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夫妻也好,情侣也好,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不能仅仅只是凭借一些莫须有的东西就怀疑对方不轨。更何况,对于萧薇而言,深知秦彦身份,她也不可能像一般的女人那样去闹腾。而且,从那个女人的眼神和表情之中,她可以看出秦彦跟她说明关系也没有。

    跟随在秦彦身边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阎芷语。

    这是一座大型的温泉度假村,除了有温泉度假酒店之外,尚有专门的疗养院。风景优美,设施齐全,能在这家疗养院住下的非富即贵。不同于其他的疗养院,此时的疗养院是以别墅群的形式建筑,每个病人都居住在别墅内,配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照顾。可想而知,消费自然也同样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到这里做什么?”秦彦诧异的看了看阎芷语,眼神有些暧昧。

    “别想歪了。”阎芷语嗔了他一眼,“跟我来就知道了。”

    耸了耸肩,秦彦默默的跟在阎芷语身后。

    其实他清楚,以阎芷语那样的性格,在没有能完全征服她之前,是很难让她喜欢上自己的。何况,秦彦也根本就不想跟阎芷语纠缠的太深。

    到一栋别墅的门口,秦彦和阎芷语停下脚步。门口,站立着一位年轻男子,约莫十九二十的年纪,眼神坚毅,浑身迸射出一股煞气。这是一种经过千锤百炼,见识过生死的人才具备的。秦彦几乎可以断定,他的手上绝对沾染过不少的鲜血。

    “你是阎小姐?王爷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二位,请!”年轻男子的态度谦卑,却又不至于放的太低。

    “麻烦你了。”阎芷语微微点头,举步而入。

    “王爷?”秦彦愣了愣,表情愕然。这都啥年代了?还有王爷的称呼?究竟是因为对方姓王,还是啥?

    阎芷语显然是看出秦彦的疑惑,小声的叮嘱道:“待会不要胡乱的说话。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等离开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王爷交代过,阎小姐又任何事情尽管吩咐。”年轻男子说道。接着目光从秦彦身上扫过,微微一怔。显然,他是感受到秦彦身上的那股强大的气势。虽然秦彦刻意的压制,但是,就跟他一样,那种沾染过鲜血的煞气终究无法完全的隐藏。

    “这位是……?”年轻男子问道。

    “我朋友秦彦。”阎芷语的介绍也很简单,似乎也不太想详细的跟对方介绍。又或者,是嫌弃对方的身份太低,还不配让她太过重视。

    “你好。”微微一笑,秦彦伸出手。

    “你好。”年轻男子怔了怔,点头示好。

    秦彦尴尬的笑了笑,悻悻的把手收了回来。

    别墅内的装修十分古典,其中的一些摆设品一眼看去便知价值不菲,显然都是一些古董。特别是其中一个青花瓷花瓶,乃官窑所烧,釉色完美。还有各式各样的金丝楠木制成的桌椅,雕工精美。

    秦彦禁不住暗暗咂舌,想不到镐京也是藏龙卧虎之地。单单从这里便可看出此处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只不知究竟是哪个“王孙贵胄”。

    “老爷在楼上,请跟我来!”年轻男子当先领步,直奔楼上而去。

    别墅内设有电梯,不过,他似乎并没有领他们做电梯的打算,而是直奔楼梯而去。

    三楼的卧室内,躺着一名老者,戴着呼吸机维持生命。

    植物人?秦彦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明白阎芷语领自己过来的意思了。

    “这位就是纳兰老爷,也是我父亲的至交好友。在一次意外中,纳兰老爷昏迷,从此便长睡不醒。我试过各种方法,可是,却都收效甚微。我在西北医科大学读书,一方面是为了深造,学习西医的一些知识,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可以经常来替纳兰老爷治病。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他抛不开门中的事物,只好由我代替他替纳兰老爷治病。”阎芷语说道。

    “你是想让我治好他?”秦彦问道。

    “是。”阎芷语点了点头,“你在课堂上讲的那些我很佩服。连我都治不好纳兰老爷,一般的医生肯定不行。只有你。所以,我领你过来让你看看有没有办法。”

    秦彦苦笑一声,说道:“我是医生,又不是神仙。”

    “我打听过,学校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那位晚期的脑癌患者你都有办法治愈,你一定也有办法治好纳兰老爷的。”阎芷语说道。

    一旁的年轻男子眼神紧紧的盯着秦彦,从阎芷语说出秦彦可能有办法治好老者的时候,他的表情就显得紧张而又激动。

    “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变成植物人的,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秦彦问道。

    “对不起,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年轻男子冷冷的说道。

    “这很重要吗?”阎芷语问道。

    “当然重要。如果连他怎么变成植物人的都不知道,我又怎么能对症下药?还有,既然你们不愿意说,对不起,恕我爱莫能助,你们还是另寻高明吧。”秦彦语气有些不悦。

    年轻男子眉头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冷冷的说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你敢不治好老爷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秦彦淡淡一笑,说道:“你应该做不了主吧?还是让能做主的来跟我说话吧。还有,你应该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自取其辱?”

    “赵弑天,我的朋友你也敢动?”阎芷语冷声喝道。

    年轻男子嘴角抽动,没有言语。

    “等你们想好再来找我吧。”话音落去,秦彦转身下楼。

    阎芷语愣了愣,狠狠的瞪了赵弑天一眼,斥道:“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他请来?现在全部给你搞砸了。如果纳兰老爷治不好的话,你必须要承担大半的责任。哼!”

    丢下一句话,阎芷语快步的追了上去。

    “等等我!”阎芷语追上秦彦。

    “以后,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我希望你跟我说清楚。”秦彦的语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