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未到,声先至!

    当胡德昭走进来,看到秦彦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雷宁和常山却是站在一旁,不由的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常山,说道:“还不把他关进去好好的审讯?你外甥可被他打得不轻,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轻易罢休。没个十几万,休想可以摆平。”

    常山尴尬的笑着,连连的使着眼色。

    “十几万?你有命花吗?”秦彦冷哼一声。

    “你就是胡德昭?”雷宁瞪了他一眼,“哼,简直是目无王法。包娼庇赌,横行霸道,当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

    胡德昭愣了愣,心里也明白过来是什么个情况。虽然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也很清楚,估计是自己碰上了硬茬。连忙的掏出香烟,一一的递了过去,说道:“雷所长,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说是怎么回事?”雷宁瞪了他一眼,没敢接他的香烟。

    胡德昭愣了一下,又慌忙的递了根香烟给秦彦,赔着笑脸说道:“秦先生,误会,误会。来,抽烟,抽烟!”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说道:“我就问你,这件事你是不准吧罢休了是吧?还想要十几万?怎么滴,就算我给你,你觉得自己有命花吗?”

    “误会,误会。”胡德昭连连的说道。

    “原本,这不过只是孩子们之间的摩擦,也没什么。可是,你却叫你的人打了萧晨,我去好声好气的跟你谈,而你却嚣张跋扈。怎么?你以为自己在这里就可以横着走,谁都得怕你?你不是要钱吗?行,我给你。”秦彦边说边掏出一张银行卡甩了过去,“你不是要十几万吗?这里有一百万,我都给你。”

    “不敢不敢,秦先生说笑了,我怎么敢要你的钱。”胡德昭讪讪的笑着,卑躬屈膝的模样哪里还有以往的那般嚣张跋扈?

    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是,在这样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胡德昭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我像是跟你说笑吗?”秦彦冷哼一声。

    胡德昭讪讪的笑着,不敢言语。

    “你不是让人抓我回来吗?现在我就在这里,说吧,你想怎么样?”秦彦问道。

    “秦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这样,明天我摆几桌,给你道歉。这件事情咱们就四四六六摆平,你说行吗?事情是我们不对,我在这里先给你道歉。”胡德昭倒是能屈能伸,当即弯腰鞠躬赔礼。

    “不会吧?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不是想这么轻易的就解决吧?”秦彦冷冷一笑,说道。

    胡德昭愣了愣,问道:“那……,秦先生想怎么解决?您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义无反顾。”

    “行,话是你说的。”秦彦点了点头,说道,“第一,以后在学庄乡,我不想再看到你耀武扬威欺行霸市;第二,你做什么生意我不管,可是,只要有人跟我说你包娼庇赌的话,那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第三,萧家的人以后你不能碰。怎么样?”

    这光天化日,秦彦也不能真的就杀了他吧?想来想去,也只能威吓威吓他,希望日后萧家人可以平平安安就好。毕竟,他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

    “行行行,秦先生吩咐我一定照办。”胡德昭连连的点头。

    “但是,事情既然已经这样,我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你也算是在道上混的人,应该清楚怎么做吧?”秦彦淡淡的说道。风轻云淡的表情里,却透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压迫的众人根本抬不起头。

    胡德昭愣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知道。”话音落去,胡德昭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狠狠的捅进自己的腹部。顿时,血流如注。

    “秦先生,你满意吗?”胡德昭问道。

    “行,你的事情我就不再计较。可是,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还敢仗着自己的一点点势力就敢胡作非为的话,我担保你休想可以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秦彦也没有再继续的逼迫他。

    转头看了看常山,秦彦接着说道:“现在来说说你的事。你一个小小的协警而已,就可以如此的嚣张,我很想知道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话音落去,秦彦的目光瞥向雷宁。后者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连忙的说道:“秦先生,是我律下不严,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说完,雷宁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

    顿了顿,雷宁又接着说道:“常山,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上班了。我们是执法队伍,绝对不允许有像你这样的害群之马在这里。”

    “所长……”常山愣了一下,叫道。

    虽然他只是个协警,工资不高,但是,好歹勉强也算是吃的公家饭,也算有个稳定的饭碗。加上以前他做协警的时候,帮他姐夫得罪了不少的人,如果他脱下身上这层皮的话,指不定会有多少人找他的麻烦。

    “怎么?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你回去后给我好好的反省反省,想想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以后做人做事,都给我收敛着点,否则,我不会跟你客气。”雷宁斥道。

    事已至此,常山也莫可奈何,无奈的叹了口气,颓然的垂下头去。

    “秦先生,你看这样可以吗?”雷宁小心翼翼的问道。

    “刚才他去抓我的时候,把人家的门给踹坏了……”

    “我赔,我替他赔。”雷宁慌忙的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希望你也记住,你们是人民警察,应该是保护老百姓的,而不是仗着手里的那点点的权利欺负老百姓。这件事情呢,我也不想再深究,就这样吧。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还继续的包庇他们的话,雷所长,你这个所长的位置也甭想做了。明白吗?”

    “明白,明白。”雷宁连连的应道。

    “好了,我回去了。”秦彦缓缓的起身站了起来。

    “我送你!”雷宁连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