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清晨!

    朝阳初升,这座千年古城沉浸在大都市特有的喧嚣吵闹中。

    翻看了一夜资料直到凌晨方才入睡的萧薇睡眼惺忪。睁开眼,瞥了瞥窗外刺目的阳光,慌忙的起床洗漱。

    在萧家难得的几日平淡生活已经过去,她必须重新整装待发,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之中。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

    成功的人,除了机遇之外,还有努力。

    许海峰把机会给了萧薇,可如果她不努力,也不会成就今日的辉煌。

    助理靳静早早的便已到了楼下等候,一身职业套装,靠在车旁。手中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不时的吸上一口。

    “来了?”从别墅出来的秦彦看到她,微微一笑,打了一声招呼。

    靳静一愣,慌忙的将手中的香烟扔掉,尴尬的笑了笑,“秦总!”

    “萧薇应该一会就下来了,你进屋等等吧。”早已看到靳静抽烟的秦彦却是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招呼了一声之后,跑步离去。

    他并不反对女孩抽烟,像靳静这样有着很大工作压力的女孩,靠着抽烟提提神也没什么。况且,秦彦有时候也觉得像她这样气质的女孩抽烟也是一副极具魅力的画面。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很多事情也并非是男人的专属。

    别墅附近的公园,有山有水,风景别致。

    这周遭的小区都是高档小区,相对而言,住客的素质也都很高。

    公园内,有跳着广场舞的大妈,也有一群悠悠晃晃打着太极拳的大爷。

    看穿着,也知道并非是一般的家庭。多半是一些退休的政府官员,抑或是国企领导,闲来无事,锻炼身体。偶尔,也可见一两个跑步的年轻人。

    碍于人多,秦彦也无法进行巫门那近乎变态的训练,否则,必然会引起轰动。以如今多媒体的传播速度,他必然会在一夜之间成为名人。

    名人,他可不想。如果可以,他更愿意过一些普通而平淡的生活。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围城效应。

    不远处,围着一群人,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大家都散开,散开,尽量通风。”一个老者嚷嚷着说道。

    人群渐渐的散开一些,变得稀疏。

    透过夹缝看去,只见一个年轻小伙子倒在地上,老者正在为他做心肌复苏。

    “都别愣着,赶紧帮忙打120。”老者说道。

    热情人还是很多,当老者的话语结束后,立刻有人掏出手机拨打120救护电话。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在这一刻似乎已经不存在。让人看到这个社会的暖心之举,终归,好人还是多一些。

    老者忙活了许久,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脸色不由变得凝重,也显得有些着急。

    “怎么回事?”秦彦走了过去,问道。

    “心肌梗塞。”老者看也未看,继续忙着。

    “让我看看!”秦彦挤过人群,在年轻人的身旁蹲下。

    过度的激烈运动,促使心脏的负担加重,从而导致心肌需氧量忽然增加,造成的急性心肌梗塞。

    “哎,这锻炼也该有个度啊。”老者默默的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秦彦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年轻人的心脏跳动已很微弱,若不及时救治,恐怕等到救护车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作为一名医生的职业素养,秦彦也不能见死不救。虽然很有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给自己增添很多的麻烦,但是,此时也顾不得许多。

    如今的社会,太多太多讹人的事情出现,太多太多被救者不知感恩图报反倒倒打一耙的事情,以至于让很多的好心人望而却步。

    人心,是需要去温暖的,不要让这个社会的人都凉了。

    秦彦掏出银针,快速的落针。五行针法,以气运针。针落,尾部微微的颤抖着,付出一阵阵低不可闻的嗡鸣声。

    片刻,年轻人发出“嗯”的一声,心脏的跳动恢复,睁开眼来。

    顿时,四周响起一片掌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老者惊愕的看着秦彦,半晌说不出话来。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他却能看出秦彦的这套针法便是失传的五行针法,以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落针。最难能可贵的是,秦彦施展的竟然是以气运针的手法,世所罕见。

    此时,救护车过来,救护人员将年轻人抬上,呼啸而去。

    秦彦也趁机偷偷的溜走,颇有些行侠仗义不留名的大侠风范。实则,他是不愿意留下被那些人问长问短的。指不定还会被人拍上视频放上网,那他就彻底的暴露,如何还能隐瞒住天谴的耳目?

    “年轻人,等等,等等!”

    刚刚的老者追了上来,拦住秦彦。

    微微愣了愣,秦彦问道:“有事?”

    “我……,我想问刚才你用的那套针法,是不是失传的五行针法?”老者问道。

    “你知道?”秦彦愣了一下。

    “我以前听我师父提起过,说过五行针法的一些要素,可是,不曾秦彦见过。我师父也不会使。他告诉我,五行针法最难的就是必须要以气运针,方能发挥出针法最强大的药效。没想到今天能够看到,此生无悔啊。”老者感叹的说道,“敢问前辈高姓?”

    “前辈?老人家,你这有点折杀我了啊。”秦彦苦笑连连。

    “在咱们中医这行,最讲究的就是辈分。先生精通此五行针法,必是高人,称呼一声前辈,也是理所应当。”老者恭敬的说道。以他六十多岁的高龄,却称呼秦彦为前辈,的确显得有些怪异。

    “前辈不敢当。我姓秦,秦始皇的秦,单名一个彦字。”秦彦说道。

    “我叫程哲,西北医科大学的教授。”老者自我介绍道,“秦先生,有时间坐下聊几句吗?我对先生的医术敬仰有加,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赐教可不敢当,大家互相切磋切磋,论证论证倒无不可。”秦彦对老者的好感颇深,可能是因为他刚才救人的缘故,因而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敌视。

    “那咱们找家茶楼坐下再聊。”老者显得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