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温泉度假酒店!

    餐饮、住宿、桑拿,一条龙,一应俱全。有室外温泉,也有室内夫妻温泉,房间装修也充满了情趣。

    餐厅的包厢内,易皓和秘书端坐其中,焦急的等待着。易皓不时的看一下时间,眉头深锁,显得有些着急。

    “一会你可要帮我陪好他,只要能搞定他的话,我给你买栋房子。就西安院子。”易皓说道。

    “放心吧,易总,我尽力而为。”秘书妩媚的笑了一下。

    满意的点了点头,易皓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约莫半个小时后,包厢的门被推开,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踱步而入。秃头、小眼睛、大鼻子,乍一眼看上去有些像癞蛤蟆。

    易皓慌忙的起身站了起来,“齐局!”

    微微点了点头,老者坐下,“怎么样?等久了吧?”

    “没有没有,我们也是刚到。”易皓的态度很谦卑。

    “这位是……?”看到易皓身旁的秘书,老者愣了一下,双眼绽放着神采。

    “哦,忘了介绍。这位是我公司的秘书许媚许小姐。许媚,还不赶紧跟齐局打声招呼。”易皓装腔作势。

    “齐局,你好!”秘书微微一笑,露出一抹自以为最是妩媚的笑容。

    “许小姐年轻有为啊,呵呵。”老者呵呵的笑了笑,握住许媚的手,半晌也不愿放开。手指更是毫无顾忌的抚摸着她的手背。

    这一切,易皓清楚的看在眼里,嘴角不由得勾出一抹笑容。

    “许媚,来,陪齐局坐。”易皓呵呵的笑着将秘书安排在老者的身旁身下。

    “齐局,我们开始吧?”易皓问道。

    “好,来吧,吃饭吃饭。”老者呵呵的笑着,一双眯眯眼不时的瞟向身旁的许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易皓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副字画递了过去,“齐局,我知道你喜欢字画,好不容易弄来一副怀素的《东陵圣母帖》,你给鉴定鉴定?”

    “怀素?东陵圣母帖?”齐局一愣,“快快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怀素,乃是古代的狂草大师。曾拜一代书法大家颜真卿为师,颜真卿更是将草圣张旭的笔法传授与他。怀素既得名家真传,又开拓创新,自成一派,笔势狂怪怒张、雄强狂纵、变化莫测、神采飞舞。

    “真迹,真迹啊。你从哪里弄来的?”老者兴奋不已。

    正如靳静所说,他喜欢附庸风雅,平时闲来无事,也爱写几幅字。因为他身份的关系,众人也都将他捧的很高,给予很多的赞誉,这也让他越发的自信。自以为真的有匹敌大师的水平,其实不过而而。

    “说来也巧。前段时间我去燕京谈生意,在一个朋友家看到这幅字画。我知道齐局喜爱收藏这些,是以求朋友割爱。既然齐局喜欢,就拿去吧,像我这样的俗人留在身边也是暴殄天物。”易皓说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老者呵呵的笑了笑,爱不释手。

    投之所好,这是易皓无往而不利的杀手锏。

    “齐局喜欢的话拿去就是。”易皓心里松了口气。只要齐局收下这幅字,那就等于失去事情已经**不离十了。

    “齐局,你们先聊,我去补个妆。”许媚告了声辞,起身离去。

    看着许媚的背影,老者久久回不过神。直到许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老者这才转过头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易总,你这秘书可真的是很优秀啊。”

    “一般情况下她很少跟我出来应酬,这次听闻宴请的是齐局,就坚持一定要来,说是非常仰慕齐局的字画,想亲眼见识见识。”易皓奉承道,“齐局,房间我已经安排好了,要不,一会让她跟你回房间坐坐?”

    “这不好吧?”老者假意的推辞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去替您老磨墨而已。”易皓暧昧的笑着。

    很多事情不需要说的太明白,心知肚明就好。

    “好吧,就是不知道许小姐愿不愿意。”老者点了点头。

    “这是她的荣幸,她岂有推辞之理?齐局放心,事情包在我身上。”易皓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老者说道:“易总,我知道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事成之后,你可要好好的谢谢我。”

    “当然,当然,一切就拜托了。”易皓连连的鞠躬行礼。

    片刻之后,许媚回来。

    “咱们就先撤吧,饭局就到这里。”易皓起身站了起来。

    将老者送出门外,易皓故意的放慢速度。转头看了看许媚,小声的说道:“齐局看上你了,一会你好好陪陪他,明天再回去。”

    许媚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你女人,你把我送给别人?”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你知道的,以后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求人家,只要你把他陪好,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易皓说道。

    “不行,我不干。”许媚拒绝道。

    眉头一蹙,易皓低声喝道:“不干也得干。我告诉你,若是这件事情办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接着,易皓的语气又放柔了下来,“就一晚而已,你就当是被鬼压,忍忍就过去了。只要你搞定,想要什么尽管说,成不?”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哪有男人把自己的女人往外推的道理。”许媚有些心不甘情不愿。虽说跟着易皓也是偷偷摸摸,但是,起码还有那么一丝的感情。可是,让她去陪齐局算什么?三陪?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他提出来了,我能拒绝吗?我要是不答应的话,咱们的事情就休想可以他帮忙了。”易皓哀求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许媚说道:“这可是你让我做的,事成之后你可不能怨我。”

    “不会不会,只要你把他伺候好,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易皓笑了笑。

    其实,许媚对他而言也不过只是个玩物而已,哪里会有什么感情可言?

    “好吧。”许媚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