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午饭,就选择在学校的食堂!

    上午的精彩表现,让中医系所有的学生对秦彦佩服的五体投地。那些女生,更是将秦彦当成了梦中情人。

    一传十,十传百!

    短短一下午的时间,秦彦的名声便在整个学校传扬开来。学校的学生几乎都知晓西北医科大学来了一位年轻的神医,帅气、幽默。仅凭看一眼,便能知晓别人的病情,并且能很快的制定出医疗方案。

    当他们知道这位神医还会继续在学校授课时,几乎都满怀着期待,等待着下一堂课,可以一睹尊容,见识一下这位神医的超凡医术。

    食堂内的学生,看到和校长等人坐在一起,安静而微笑着说话的时候,食堂变得热闹起来。学生们聚集在食堂,围观着他,这种仿佛像是动物园的动物被游客参观的感觉让秦彦觉得浑身不自在。

    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出名,这还只是第一天。秦彦不敢想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是不是会成为整个镐京,乃至秦省的风云人物。这可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事情。然而,一个真正的英雄,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光芒四射。纵然他想隐藏,也依旧无法掩饰他浑身绽放的那股光芒。

    “你就是他们口中说的神医?”

    一位女生径直来到秦彦的对面坐下,态度有些许的傲慢和不屑。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鼻梁高挺,有些许异域风味。

    “我想应该是吧。”秦彦愣了一下。

    “阎芷语,别胡闹。”程哲瞪了她一眼。

    “程主任,我不相信有什么神医,也不相信他的医术能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阎芷语冷声的说道。

    “这位同学,有什么事情等下节课的时候再说。”校长发话道。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他身为老师,难道就只能在课堂上给我们解惑?我想,这不是身为一个老师应该有的品德吧?”阎芷语呛道,一点也不畏惧校长和程哲这个系主任。

    程哲眉头一蹙,喝道:“阎芷语,不要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这么跟老师说话。我问你,为什么今天你没来上课?”

    “没事,没事。”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这位同学,你想问什么?”

    “我最近身体很不舒服,麻烦老师帮忙看看我有什么病。”阎芷语边说边把手伸了出去。

    手臂,如凝脂玉藕,洁白无瑕。

    “你是要我说真话还是假话?”秦彦微微的笑着,没有搭脉。

    “当然是真话。”阎芷语说道。

    “你身体没什么大的问题,心肝脾肺肾都很好。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只有一个。就是你因为太好强,所以导致自己的精神有很大的压力,神经紧绷,以至于气血不畅。我觉得你应该放松心情,太过的强迫自己,往往会适得其反。”秦彦语带双关。

    阎芷语不由的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显然是听出秦彦话语之中的意思。

    阎郗玮曾经将巫门的修炼法诀详详细细的告知了他,因而,秦彦一言便可看出阎芷语所修炼的应该是巫门的功夫。再加上她也姓阎,秦彦估摸着她跟阎郗玮应该有着某种关系,或许,就是阎郗玮的女儿也不一定。

    巫门的修炼法诀剑走偏锋,训练强烈而又残酷。

    任何功夫说到底殊途同归,修炼的方式虽有千差万别,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过犹不及,太钢易断。

    很明显,阎芷语因为个性好强,加上巫门的修炼方法本就极为残酷,以至于她如今走上了一条岔道。这很危险,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不但有可能功夫全失,甚至还可能危及到生命。

    “这就是神医对我病情的诊断?哼,也不过如此嘛。”阎芷语冷冷的笑了一声。

    “我说的对不对你心中有数。你现在需要做的应该是放松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身体也好好的休息休息,虽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但是,超强度的负荷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让自己的身体无法承受。你也是学医的,应该清楚这其中的道理。”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先吃吧。我在学校附近的公园等你。”阎芷语撂下一句话,起身而去。

    看着她的背影,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跟阎郗玮的性格还真是天壤之别。阎郗玮看似一本正经,实则放荡不羁;可她,似乎事事都喜欢较真,好强。

    “秦先生,真对不起,她就是这样。因为学习好,加上她的医术也的确十分厉害,有些我也自叹不如。所以,有时候有些目中无人。不过,她在学生中倒是很受欢迎,无论男生女生跟她都能打成一片。刚才她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替她赔个不是。”程哲讪讪的笑着,尴尬的说道。

    “她也是中医系的学生?”秦彦问道。

    “今年大二。按照当年的录取分数线,她完全可以进华夏医科大学。可是,却选择了我们西北医科大学。少数民族,云省人,家里也是世代行医,祖传的医术。”程哲简单的介绍道。

    秦彦想了想,估摸着十有八九她就是阎郗玮的女儿。

    “我听秦先生刚才的话似乎话中有话。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校长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秦彦淡淡的笑了笑。

    校长愣了一下,不好继续的追问下去。

    “秦先生今天的课程非常的精彩,也很受学生的欢迎。我想,秦先生能不能多来上几课?这是我们学校的福气,也是所有学生的福气啊。”程哲岔开话题说道。

    “我考虑考虑吧。今天的结果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担心这样下去会很快的传扬开,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这样吧,我一个星期最多上两节课,然后学校必须要严格的规定,上课的时候学生不能携带手机和任何可以用于拍摄的仪器。如果可以做到的话,我争取每个星期都可以过来。”秦彦说道。

    “行,没问题,这个我来安排。”程哲兴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