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进屋吧。”老汉丢下一句话,转身背着手走了进去。

    看得出,萧薇的父亲在家里拥有绝对的权威,典型的一家之主。只是……,秦彦有些不太喜欢。

    “快,快,进屋吧。”老妇拉起萧薇的手。

    看了看她身旁的秦彦,问道:“这位是……?”

    “我……”

    “我男朋友,秦彦。”萧薇没有给秦彦自我介绍的机会。

    “阿姨好!”秦彦讪讪的笑了笑,只得认了。

    “好,好。”老妇显得很开心,“快进屋吧,进屋再说。”

    毫无疑问,这么漂亮的深宅大院,肯定是萧薇出钱给家里修葺的。否则,她父母就算是扒一辈子的黄土,估摸着也修不起吧?这也让她的父亲萧建军在十里八乡的倍有面。可他好像不但不知道这是萧薇辛苦攒下的钱,反倒感觉是自己挣得似得,理所应当。

    而一切嫉妒的人,也在背后闲言碎语,说萧薇在城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每一次,萧建军都跟他们争的面红耳赤,久而久之,似乎也有些相信那些人的话。否则,萧薇怎么可能赚这么多钱?是以,刚才第一眼看到她的装扮时,才有那番言语。

    “萧晨呢?”萧薇问道。

    “你弟弟也不知道跑哪去疯了,明知道你今天回来也不待在家里,回来看我不收拾他。”老妇责备的说道,但是,却掩饰不住眼神里的那种疼爱。这是她看萧薇时从不曾有的眼神。秦彦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萧薇这么多年也不回家了。

    “爸,这是我给你买的衣服,你试试。”进屋后,萧薇将买的衣服递了过去。

    “放那就行了。”萧建军淡淡的应了一声,似乎没有丝毫的感激和喜悦。这样的表情,无疑好像是很很的在萧薇的心窝里剜了一刀。

    秦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悄悄的握紧她的手。

    感受到秦彦手掌里传来的那股力量和温度,萧薇不禁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感激。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无言以对。

    “这是你朋友?”萧建军瞥了秦彦一眼,态度显得高高在上。

    “这是丫丫的男朋友,秦彦。”老妇忙着介绍。

    “男朋友?”萧建军重新打量了秦彦一眼,没有言语。转头看了看老妇,说道:“还杵在那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做饭。”

    “哦,是是是,看我,都开心的忘了。那你们先坐,我去做饭。”老妇呵呵的笑着,丝毫没有因为萧建军强硬的态度而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这几十年都过来了,估计也早已习惯。

    “哪里人?”萧建军没有招呼秦彦落座,瞥了他一眼,问道。

    对于他这样的态度,秦彦也感觉到有些愠怒。好歹,上门也是客吧?千里奔波,一杯水也没有。

    秦彦大马金刀的在萧建军对面坐下,自顾自的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也没问萧建军要不要。“皖省人。”

    论父家,秦彦应该算是蓉城人。论母家,他算是燕京人。不过,自小在青山镇长大的秦彦还是以皖省人自居。

    “听说那里都是山区,都穷的很啊,是不是?”萧建军问道。

    秦彦呵呵的笑了笑,终于明白什么叫井底之蛙。真要是论起经济条件,皖南农村跟这里相比,无异于天上地下。“还行,一般的家庭一年随随便便也能弄个几十万。”

    这倒是实话,青山镇很多的青年出去务工,在工地上累死累活,一个月也有一万多。老婆在家旁边的工厂打打工,一个月也有两三千。算起来,一年也有个十几万。

    萧建军愣了一下,说道:“那也不多啊。我家丫丫一年的工资也有百万,这十里八乡的,就没一个小年轻敢上门提亲。你跟咱丫丫在一起,好像有些门不当户不对吧?”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是有那么一点。可是,禁不住丫丫喜欢我啊,我这没办法。”

    一句话,噎的萧建军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眉头微微蹙了蹙,萧建军瞪了萧薇一眼,说道:“去给你妈帮把手。”

    显然,是有意要支开她。

    “哦。”萧薇应了一声,苦笑着看了秦彦一眼,示意他不要跟自己父亲呛。怨归怨,可那终究是自己的父亲。

    秦彦微微笑了笑,示意她放心。

    ……

    没有多久,饭菜上来了。

    奇怪的是,萧建军跟秦彦竟然聊的十分的投契,这让萧薇匪夷所思,也不知道秦彦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可以征服自己那么老古董的父亲。

    秦彦则是得意的冲她笑了笑。

    “小晨呢?混小子,到现在也不知道回来。”萧建军愤愤的责骂,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阿嚏!麻辣戈壁,哪个狗日的又在骂老子?”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男孩走了进来。

    “老子看你是皮痒痒。狗日的,连老子也敢骂?”萧建军站了起来,作势欲打。

    “爸,你这是在骂自己呢。”小男孩傲然的说道。

    “混球,还不赶紧过来。你不知道你姐姐回来吗?”萧建军斥道,显是十分的疼爱,有些不忍心打他。

    看到他,秦彦第一个想法就是,小霸王。

    因为萧薇的关系,萧家的生活条件有了质的飞跃。萧晨,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富二代,成为了村里的小霸王,成天的吃喝玩乐。

    “姐,你回来的正好。麻辣戈壁的,刚才隔壁村的二狗子找人把老子车给划了,给我钱,我现在就去把他给做了。老子估摸着弄死他也赔不了多少钱,估计他爹妈还开心死呢。”萧晨伸出手去。

    萧薇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弟弟一直都很懂事,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这样?

    “快点啊,傻杵在那做什么呢?”萧晨不但没有一丝的敬意,反倒觉得好像是理所应当。

    “丫丫,给他。”萧建军没有斥责他,反而帮他说话。

    这样的家庭教育,着实让秦彦无语。就这样,能教出个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