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柳暗花明又一村!

    或许,对欧阳靖成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机缘,一个可以让他功成名就的机缘。

    是的,他现在生活的很幸福,简单而快乐。也许成为洪门门主之后,他再也无法回到现在这样的生活,但是,世上的事情何尝不是有得有失?

    然而,欧阳靖成在乎的并不是这些。当初,秦彦给予过他那么多的帮助,如今秦彦有事要他去做,别说是去做洪门门主,就算是去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也许以后再也无法如此的平淡简单,一如江湖深似海,他也不会后悔。

    “还是找个时间跟张燕好好聊聊,征求她的同意之后再决定。毕竟,你们现在已经结婚,是一家人,理应尊重她的意见。”秦彦说道。

    “我没意见。既然这是秦总的吩咐,欧阳尽管去做就是,我支持他。”张燕端着酒菜上来,恰好听到他们的对话。

    “看吧,我说燕子不会反对的。”欧阳靖成咧嘴笑了一下,显得很开心。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说话间,一个老者迈入了饭店。

    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好大的雨啊。”

    边说,边走到秦彦的身旁坐下。

    “不介意我坐这吧?”老者问道。

    显然并没有真的想要征询秦彦同意的意思,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人已经坐下。老者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因而,当他走进饭店的时候,饭店里的客人都不由自主的转过目光看去。

    大模大样的拿起筷子夹了菜就塞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丝毫不顾及形象。也许是淋雨的关系,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可是,秦彦却分明可以看到他的头发上竟然没有沾染到一丝的雨水。身上的衣服,也是干的,仿佛刚才抖落的那些雨水只是浮于表面。

    欧阳靖成愣了一下,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秦彦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制止了他。

    “要不要再添两个菜?”秦彦问道。

    “不用不用,够了。”老者说道。

    秦彦笑了笑,看了看欧阳靖成,说道:“老板,你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们。”

    欧阳靖成点了点头,疑惑的起身离开。

    “前辈怎么称呼?”秦彦问道。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姓阎,阎罗王的阎,名郗玮。比你年长一些,不嫌弃的话,称呼我一声阎老。”老者淡淡的说道。

    “外面风雨交加,阎老好似行色匆匆,是有什么急事?”秦彦接着问道。

    “也没什么急事,来找个人。”阎郗玮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找我?”

    “应该是。”阎郗玮从始至终都未看秦彦一眼,自顾自的吃着菜,仿佛是饿死鬼投胎似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阎老应该就是巫门的门主吧?”秦彦说道。

    阎郗玮呵呵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巫门的门主亲自登门拜访,毫无疑问是为了独孤蓉的事情。不过,秦彦没有感受到阎郗玮身上的杀气,想必他并非是来杀自己。阎郗玮没再说话,秦彦也没有再言语。

    “老板,再乘碗饭。”阎郗玮抬头冲收银台招了招手。

    张燕连忙的走了过来,看了看秦彦。后者微笑着点点头,张燕这才拿起桌上的碗离去。片刻,乘了一碗饭端上。

    老者大口大口的吃着,就着汤汤水水,也不管剩下的都是菜渣子,吃的依旧津津有味。

    约莫半个小时后,老者放下碗筷,拍了拍肚子,“痛快,好久没吃的这么舒畅了。有烟吗?”

    秦彦掏出香烟,抽出一根正准备递过去。老者却是一把将整盒夺了过来,“吆,九五之尊啊?好烟啊。”边说边抽出一根,很自然的将剩余的塞进自己的口袋。

    秦彦心里却是暗暗的吃惊不已,刚才老者的动作看似很不经意,但是,秦彦却仿佛感觉到根本没有办法避开。对方不经意的露了一招,让秦彦佩服不已,自愧不如。只是……,这老家伙有点个抠门啊,一盒烟而已至于这样吗?

    “阎老若是喜欢,我家里还有,改天给你拿几条。”秦彦说道。

    “不用不用,我还是比较喜欢抽水烟,这玩意抽了不过瘾。有一包,意思意思就行。”阎郗玮说道。

    秦彦微微笑了笑,没有言语。

    此时,阎郗韦才转头看向秦彦,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墨老头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以前有个皇擎天,少年英雄,年纪轻轻就哧诧江湖。如今又有一个秦彦,嗯,了不得。别说,那老家伙的眼光的确十分的独到。”

    “阎老认识家师?”秦彦问道。

    “有过一面之缘,切磋过几招。这江湖上,除了你们天门叛逃的端木文皓之外,我也只服墨老头一个。”阎郗玮点了点头,说道。

    顿了顿,阎郗玮问道:“我徒弟独孤蓉的伤是你打的?”

    “迫不得已,只得出此下策,还望阎老见谅。”秦彦尴尬的笑了一下。

    “看得出你有手下留情,否则,她哪里还有命在?你们的恩怨我也了解了一些,独孤家所做的事情我也知晓,你也不算有错。但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她要找你报仇也是理所应当。你们的恩怨我不想理会,不过,终究他算是我徒弟,你伤了她,那就等于是在我脸上扇了一个耳光,这个面子我必须找回来。怎么样?跟我出去走走?”阎郗玮淡淡的说道。

    话语说的虽柔,却是充满了霸气。

    “好。”秦彦点了点头。

    “我在外面等你。”阎郗玮话音落去,起身走了出去。

    秦彦走到收银台,“多少钱?”

    “不用不用,我请客。”欧阳靖成连忙的推让。

    秦彦也未客气,把钱收了回去。

    “我看那老人似乎来者不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欧阳靖成问道。

    “没事,一点小事而已,我能解决。今天跟你说的事情咱们之后再慢慢地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