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车子驶进派出所停下,常山押着秦彦下了车。

    门口,一位中年男子翘首以盼,脸色显得十分着急。

    “所长?”常山愣了一下,“您怎么还没下班呢?”

    雷宁扫了秦彦一眼,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所长,他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所以,把他抓回来调查调查。”常山说道,“小事而已,我们处理就行了。”

    “你是秦彦?”雷宁问道。

    “是。”秦彦微微点头,知道肯定是萧薇那边动用了关系。

    常山却是愣了愣,诧异的看了雷宁一眼,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秦彦。

    “胡闹,瞎胡闹,谁让你抓人的?还不赶紧放了!”雷宁连忙的喝道。

    “放人?”常山愣了一下,“所长,可是……”

    “没什么可是,让你放人就放人,听不明白吗?”雷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斥道,“平常你做事情我也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是太过分也就算了。可是,这次你简直太胡闹了。还不赶紧给我把人放开?”

    刚才,雷宁可是吓得不轻,市委书记的秘书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放人。还有市局的局长,也明里暗里的警告他。他知道,这次恐怕是不小心得罪了某个大人物。所以,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局里等候。

    常山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碍于雷宁的吩咐也不敢不从,只得掏出钥匙准备给秦彦打开手铐。

    “等等!”秦彦撇过身去,“你们不是吧?把我抓了回来,这样就想算了?”

    雷宁愣了愣,慌忙的上前,“秦先生,真的很抱歉,这是个误会,误会。”

    “误会?哼,这是误会吗?”秦彦冷笑一声。

    “还不赶紧给秦先生赔罪。”雷宁狠狠的瞪了常山一眼。

    “不用,我哪里还劳烦常大警官给我赔罪啊,这不是折杀我嘛。”秦彦皮笑肉不笑,阴阳怪调的语气里充满了调侃和嘲讽的味道。

    “秦先生,您看……,不知者不罪,您说该怎么办吧,都听您的。”雷宁赔着笑脸,心里暗暗的叫苦不迭。这件事情如果处理的不好,别说是升迁了,估摸着连饭碗都保不住。

    常山就算再笨,此时也明白招惹了不改招惹的人,估摸着秦彦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否则,雷宁爷不会这么害怕。

    “听我的?行啊,听我的那就把我关进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打了人,你们应该按照法律办事。”秦彦说道。

    “秦先生说笑了。”雷宁讪讪的笑着,“事情我也了解了,秦先生这是替天行道,好人好事,我们还应该感谢你呢。”

    接着,雷宁狠狠的瞪了瞪常山一眼,斥道:“还不赶紧道歉?快点。”

    “对不起,秦先生。”常山虽然心中不忿,但是此刻却也不得不低头。

    “你这么站着,那不是比我还高?”秦彦撇了撇嘴。

    常山咬了咬牙,身子弯了下去,“秦先生,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不是吧?刚才车上你还说要给我点颜色看看,我还怕你揍我呢。”秦彦奚落道。

    常山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说笑了。”

    “谁跟你说笑?”秦彦眼神一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道歉就应该拿出道歉的态度,你不是想就这么说两句话,事情就摆平了吧?跪下!”

    常山无可奈何,听话的跪了下去,“对不起!”

    “一个小小的协警,就敢这么猖狂,包娼庇赌,如果让你做了局长的位置,那你还不反了天?”秦彦怒斥道,“就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败坏了咱们国家公务员的形象。”

    “还有你。身为所长,却是纵容手下为非作歹,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秦彦狠狠的瞪了雷宁一眼,斥道。

    “是是是,是我失职,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清楚,给秦先生一个满意的交代。”雷宁赔着笑脸,连连的点头。

    “你姐夫胡德昭,仗着你,在镇上胡作非为,打伤萧晨,你们不但不去追究他的责任,反倒是把我给抓了回来。这就是你们做事的态度?这件事情本来我也不想深究,可是,现在看来如果不好好的解决的话,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

    “快,打电话,把胡德昭给我叫过来。”雷宁瞪了常山一眼,呵斥道。

    “是是是!”常山哪里还有其他的话语,连忙的应着。

    “秦先生,里面请,咱们坐下慢慢说,好吗?”雷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惹的这位爷又不高兴。

    到屋内坐下,雷宁恭恭敬敬的给秦彦泡了杯茶递过去。

    秦彦接过,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电话打了吗?”雷宁瞥了常山一眼,问道。

    “打了,他马上过来。”常山慌忙的说道。

    想起秦彦在车上说的话,常山脸上火辣辣的,自己无端端的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位爷啊,看样子这件事情不闹个天翻地覆是没有可能罢休了。

    “秦先生在哪里高就?”雷宁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查我的底?”秦彦冷冷一笑。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雷宁慌忙的说道。

    “你不用管我是做什么的,不用管我是谁,咱们今天是就事论事。既然你是这学庄乡派出所的所长,这孰是孰非就请你做个主吧。凡事,都应该有个度,过了这个度那就不好了。你说呢?”秦彦嘴角微微的扬起,浮起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

    “是是是,秦先生教训的是。”雷宁唯唯诺诺,不敢有半句反对之言。

    “还有你。不过这是个小小的协警而已,简直是目无王法,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秦彦狠狠的瞪了常宁一眼,后者垂下头去,不敢反驳。

    “常山,这么着急着给我电话,是不是搞定了?妈的,这次非得给那小子一点颜色看看,否则的话,还不知道天高地厚。”没多久,外面响起一阵嚷嚷的声音,不是胡德昭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