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西北医科大学迎来了秦彦的第二节课!

    因为上一堂课造成的巨大反响,这一节课所引起的轰动更加巨大。能够容纳三千多人的礼堂爆满,后面还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其中,不乏很多过来看热闹的学生,都想要目睹一下所谓的神医究竟长什么样,究竟有什么超凡的医术。

    按照秦彦的要求,所有进来听课的学生,包括老师在内,全部不准携带手机以及任何可以拍照的设备进来。门口,也调集了学校的保安来维持秩序。可即使如此,依旧抵挡不住学生们的热情。

    当秦彦走进礼堂的时候,也着实吓了一跳,他也没有料到竟然会来这么多人。好在他有足够的定力,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不至于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

    第一排坐的全部是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这些原本高高在上的人此时却也都抛下自己的骄傲,来认真听课。毕竟,人家的医术摆在那,他们是拍马也追不上。

    阎芷语坐在第二排,看样子来的挺早。因为错过第一节课,被学生们几乎捧上神坛的秦彦究竟有多深的医术她也很想见识见识。自小,阎芷语就十分的好强,处处都要争第一。在巫门,不仅她的功夫在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医术也同样是翘楚。到了学校,阎芷语更是年年专业课第一,担任学生会主席,优秀学生。就连很多老师,对阎芷语的医术也是赞叹有加,细心栽培。

    这些风光,都似乎瞬间被秦彦给掩盖,这让阎芷语的心里很不服气。所以,在听到秦彦今天有课的时候,一早就来到这里占了前排的位置。

    秦彦进入礼堂后,目光从人群中扫过,很快就看到阎芷语的身影,微笑着点头示意。然而,阎芷语却仿似没有看到一样,面无表情。

    尴尬的笑了笑,秦彦清了清嗓子,开始正式讲课。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秦彦开始第一轮的问答作业,由学生提出问题,他给予解答。

    瞬间,台下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率先提问的阎芷语,问题刁钻,似乎有意想要难道秦彦。然而,秦彦却是不疾不徐,给出了最满意的答案。这,似乎是阎芷语跟秦彦之间的一场医术的挑战,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阎芷语统统给搬了上来,有意要给秦彦难堪。

    “我想知道,对于器质性心脏病,老师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阎芷语直接抛出一道世界医学界的难题。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器质性心脏病是心脏疾病的总称,包含有先天性心脏病、冠心病、高血压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肺性心脏病以及心肌病等等,每一种都有不同的病因所致,治疗的方法自然也不同。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西医对这些病症至今尚且没有一个很好的治疗方法,但是,这对中医来说虽然也有难度,但却并非不可治。华夏古代的医圣张仲景曾经创立六经辨证一整套的理法方药,统病于六经而囊括百法。凡是病,皆为人体本气致病。中气,为后天之本,十二经精气运转,当升则升,当降则降,是为无病。”

    “就以风心病和肺心病而言,乃本气先虚,风寒之气入侵,正气无力鼓邪外出,反复受邪,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层层深入,最后深附在三阴经的本脏。内经云‘正气存而外邪不可干’,人体皮毛肌肉、经脉官窍、五脏六腑,但又一处阳气不到,就是病。何谓阳气?乃先肾气和后天脾胃之气结合而成的混元之气。”

    “善治者,治其皮,其次治肌肉,其次治经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生半死也。既知其由,便知如何下药。”

    一番结合古今言论的医药理论抛出,当场震惊四座。对于像程哲这样的老中医而言,秦彦所说的他自然深明其中道理。

    “对于这类病的治疗方法,以针灸为主,以九阳针法,将阳气灌输患者体内。再辅以药物,便足以治愈。”随即,秦彦拿起粉笔,“刷刷刷”在黑板上写下一处药方。

    “此药方本来不传之秘,不过,如果各位能拿此药房救更多地患者,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秦彦微微一笑。

    当即,在场的学生如获至宝,纷纷的取出纸笔将药方记了下来。

    阎芷语虽然口中没有承认,但是,心底却是对秦彦佩服有加。至少,以她的医术而言,根本无法这么快就给予一个这样完美的回答,并且,可以写出这样的药方。

    张了张嘴,阎芷语正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秦彦淡淡一笑打断了她,“这位同学,我们给点机会给其他同学好吗?我相信他们也有很多的问题。”

    一句话,硬生生的将阎芷语的问题给堵了回去。秦彦知晓,如果不打断她的话,这丫头估摸着又会抛出一些比较难解的医术难题给自己吧?

    现场的气氛,也随之被带上了*。

    其他学生的问题多半都是一些比较简单而又基础的问题,这对秦彦来说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难度。

    “老师,你所说的九阳针法是什么?我们能不能见识一下?”不知是哪个学生抛出这么一个问题,瞬间,现场的人纷纷附和。就连很多老师也跟着凑起了热闹。

    九阳针法,那可是中医早已失传的绝技。

    虽然程哲上次见过秦彦施展,但是,看的并非很清楚。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又岂肯错过?

    “可以,既然各位想看一下,那我只好献丑了。”秦彦微微笑了笑,目光看向校长,“校长,能否麻烦你上台配合一下?”

    校长愣了愣,暗暗地苦笑,这小子,倒是拿自己当起了小白鼠。不过,想起上次秦彦给自己治疗的效果,校长跃跃欲试。最后架不住学生的一番起哄,校长只得起身上台。

    “我希望大家可以认真的看,不要说话。这玩意我要是落针出现差错,校长可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你们可要承担责任哦。”秦彦打趣的说道,顿时引起现场一阵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