吗?”袁啸得意的说道。

    “爷爷?”秦彦愣了一下,喝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他在我的手里,现在没事。可是,如果我死了,他也会陪我一起。你难道忍心看着你爷爷死吗?”袁啸得意的笑着,幸好自己早有安排,早早的派人去燕京将苏剑秋给抓了回来。

    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秦彦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了?”

    “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给他,看看你的电话能不能打通。我知道石绾这丫头搭上了你,也知道你迟早会找上门,我又怎么会没有准备呢?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你的爷爷只有陪我一起上路了。”袁啸说道。

    看他的表情也不似作假,秦彦慌忙的掏出手机拨打苏剑秋的手机。可是,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紧接着,秦彦又给秦敏打过电话,“妈,爷爷还在燕京吗?”

    “他走了?前两天就已经回去了。”秦敏诧异的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问问。妈,没事我先挂了。”秦彦说完,挂断了电话,以至于秦敏还没来得及说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秦敏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袁啸洋洋得意,一切尽在掌握。

    秦彦的眉头深锁,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突发的事情,一时间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了看石绾,后者微微一笑,说道:“你决定吧。”

    虽然石绾很想尽快的解决袁啸,以免夜长梦多;可是,却也不能置苏剑秋的生死于不顾。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说,你把我爷爷怎么样了?他在哪里?”

    “他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只有我知道。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不伤害他一根头发。如果我死了,那就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你不会想看着他活活的饿死吧?”袁啸嘴角微微的扬起,俨然一副吃定了秦彦的模样。

    “哼!”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我放了你,你却不放我爷爷怎么办?我没有那么傻。你现在把人交出来,我答应放你一条生路。”

    “笑话,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如果我放了人,你却出尔反尔,我又能奈你何?”袁啸说道。

    “我以天门门主的名誉担保,只要你乖乖的把人交出来,我放你走。”秦彦说道。

    “我可不相信你,除非你让我先走,否则免谈。”袁啸坚定的说道。

    “好,既然这样,那我只好杀了你。我相信我爷爷不会怪我的,他也一定不会期望我被别人掐着喉咙,听凭别人的摆布。”秦彦冷哼一声,挥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秦彦!”赫连彦光和石绾同时疾呼。

    袁啸却是一副淡定自若的神情,似乎根本不相信秦彦会不顾苏剑秋的安危而出手杀自己。然而,却见秦彦的拳势没有丝毫收住的迹象,根本不像是在威胁自己,而是真的要杀自己。袁啸慌张了,连忙的叫道:“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秦彦收住拳势,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弧度。

    眼见这般情形,赫连彦光和石绾暗暗的松了口气。如果袁啸真的死了,那苏剑秋也只能陪葬了。

    “你是不是说话算话?”袁啸问道。

    “你不要试图跟我讨价还价,迫不得已的话,我宁肯我爷爷也死了,我也要杀了你。所以,你还是乖乖的把人交出来,男人一口唾沫一口钉,我说放你走就放你走。如果你妄图威胁我的话,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是绝对不会受人威胁的。”既然已经震住了袁啸,秦彦的心里就更加的信心十足。

    这种人,视自己的生命为宝,怎么会甘心就这样死在这呢?哪怕只有一线的希望,他也不会错过。

    “说,人在哪里?”秦彦叱问道。

    “就……,就在别墅的地下室。”袁啸慌忙的说道。

    转头看了看赫连彦光和石绾,秦彦说道:“你们去看看。”

    二人点了点头,立刻转身朝地下室走去。

    他们两人在一起,秦彦才可以放心,即使袁啸在里面设置了什么陷阱,估计也不会有事。

    看到他们离开,秦彦冷冷的扫了袁啸一眼,说道:“你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只要我爷爷没事,我就放你走。可是,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袁啸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言语。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转着,试图寻找逃走的机会。然而,秦彦和独孤蓉把他看得紧紧的,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他本以为自己掌握了苏剑秋这个筹码,秦彦就不得不听凭自己摆布,谁曾想,秦彦竟然如此心狠,宁肯牺牲自己的爷爷也要杀自己。如今,也只能祈祷秦彦能够言而有信了。

    约莫十几分钟后,赫连彦光背着昏迷的苏剑秋走了出来。

    秦彦快步的走了上去,“怎么样?”

    “没事,只是昏过去了。”石绾说道。

    秦彦暗暗的松了口气,放心心来。歉意的笑了一下,说道:“对不起!”

    “我明白,没事。”石绾微微一笑。

    点了点头,秦彦转头看向袁啸,说道:“我现在放你走,可是,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留情。你自己好自为之。”

    袁啸如释重负,哪里还敢言语?起身拔腿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