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何杰道了声别,走了出去。

    临走时,心情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秦先生,我妹她……?”看到何杰离去后,独孤白辰问道。

    “放心吧,她没事。她是你妹妹,我怎么会伤害她呢?她只是受了点伤,不会有什么大碍。”秦彦说道。

    “秦先生,谢谢你。”独孤白辰感激的说道。

    “自家兄弟就不用说这么见外的话了吧?”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就算是不冲你的面子,我也不会为难她。一来,她是石绾的闺蜜;二来,她是巫门的人,我也不想跟巫门发生任何的冲突。再说,独孤家的事情多少我也有责任,她要找我报仇也是理所应当的。”

    “巫门?”赫连彦光愣了一下。

    “可能你们没有听说过巫门,这个门派一直十分的神秘,而且,历史悠久。真要是追溯起来的话,谁也说不上来。巫门的人拒绝练气,而是通过特殊的修炼方式将一个人的肉体练至极点,厉害者,根本不亚于咱们练气者的高手。”秦彦说道。

    “难怪我觉得她的功夫有些奇怪,跟我的金刚不坏神功不相上下。”赫连彦光说道。

    独孤白辰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很清楚我妹的脾气,只怕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罢休,她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这样长此以往下去,肯定会给你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没事,她虽然有些执拗,但是为人却很讲道义,也没有想过要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她如果想找我报仇,就尽管来就是,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打消这个念头。白辰,你也不用担心,免得因为我导致你们兄妹不和,这件事情你就不用再插手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顿了顿,秦彦转而问道:“你在西北那边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还行,一切还算是比较顺利。”独孤白辰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这边的事情也处理完了,你妹妹的事情暂时你也不好插手,你还是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

    “谢谢。”独孤白辰感激的说道,“只是,这样太给你添麻烦了。”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也算不上什么麻烦,没事。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妥当,我也会离开。为了防止天谴的人盯上我,我暂时会选择回避,等我有足够的实力后,咱们再好好的跟天谴算一算帐。”

    “你要走?去哪里?”赫连彦光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秦彦说道。

    药王门的鬼手一直藏在袁啸那里,可是,却被人夺走。秦彦自然不知道是皇擎天所为,只当是天谴的人抢走了鬼手。这么一来,就等于天谴的人在蓉城也有眼线,万一让他们盯上自己的话,说不定会掀起跟天门的大战。而如今,似乎还不具备跟他们一战的实力。秦彦的修为虽然已经恢复到当初的境界,可是,距离蒙面男似乎还差着一段很远的距离。

    而且,苏剑秋也在这边。天谴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万一让他们知晓自己跟苏剑秋的关系,或许会伤害到他。因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秦彦暂时的避开。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跟天谴一决胜负。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天谴显然是要集齐十大魔刀,如今也不过才集齐三四个而已,他们必然还会下大力度去追寻其他魔刀的下落。只要自己不主动的招惹他们,想必天谴的人暂时也不会顾及到自己。

    “我爷爷年迈,也不太想再打理洪门的事情,我也不适合出面去管理洪门。所以,我在想……,彦光,你能不能帮我管理洪门?以你的能力肯定是绰绰有余,而且,我也可以放心。”秦彦转头看向赫连彦光,眼神紧紧的盯着他。

    赫连彦光愣了愣,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很想帮你,可是,我自由自在惯了,让我管理洪门,恐怕有些力不从心。对不起,我想,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秦彦有些惋惜,如果由赫连彦光来管理洪门的话,那他就可以完全的放心。除了他,一时间秦彦也想不到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那你准备去哪里?”秦彦问道。

    “我也不知道。赫连家族的叛徒已经除掉,一直掌控着赫连玮靖的袁啸也已经死了,赫连家族应该也没什么事情。我可能暂时会离开蓉城,也许是回龙城,也许是去其他地方,也不一定。”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

    然而,他的眼神却并不迷茫。显然,他似乎早已有了决定。

    “不管你去哪里,都要跟我保持联系。不管你想做什么,咱们天门在全国各地都有人脉,到时候有任何需要也都可以帮上忙。”秦彦说道。

    “好。”赫连彦光点了点头。

    其实,从秦彦一次又一次的提及天谴时,赫连彦光的心里已经暗暗的有了决定。加入天谴,充当卧底,调查天谴的资料,为将来秦彦对付天谴铺下一条很顺畅的通天大道。他知道,如果他说出来的话,秦彦必然会不同意。可是,他既然已经有了这个决定,那就谁也无法阻止。

    秦彦也隐隐的感觉到赫连彦光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但是,也根本没有想到赫连彦光会去天谴卧底。作为兄弟,既然赫连彦光不愿意说,他也不好过多的追问。

    直到将来的某一天,他们再次见面时,却是敌对的立场。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看了看时间,天色已经大亮。整整忙活了一夜,大家也都很疲惫,秦彦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嘱咐他们早点回去休息。

    赫连彦光和独孤白辰道了声别,纷纷起身离去。

    送走他们,秦彦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回到屋内洗漱休息。

    当秦彦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