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纳兰凌厉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森冷的寒意,双拳紧握,跃跃欲试。

    根据阎芷语所说,秦彦是救活纳兰成雄唯一的希望。希望就在眼前,可是却无法捕捉,这让纳兰凌厉感觉到有些无力。

    “怎么?想动手?”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你可以试试!”

    浑身气势贲张,宛如阵阵巨浪般席卷而去,排山倒海,倾力压下。

    纳兰凌厉不禁浑身一震,脚步不自觉的退了一步,惊骇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一般,气氛剑拔弩张。

    赵弑天警惕的盯着他,身子不由自主的挪向纳兰凌厉,挡在他的身前。强大的气势压来,赵弑天感觉宛如千斤般的沉重,咬牙支撑着,双腿仿似控制不住的想要跪下。

    混元之气的强大,岂非一般?更何况,今日的秦彦,已非昔日可比。

    “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纳兰凌厉默默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赵弑天。

    秦彦缓缓坐下,气势陡然间消失而去。

    忽然间消失而去的压力,非但没让他们感觉到轻松,反而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那种无处着力的感觉。差点一个跟头跌倒在地。

    “秦先生,只要你能治好家父,任何要求你尽管提。”纳兰凌厉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像他那般不仁不义,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你给我一个救他的理由。”秦彦冷冷的说道。

    纳兰凌厉一怔,无言以对。

    “我知道是家父的不是,家父在受伤之后也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望秦先生能够看在我等一片孝心的份上替家父治疗。任何要求,我都尽力满足。”沉默片刻,纳兰凌厉说道。

    “若非端木文皓手下留情,以天罡正气的霸道,你父亲早已一命呜呼。如今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格外恩惠。你不用再说,我是不会救他的。你走吧!”秦彦冷漠的拒绝,不带一丝情感。

    “噗通”一声,赵弑天再次跪下,手中的匕首抵在自己咽喉。

    “我知道是我得罪了秦先生,只要秦先生愿意替纳兰老爷治病,赵弑天愿意以命相抵。”赵弑天说道。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为了这样一个人,你这么做值得吗?”秦彦愣了愣,问道。

    “我不知道在别人眼里纳兰老爷是什么样,可是,纳兰老爷对我有救命之恩,对我一家人恩同再造。为了他,我赵弑天甘愿不要自己这条命。”赵弑天说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哼,就算你死在这,我也一样不会救他。”秦彦残忍的拒绝,没有因为赵弑天的举动而感动。

    固然是因为纳兰成雄的背信弃义,也因为端木文皓乃是天门中人。这么做,也算是为天门出了一口恶气。有仇不报非君子,这向来是秦彦恪守的原则。

    “算了,弑天,秦先生既然心意已决,我们也不用再求他了。走吧!”纳兰凌厉默默的叹了口气,夺去赵弑天的匕首扶他起身。

    道了声别,纳兰凌厉和赵弑天转身离去。

    临走时,赵弑天依旧一步三回头,似乎有些不甘心。眼神中闪烁的那股坚毅,让秦彦知晓,恐怕此时尚未完结。

    “王爷,咱们就这么放弃了?”出门后,赵弑天问道。

    “他的态度你也看出来了,我们该做的做了,该说的说了,他态度坚决,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纳兰凌厉默默的叹了口气,“咱纳兰家族也算是有声望的家族,怎么也不能做出一些不齿之事却强迫于他。听芷语说阎老跟他关系密切,我试试看能否让阎老出马说服他吧。”

    纳兰成雄的事情,已经让纳兰家族颜面尽失,无地自容。这些年,纳兰家族一直严守这个秘密。如今,如果再因为纳兰成雄的事情做出一些不齿之事,只怕就算纳兰成雄醒来,也会百般责备吧?

    赵弑天沉默不语,低头沉思。

    “你联系一下芷语,问问她阎老在哪,咱们连夜飞过去。希望阎老出马,他能给几分薄面。”纳兰凌厉说道。

    “是!”赵弑天应了一声。

    看着纳兰凌厉离去的背影,秦彦紧蹙着眉头若有所思。似乎,这个纳兰王爷倒还算是敢担当的人,跟他爹纳兰成雄不同。只是,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还是了解了解之后再说吧。

    茶几上的手机响起,秦彦走过去拿起,看了一眼,阎芷语打来的电话。

    秦彦愣了愣,该不会是为了纳兰成雄的事情来求情吧?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阎芷语的声音,“我在西郊的一座废弃厂房,你马上过来找我。”

    “干嘛?”秦彦愣了一下。

    “我说过,我一定要跟你比试。今天天气不错,就今天吧。”阎芷语说道。

    “没空。”秦彦拒绝道。

    “如果你不来的话你一定会后悔。”阎芷语威胁道,“你的女朋友萧薇现在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来,那我只好杀了她。到时候我看你还愿不愿意出手。”

    “阎芷语,你别乱来,这是咱俩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秦彦一震,慌忙的说道。

    “你放心,我要的只是跟你一较高下,只要你过来,我不会伤害她。地址我一会发给你,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还不来的话,那可就怨不得我了。”阎芷语的话音落去,“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丫头,真是疯了。

    秦彦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本想息事宁人,怎料阎芷语却不依不饶,他根本无法躲闪。

    片刻后,微信发来位置。

    秦彦不敢怠慢,连忙的驱车直奔而去。

    一路上,秦彦不停的拨打着萧薇的电话,可是一直都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不过,秦彦相信阎芷语的目标只是自己,只要自己如约赶到的话,她应该不会为难萧薇。只是这丫头的做法太疯狂,也触犯了秦彦的底细,让他动了真火。

    既然避无可避,那只有正面以对。

    本因为阎郗玮的关系,秦彦不想跟阎芷语一般见识。可如今,看来不分一个高下,是难以罢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