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路驱车,直奔九溪公园!

    远远的,便看见公园的一角站着约莫黑压压的一群人。

    公园的灯火昏暗,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人。偶尔路过的人,看到一帮气势汹汹的人站在那,也都赶紧的绕开。

    停好车,秦彦和独孤白辰径直走了过去。

    滕家添的脑袋上绑了纱布,显得有些个滑稽。声名赫赫的滕家添,在镐京也算是纵横多年,还从未尝过如此的滋味。如今这番模样,怎么出去见人?

    看到秦彦和独孤白辰,滕家添愣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胆子倒是不小的,没想到你们竟然敢两个人就过来。”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场面,不需要那么多人,我们两个足够了。”

    滕家添眉头微蹙,冷哼一声,说道:“口气倒是不小啊。草他妈的,还从来没有人敢动老子,今天你们一人留下一只胳膊,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否则的话,老子直接把你们丢到河里去。”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一人一只胳膊?你的口气倒是不小啊。刚才我就跟你说过,以后只要你乖乖的这件事情也就罢了,否则,老子挖个坑把你给埋了。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草泥马的,现在你还敢跟老子这么嚣张?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他妈的跟你姓。”滕家添愤怒的说道。

    “都他妈给我上,往死里打。”滕家添挥了挥手,顿时,身后的一群人一窝蜂似得冲了上去。

    这些都是他娱乐会所豢养的保安,走狗鹰犬。平常仗着滕家添的权势为非作歹,嚣张跋扈。滕家添一声令下,他们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一个个手持棍棒就冲了过去。打架斗殴,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别人顾忌到滕家添的权势,也都不敢跟他们正面较量,以至于让他们越发的嚣张跋扈。

    只可惜,今天他们碰到了硬茬,一个他们永远也无法撼动的存在。

    秦彦和独孤白辰对视一眼,冲入人群之中。宛如猛虎下山,势如破竹,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席卷而去,所向披靡。阵阵的惨叫声传出,一个又一个的人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

    滕家添目瞪口呆,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眼前的景象让他不敢相信。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而已,自己二十多个手下全部倒在了地上,而秦彦和独孤白辰却是毫发无伤。滕家添颓然,目光接触到秦彦有些冰冷的眼神,不自觉地后退几步,身形微微颤抖着。

    “就这么点能耐?”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刚才的气焰呢?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

    话音落去,秦彦缓缓的上前几步。步伐很慢,一步一顿,却仿佛一记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滕家添的胸口。

    “你……,你想做什么?”滕家添惊慌的说道。

    “你说呢?”秦彦微微的笑着,人畜无害。

    “你……,你别乱来。我告诉你,如果我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滕家添恫吓道,希望可以震慑住他。

    然而,秦彦的笑容不屑,“我也想看看如果动了你我会有什么后果。”

    “我输了,我输了,房子我不收了,不收了。”滕家添惊恐的说道。

    “那可不行。机会我已经给了你,可是你没有珍惜。所以,我还是挖个坑把你给埋了,免得日后你又给我添麻烦。”秦彦撇了撇嘴,说道,“白辰,押上车,走!”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要带我去哪里?”滕家添惊慌失措的叫道。

    可是,独孤白辰丝毫也不理会他,像是老鹰抓小鸡似得,提遛着他就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你觉得在镐京,是易皓的势力大,还是我的势力大?你他娘的,老子给足了你面子,你却不知好歹。也罢,老子就送你一程,以后就没他妈有人再敢学你一样跟老子作对了。”独孤白辰心知秦彦是吓唬他,也就装足了架势。

    押着滕家添上了车,直奔郊区而去。

    一路上,滕家添不断的求饶,可是,秦彦和独孤白辰充耳不闻。直到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将滕家添押下车。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你们要做什么?”滕家添惊慌的说道。

    “看看,这里的风景不错吧?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到了下面学聪明点,下辈子投胎低调点,别他妈撞见我,知道吗?”秦彦说道。

    “噗通”一声,滕家添跪了下来,哀求道:“我真知道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怎么知道放了你,你还会不会再找我麻烦?虽然我不怕,但是,也很烦啊。”秦彦淡淡的说道。

    “我真的不敢了,就算给我吃了雄心豹子胆,我也不敢这么做了啊。我错了,饶了我吧,以后你就是我的爷,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什么都听你的。”滕家添眼泪鼻涕混在一块,狼狈不堪。

    在镐京市赫赫有名的滕家添,此时也像是丧家之犬一般。

    坐拥过亿资产,风花雪月,哪里会不怕死啊。这花花世界多么的美好?把性命白白的丢在这里多不值得?别说是下跪,就算是让他磕头叫“爷爷”那也没有任何问题啊。

    “话可是你说的,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事不过三,如果你再敢跟我耍花样的话,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不相信你尽管试试。”秦彦正色道。

    “不敢不敢,谢谢,谢谢。”滕家添连连的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斥道:“滚吧!”

    滕家添起身,看了看四周,“我……,我怎么回去啊?”

    “怎么?还不想走?要不要我送你啊?”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

    “不用不用。”滕家添慌忙的逃去。

    看着他的背影,秦彦和独孤白辰相视一笑。

    “估计他以后不敢再耍花样了。走吧,咱们回去吧。”秦彦微微笑了笑,举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