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长安国际中心!

    镐京市最豪华的商业区,由七栋错落有致的现代化建筑组成,以国际化主流商务模块为基础的功能组合,功能形态涉及五星级酒店、国际极品公寓、国际品牌专享店和高级写字楼。所有国际五百强企业的办公楼基本上都聚集在这里。

    天擎集团,办公的地点自然也选择在这里。

    门面的装饰功夫不能少,这也是为了显示天擎集团的实力,从而让更多地人对天擎集团抱有很大的信心。然而,作为一个新生的企业而言,天擎集团的知名度无疑太小。但是,在靳静的运营之下,一夜之间,天擎集团的广告宛如雨后春笋一般铺天盖地而来,人人都在好奇的议论天擎集团到底是什么企业。

    背靠天衡集团这个国际前十强的企业,自然是树大好乘凉。虽说天擎集团作为一支新生的独立的企业发展,但是,在资金方面却不存在任何的压力。

    招聘的工作基本已经完成,公司各部门的领导也都由天衡集团从各处抽调而来。大家都心知肚明,在这样的新公司发展的机会会更高,因而,那些管理人员也都很踊跃的过来。

    例行的早会结束后,萧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筹备接下来的工作。投标的事情她不用管,这些会有专业的人士去负责。一个合格的领导人需要的不是事事亲力而为,而是要懂得如何的调配人手,制定大的谋略和方针。

    在商业竞争上,萧薇自然是如鱼得水。

    门外,响起阵阵吵吵嚷嚷的声音。萧薇的眉头微微蹙了蹙,抬头看去。只见办公室内有大约十几个人虎视眈眈的样子,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约莫四十上下。靳静正在跟对方商量着什么似得,脸色显得有些着急。

    “怎么回事?”萧薇走出办公室,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萧总!”靳静走了过去。

    “你就是这里的负责人?那正好。我是这里的房东滕家添。我现在要收回这里。”中年男子说道。

    萧薇愣了愣,转头看了靳静一眼,问道:“没有签合同吗?”

    “有。签了五年的合同,而且,也已经付了一年的租金。”靳静说道。神态显得有些着急,事情闹成这样,她显然是觉得自己没有处理好。

    “滕先生是吧?既然我们已经签了合同,你现在收回这里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而且,我们这才刚刚装修好。”萧薇心平气和,态度从容不迫。

    “我是这里的业主,我想什么时候收回去就什么时候收回去。”滕家添的态度有些嚣张。

    他是土生土长的镐京人,当初拆迁的时候赔偿了一大笔钱,然后靠着这笔钱发家,赚的盆钵皆满。开发长安国际中心的开发商当时遇到资金的问题,加上滕家添从中使坏,最后开发商不得以将所有的写字楼全部以低于市场价格卖给了他。滕家添就靠着这些写字楼每个月的租金就已经是非常庞大的一笔数字。

    “滕先生这话有点霸道吧?虽然你是这里的业主,但是,这里已经租给我们,也签有合同。咱们是不是应该按照合同履行?”萧薇的态度依旧很平静。

    “行,那咱们就按照合同走。根据合同,这里的租金每个月是一平米一百五,一年也就是一千八。这里一年的租金不过百万,按照合同规定,如果我违约的话,只需用赔偿你们一年的租金。钱,我赔给你,你们马上给我搬出去。”滕家添说道。

    “是吗?”萧薇转头看了靳静一眼。

    “是这样。”靳静点点头。

    “腾先生,我们这里才刚刚装修完,装修费用都不止百万。如果你就这样把办公室收回去,我们的损失不可估量。况且,一时之间,让我们去哪里找到更合适的写字楼?滕先生,要不这样,租金方面咱们可以再谈谈,可以适量的增加一些。但是,房子,你是绝对不能收回去的。”萧薇说道。

    “这可不是由你说了算。我告诉你,你们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滕家添的态度十分的嚣张,“如果不搬的话,我的人就天天坐在这里,你们也别想可以做生意。又或者,我把这里的门锁上。你说呢?”

    萧薇的眉头紧紧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

    “对不起,萧总,这件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靳静惭愧的说道。

    “跟你没有关系。”萧薇淡淡的说道。

    转头看向滕家添,萧薇接着说道:“滕先生,我想知道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谁指使我?这是我自己的意思。”滕家添愣了一下。

    微微笑了笑,萧薇心知自己猜测的没有错,是有人指使滕家添这么做。这个人是谁?估摸着跟易皓脱不了干系。

    “一百万对滕先生来说或许不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可是,白白的要赔偿一百万,滕先生难道一点也不觉得心疼?况且,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对滕先生的声誉有很大的影响吧?到时候谁还敢租这里?”萧薇嘴角微微扬起。

    “我这里是镐京最重要的商业中心,想租我这里写字楼的公司络绎不绝,你今天搬走,明天就会有人来租这里。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滕家添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话已经说的很明白,房子我是一定要收回去。如果你们不搬的话,那我只好采取强制的手段,到时候就看对你们的影响大,还是对我的影响大。”

    深深的吸了口气,萧薇说道:“这样吧。咱们这么多东西,要搬的话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事情。给我三天之间,三天之内我们一定搬出去,行吗?”

    “好,三天,就三天。三天之后我来收房。到时候如果你们没有搬出去的话,那可就怨不得我了。”滕家添得意的笑了一声。

    “走!”挥了挥手,滕家添率先扬长而去。

    身后的那帮小弟也都一个个气焰嚣张,临走时,不忘踹了桌子几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