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深!

    带着些许醉意的萧薇在靳静的搀扶下回来。

    这些年来跟随着许海峰穿梭在各种各样的应酬中,萧薇的酒量也到了算是千杯不倒的地步。无奈,架不住一帮人拼命的灌酒。

    作为助理的靳静,原本在这样的场合是该由她出面去顶。无奈,这次她们的身份不同,面对那帮领导萧薇不得不亲自出面。若是以天衡集团总经理的身份出现,这些人恐怕巴结她还来不及,哪里还敢灌她的酒?

    “怎么喝这么多?”秦彦微微蹙了蹙眉头。

    “没办法,那帮爷太难伺候。饭桌上又是白酒又是啤酒还不够,嚷嚷着去了夜总会,又喝洋酒。”萧薇钻进洗手间里洗漱。

    “事情谈的怎么样了?”秦彦问道。

    “不行,他们没有给肯定的答复,估计是摆不平。近来中央的政策很严,像这样大型的政府工程基本上都必须要经过公开的投标。”萧薇说道。

    “即使是公开投标,也有许多猫腻吧?完全可以找借口把其他的标给废了。”秦彦虽然不懂这个行当的事,但是,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像这种事情,如果说没有一点点的猫腻,那是不可能的。

    “那起码也要进入前三才行。”萧薇默默的叹了口气。

    “要不,让白辰那边想想办法,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愣了愣,秦彦说道。

    “不用,如果这点事情我都摆不平的话,那也白费了许总这么多年的培养。放心吧,事情我可以摆平,这个工程我是势在必得。”萧薇自信的说道。

    “行吧,既然你坚持,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赶紧去洗个澡,会舒服些。”秦彦说道。

    萧薇应了一声,钻进淋浴房。

    磨砂玻璃模模糊糊的映出萧薇的身影,哗啦啦的水声落下,无形之中仿佛给秦彦打了一剂*,禁不住想入非非。

    许久,萧薇从洗手间出来。卸了妆之后的萧薇依旧那么美艳动人,洁白的皮肤泛着些许红晕,仿佛吹弹可破。

    “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没什么时间陪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萧薇一边往身上抹着补水的护肤品,一边柔声的说道。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秦彦转头看着她。

    萧薇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我以为你应该会很生气呢。”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秦彦诧异的说道。

    “我让你陪我来这边,却把你一个人丢下,你就一点也不觉得生气?”萧薇问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就算不是你让我陪你到镐京,我也一样会离开蓉城。天谴的人在那边出现过,如果我继续留在那边的话,很可能就会暴露。眼下还不是正面跟天谴交手的时候,我必须暂时的回避其锋芒。等到时机成熟,再一举将他们剿灭。”

    “这么看来我去的正是时候喽?”萧薇莞尔一笑。

    “是那个老狐狸许海峰的意思吧?”秦彦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那只老狐狸,就是个人精,估摸着他也是揣摩透了我的心思,所以才让你过去找我。有机会你帮我跟他说一声,以后别再跟我玩这一套,有的人就是死在自己太聪明的份上。”

    萧薇不禁一怔,感觉到秦彦话语中的那丝杀气,默默的点了点头。

    的确,像秦彦这样的人物,又怎么会喜欢别人好像完全掌握了他的想法他的心思?这是对他权威的一种挑衅。

    “以后应酬归应酬,少喝点酒。现在坏人那么多,一个女孩子万一喝多了危险。”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明明是很关切的话语,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变了一股味道。

    萧薇嘻嘻一笑,说道:“你觉得有人敢占我便宜吗?”

    “这世上总是不缺那些不怕死的货色。”秦彦说道。

    “你是吃醋,还是担心?”萧薇凑到秦彦的脸旁,嘴唇都差点碰到一起。

    气氛,有些暧昧。

    “我跟你说,我最近没什么控制力,你可别诱惑我。”秦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那……,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以后就在家乖乖的帮你带孩子,也省得出去应酬。”萧薇说道。

    “你说真的假的?”秦彦愣了一下。

    “你看我像是说假话吗?”萧薇撇了撇嘴。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还是觉得你在职场上最有魅力。这万一真的变成黄脸婆,可能我就不要你了。”

    “你敢?”萧薇作势发怒。

    二人嬉闹了一阵,气喘吁吁的躺下。

    萧薇依偎在秦彦怀中,问道:“你打算这段时间做什么?就整天窝在家里?”

    “再说吧。有时候我不去找事情,事情可能也会找我。”秦彦苦笑一声。

    想起独孤蓉,秦彦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虽然那丫头上次看到自己跟阎郗玮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可是,估摸着那丫头报仇的念头还未打消,迟早还是会找上门。关键的是,她是独孤白辰的妹妹,秦彦也不能对她下死手。

    “听说天谴的人一直在搜索魔刀,咱们是不是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萧薇问道。

    愣了愣,秦彦说道:“你是说咱们抢在天谴的前面讲魔刀抢到手?没这个必要。一来,我们也不知道剩下的魔刀究竟在什么地方;二来,即使知道,这些魔刀也基本上在一起门派家族之中,咱们去抢,势必会给咱天门招来仇人。再说,天谴的人想要集齐十大魔刀,只要拿不到我手中的灵翼,他收集再多也没有用。所以,我们不必跟他们去争抢这些,只需用准备好,等待他们上门就好。”

    “只是……,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被动?”萧薇问道。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上次的事情重演。”

    萧薇愣了愣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暗暗的诧异秦彦脸上为何如此的自信?难道是他早已有所准备?

    “这漫漫长夜,咱们还是做点正经事的好,你说呢?”秦彦话锋一转,嘿嘿的笑了笑。

    “什么正事啊?睡觉。”萧薇翻身过去。

    “运动运动再睡嘛。”秦彦腆着脸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