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早早起床的秦彦绑缚着铅袋围绕着这黄土高原跑了一圈。阎郗玮瞧不得自己,传授巫门的功夫,秦彦又怎么能不用心?如果能够强大自己肉身的力量,再配合混元之气,自己的战斗力必然会有质的飞跃。

    如今,秦彦最迫切的就是尽快的提升自己的修为,以便将来在面对天谴时不至于像上次一样的狼狈。

    起床时,萧薇还在沉沉的睡着,昨晚一夜的折腾,也的确是让她有些疲惫。反倒是秦彦,不仅没有感觉到疲惫,反而精神焕发。

    下楼时,却已看到萧建军和萧薇的母亲。一个在忙活着洗衣打扫卫生,一个在院子里敲敲打打的瞎忙活着。打了声招呼之后,秦彦绑好铅袋走了出去。

    这里的生活简单单调,没有大都市的那么急躁,显得很平静安逸。除了穷一点之外,这里倒也不错。闲暇时,三五成群,围绕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的闲扯。

    习惯成自然!

    这段时间,秦彦每天都坚持着这样的训练,渐渐的也不再感觉到疲惫。平时,除了睡觉的时候,秦彦也从来不将绑在腿上的铅袋拿下。短短的几日时间,秦彦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肉体变得比以前强悍许多。

    不过,按照阎郗玮的说法,这不过只是入门而已。真正的更加残酷的训练还在后面。想想,阎郗玮仅仅凭借着肉体的力量就可以跟墨离有一战之力,就足以说明巫门的这套修炼方法有其独特之处。

    在村后的荒山上,秦彦又耍了一套拳法,霍霍生风。可惜,没有人看到,否则,这些村里的人一定惊为天人。

    午饭时,萧晨满脸伤痕的走了回来,嘴角还挂着血渍。

    “怎么了?你怎么了?”萧薇的母亲慌忙的冲了上去,关切的问道。

    “姐夫,你教我功夫。”萧晨径直的来到秦彦面前。

    “怎么?打架打输了?”秦彦问道。

    “他们以多欺少,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我会怕他?”萧晨愤愤的说道。

    “一样,输了就是输了。如果你足够厉害的话,他们再多人你也一样不会输。”秦彦说道。

    “我知道。所以,姐夫,你教我功夫。”萧晨说道。

    “教你功夫不是不可以,可是,你要明白,武力不是解决事情最好的办法。而且,这学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秦彦说道,“你要真想学的话,你可以让你姐教你,她也会。”

    萧晨愣了愣,转头看了萧薇一眼,说道:“我不跟女人学,那都是花拳绣腿,我就要跟你学。”

    “行,那你必须先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打你。”秦彦说道。

    “还不是胡林,他仗着自己老爸是咱镇上的混混,舅舅是咱镇上派出所的,在学校里耀武扬威,经常欺负同学。我看不顺眼,就跟他干了起来。隔壁村的二狗就是他的同党,为虎作伥。别人怕他,老子可不怕他。今天中午约好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一决胜负,谁料那王八蛋埋伏了二十多个人,都是社会上的。我那几个朋友看到这个情形,都吓跑了。他妈的,我算是看透了,那帮家伙没一个讲义气的,都只是想跟着我白吃白喝,真遇到事,一个也指望不上。”萧晨愤愤的说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暗暗点了点头,这小子倒是有些正义感,也不算太坏。

    “你知道就好。真正的朋友,那是患难与共,是用心交的,不是用钱就可以交到的。”萧薇说道。

    “我现在知道了,以后我跟他们划清界限。不过,这口气我必须得出,不然的话,以后胡林在学校里还不更加的猖狂?”萧晨说道。

    “想出这口气?”秦彦问道。

    “嗯。”萧晨重重点了点头。

    “我可以帮你,不过,你以后必须要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秦彦说道。

    “行。”萧晨咬了咬牙。

    “说话算话。”秦彦说道。

    “当然,一口唾沫一口钉。”萧晨说道。

    满意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带我去找他。”

    “你怎么也跟着瞎胡闹?小孩子之间打架而已,你掺和什么。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萧薇说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秦彦微微笑了笑。

    转头看了看萧建军夫妻,说道:“叔叔阿姨,你们先吃吧,我跟萧晨出去下,不用等我。”

    说完,拽着萧晨上了车,直奔镇上而去。

    “给他打个电话,约个地方见面。”秦彦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姐夫,你能不能打得过他们?别待会干不过,咱更丢人了。”萧晨小心翼翼的问道。

    “让你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秦彦瞪了他一眼。

    萧晨乖的跟孙子似得,连忙的掏出手机拨通胡林的电话。

    在学校里,萧晨跟胡林算是两个小霸王。不同的是,萧晨虽然霸道,但是,却绝对不欺负那些老实巴交的同学。也正因为他看不惯胡林的所作所为,这才跟他结下了梁子。他虽然有点钱,可毕竟没什么势力,认识的那帮小子也多半都是狐朋狗友,跟着他吃喝玩乐,真有事,谁也不愿意帮他。

    胡林在电话里的语气很嚣张,听得秦彦也是一头怒火,现在的小孩都这样吗?上梁不正下梁歪,估摸着以后长大了也是个祸害。

    挂断电话后,萧晨看了看秦彦,说道:“他们现在就在镇上的棋牌室,负一楼是游戏厅,那是胡林他爸的场子。他爸在咱镇上很有势力,手底下有不少人,咱们就这样过去会不会吃亏?”

    “你怕?”秦彦瞥了他一眼。

    “不怕。”萧晨的话有点心虚。不过,可以听出他语气里还是很害怕的。

    微微笑了笑,秦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有我在,不用怕。不过,你可要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行,只要你帮我找回这个面子,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萧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