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你就是萧建军?萧晨是你儿子吧?还有一个叫秦彦的,是不是也在这?快点让他们出来。”常山喝道。

    “你又是谁?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踹门的?”萧建军愤怒的说道。

    “我们是派出所的,过来抓人。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担不起,最好给我闪到一边,妨碍执法是很严重的罪名。”常山有点狐假虎威的味道。

    “派出所的又怎么样?派出所的就可以随便踹人家的门?光天化日的,还没王法了不成?”萧建军不甘示弱。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样的地方,往往派出所的执行力并没有多少的威慑力。人家穷的一无所有,还会怕被抓?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常山眉头一蹙,喝道:“滚开!”

    一把将萧建军推到一旁。

    “爸!”萧薇慌忙的冲上前,狠狠的瞪了常山一眼,说道:“你们还敢动手?”

    常山愣了愣,“你是萧薇?”

    “是。”萧薇应道。

    讪讪的笑了笑,常山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也是奉命行事。你弟弟萧晨和一个叫秦彦的打了人,人家告到所里来了,我们不能不管是不?所以,就过来带人回去调查调查。”

    面对萧薇,常山的态度柔和了许多。

    萧薇,那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当初常山就曾经想过找人来她家提亲。可结果,萧薇却离家出走一个人去了城里。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或许现在已经成了常山的老婆。再次看到萧薇,常山还是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哼,我弟弟被人打成那样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见你们要抓人?”萧薇冷哼一声,说道。

    “你弟弟报警没有?没有吧?如果他报警我们能不管?现在别人报了警,我们不能不管。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不会冤枉人,你放心吧。”常山说道。

    “没王法了,没王法了。我看你们谁敢抓人!”萧建军气势汹汹的拿起扁担横在他们面前,一副要跟他们拼命的架势。

    常山愣了一下,说道:“萧建军,我可告诉你,你这么做事犯法的,知道吗?我们随时都可以把你抓进去。”

    “犯法?老子还怕犯法?有本事把老子抓进去,老子不信你们还敢崩了我不成。”萧建军喝道。

    眼看着这般情形,秦彦也不好再不出头。微微的笑了笑,起身走到外面,撇了常山一眼,“我就是秦彦。这件事情跟萧晨没关系,是我一个人做的,要抓人的话,我跟你们回去,别为难人家孩子。”

    “你当法律是摆设,你怎么说就怎么行?这件事情不管跟他有没有关系,既然人家告了他,我们就必须要带他回去调查。至于是不是跟他有关系,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常山的官位不大,官架子倒是不小,一口的官腔。

    这忽悠忽悠那些个升斗小民还可以,可是,想唬住秦彦?未免有些痴人说梦。

    秦彦眉头微蹙,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常山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双眼接触到秦彦的眼神,心虚的躲了开去,心底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常山知晓,这家伙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为什么而来大家心知肚明。我跟你回去已经是给你足够的面子,别给脸不要脸。”秦彦冷冷的说道。

    秦彦完全可以狠狠的揍常山一顿,将他们给轰出去。可是,这样并不能完全的解决这件事情,等自己离开之后,谁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找萧家人的麻烦?必须要彻彻底底的解决这件事,一劳永逸。

    “姐夫,我跟你一起去。”萧晨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这个时候可不能认怂。

    “跟你有什么干系?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秦彦瞪了他一眼,喝道,吓得萧晨立刻不敢言语。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总算是有了一个可以降服他的人。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秦彦瞥了常山一眼,径直的朝外走去。

    临行之前,给萧薇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恐怕没那么容易摆平,有什么困难的话你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你。”常山给萧薇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话语之中,分明就暗示着另一层意思。这家伙,对萧薇还是死心不改。

    警车呼啸着驶去,径直的往镇上驶去。

    “你就是胡德昭的小舅子?哼,我还以为胡德昭多有种,原来也不过如此。”秦彦轻蔑的笑了笑。

    常山冷笑一声,说道:“你知道他是我姐夫你也敢动他?小子,待会有你受的,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那我们打个赌?我说我可以大摇大摆的从里面出来,而且没有人敢动我,你信不?”秦彦微微的笑着。

    “你要是能囫囵个的出来,老子跟你姓。”常山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可不愿意要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秦彦撇了撇嘴。

    “草!”常山一愣,挥拳就朝秦彦砸了过去。

    然而,拳势刚到一半,常山立刻就收了回去。硬生生的被秦彦那冷酷的眼神吓得不敢动手,心里发怵。

    尴尬的干咳两声,常山说道:“老子不跟你打嘴仗,待会到了所里你就会知道老子的厉害。什么人不好惹,你竟然敢惹我姐夫,这件事情如果没有一个满意的交代的话,我担保你没什么好下场。”

    “呵呵!”秦彦干笑两声,眼神里满是不屑,“这种话我听过无数次了,可是到现在也没能有人把我怎么样。本来,这件事情我也不想深究,大家四四六六摆平也就算了。可是,看现在的情形,如果不给你们点深刻的教训的话,以后还不知道你们会折腾出什么事情来。有句话你要明白,请神容易送神难,今天我就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常山微微愣了愣,心里有点微微发虚。以往,只要他出面吓一吓,基本上事情就摆平了。可如今,他感觉好像是碰到了石头。而且,还是烧红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