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施针结束,秦彦浑身被汗水浸湿。

    “目前来看,效果还算不错。”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

    因为阎芷语的伤情严重,秦彦不敢使用太过霸道的针法,以免适得其反。所以,每次落针都要十分的小心谨慎,控制好混元之气。尽量以更多地无名真气去修复她的伤势。这种道家的真气,对于阎芷语的伤情更加有帮助。

    “谢谢。”阎芷语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面色羞红。

    昨天治疗时,阎芷语是处于昏迷的状态,因而倒也没什么觉得害臊的。可如今,几乎是赤身裸体的面对秦彦,阎芷语的心里不免觉得有些个羞涩。

    “你先好好休息吧,一会我再给你熬副药,帮助调理你的身体。”秦彦微微笑了笑,目不斜视。虽然阎芷语那洁白的肌肤的确是充满了诱惑力,可是,秦彦还是强自的控制目光,以免她不好意思。

    楼下,“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秦彦道了声别,起身下楼。

    “阎老?”打开门,秦彦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把我闺女给办了。”阎郗玮嘿嘿的笑着,毫无一派宗师的架子。

    阎郗玮老来得女,对阎芷语一直十分的疼爱,那可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啊。他也盼望着阎芷语能够早点结婚生子,也好圆他做爷爷的梦。可是,阎芷语好强,眼光又高,阎郗玮不知给她介绍过多少的名门贵胄,可是都入不得她的法眼。最后,无奈之下,阎郗玮也不得不放弃。

    后来得知秦彦似乎跟阎芷语走的很近,阎郗玮的心里有点个小开心。虽然他也知晓秦彦女人多,但是,江湖儿女,哪里在乎这些。

    秦彦哑然失笑,“进来坐吧。”

    阎郗玮点点头,到屋内坐下。目光朝楼上瞥了一眼,小声的问道:“芷语还在睡觉?你小子,我闺女怎么说也是黄花大闺女,哪里经得起你那么暴风雨般的折腾。要怜香惜玉一点,懂不?”

    “阎老,你误会了。”秦彦讪讪的笑道,“我跟阎小姐没什么的。”

    “不用解释,我明白,我明白的。”阎郗玮呵呵的笑道。

    秦彦无奈的笑了笑,决定放弃跟这老白痴解释,估摸着也解释不通。

    “阎老忽然造访,想必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秦彦岔开话题说道。

    “这不是过来替我那不成器的徒弟给你赔个不是嘛。”阎郗玮说道,“我已经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让他滚回去闭门思过。你就不要再跟他一般见识了。”

    秦彦愣了愣,说道:“既然阎老说情,那我还能说什么呢。说实话,若非看在阎老的面子上,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算了,不说他的事情了。”秦彦摆了摆手。

    “其实,今天过来还有另一件事。”顿了顿,阎郗玮说道。

    “为了纳兰成雄的事情?如果是为这个的话,阎老还是免开尊口吧,我是不会替他治病的。他落得今天这般下场,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秦彦冷冷的说道。

    阎郗玮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你跟纳兰家有过节?”

    “没有。”秦彦淡淡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好像对纳兰成雄很有芥蒂似得。”阎郗玮问道。

    “阎老知道纳兰成雄是因为什么才导致这样的情况吗?”秦彦问道。

    阎郗玮摇了摇头,“我也曾问过纳兰王爷,可是,他一直都不肯说,我也就没有再追问。”

    “纳兰成雄出卖兄弟,所以才导致重伤变成植物人。而那个他伤害的人,恰恰是我的师叔端木文皓。你说,这样的人配我耗费心神救他吗?”秦彦冷声说道。

    阎郗玮愣了一下,“原来竟然还有这段故事,难怪纳兰家的人对此事一直都三缄其口。”

    顿了顿,阎郗玮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不过,虽然如此,纳兰成雄也因为这件事情变成植物人这么多年,也算是得到了报应。况且,以端木先生的厉害,如果他真有心要杀他的话,决计不会留他活到现在。杀人容易救人难,为什么你不尝试着救醒他,让他再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弥补呢?”

    秦彦微微一愣,没有言语。

    “说句心里话,我觉得你不妨试着救醒他,听听他怎么说。我相信端木先生也并未责备他,你又何必把这个仇恨继续的衍生下去呢?仇恨,只能滋生更多的仇恨。你身为天门的门主,你要对抗天谴,那就必须要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你的医术,就是你一种很好的武器。如果因为你放弃替纳兰成雄治疗,而导致纳兰家投靠天谴,岂非得不偿失?”阎郗玮劝道。

    仇恨,只能滋生更多地仇恨。

    秦彦愕然的看着他,似乎有些不相信阎郗玮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也许,这就是身为一代宗师的风范和气度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行,我可以替他治疗,不过,纳兰家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别说是三个,就算再多我相信纳兰王爷也会答应的。”阎郗玮说道。

    “阎老还是先别说这么早。这样吧,你通知他过来一趟,我当面跟他说清楚。如果他能接受我的三个条件的话,我会考虑替纳兰成雄治病。否则,一切免谈。”秦彦说道,“阎老,这也是看你的面子,若是换做其他人的话,纵然纳兰家答应我再多条件,我也不会同意替纳兰成雄治病的。”

    阎郗玮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既然你卖这个人情给我,那我可就欣然受之了啊。”

    话音落去,阎郗玮慌忙的拨通纳兰凌厉的电话。

    他知道,秦彦这么说就是希望纳兰家到时候能承他阎郗玮一个人情。既然秦彦这么做,那阎郗玮也就坦然受之。

    电话接通后,阎郗玮说明了情况,纳兰凌厉顿时欣喜若狂,连连的道谢。挂断电话之后,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他马上过来。”阎郗玮转头看了看秦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