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回到家!

    萧薇正在厨房里煎药,很认真地样子。

    也难得她能这样对待阎芷语,不计前嫌。

    “回来了?”萧薇打了一声招呼。

    “怎么劳您亲自煎药啊。”秦彦咧嘴一笑。

    “我这不是怕你照顾的太仔细,然后越陷愈深,真的爱上她嘛。所以,以后这些事情还是交给我吧。”萧薇促狭的笑了笑。

    秦彦微微一愣,苦笑一声,“随你吧。”

    从始至终,秦彦对阎芷语的态度都很明朗。虽然阎郗玮很是夸张的要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自己,可是,秦彦可没有这个心思。即使,跟阎芷语勉强也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但是,对阎芷语,秦彦还是有些敬而远之。

    “昨天跟你讲的关于无名真气的修炼,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秦彦问道。

    “还行,基本上都能理解。”萧薇回答道,“我就在想啊,当初你没有将无名真气传给沉鱼妹妹,也没有将无名真气传授给薛堂主和白堂主,却毫不犹豫的传给阎芷语。如果不是我恰巧也在的话,你是不是不会将无名真气传授给我?”

    “哪有,怎么会呢。”秦彦一愣,慌忙的解释道。

    “做贼心虚,你分明就是这么想的。无名真气是天门门主的不传之秘,你怎么可能会随意的传授他人?看来,在你心中阎芷语的地位不低啊。”萧薇的话语里透着些许的醋意。

    秦彦苦笑连连,解释道:“一来,阎芷语的伤势较重,修炼无名真气是治愈她唯一的办法。她父亲阎郗玮二话没有,将巫门修炼的法决告诉我,我这也算是回报吧。二来,无名真气虽然珍贵,可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门修炼功法而已。将来咱们天门面对的高手越来越多,敌人越来越强,必须要提升咱们天门的实力。稍后我会通知白辰,将无名真气的修炼法决传授下去。不仅仅是无名真气,还有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我会一并的传授下去。找到合适的人,修炼适合自己的功法,从而将咱们天门的实力拔高一筹。”

    “你的想法很好,可是,这也容易导致咱们天门珍贵的修炼功法外泄。如果让敌人也掌握这些的话,岂非得不偿失?”萧薇担忧的说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点点头,“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所以,暂时只会针对相对比较衷心,而且,能够通过品格审查的人。”

    当初,秦彦未将无名真气传授沈沉鱼等人,的确是因为无名真气太过珍贵,碍于天门的规矩所限。而如今,秦彦成功的将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糅合而成混元之气,对无名真气的重视也就不再那么深。

    况且,也并非人人都可以在修炼了三种真气之后都可以将之糅合,这是需要机缘的。

    “既然你想好了,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萧薇尊重秦彦的决定,也相信他是一个有分寸把握之人。

    天擎集团刚刚拿下镐京市的那块地皮,按理说,萧薇现在应该比较忙。

    可是,想想,貌似有些冷落了秦彦。所以,萧薇便抽出一天的时间,想好好的陪陪他。

    喂阎芷语服完药之后,秦彦嘱咐了几句她关于修炼无名真气的要决,便告辞离开。

    看着秦彦离去的背影,阎芷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心底,一丝微妙的情愫在油然而升。

    她一直都是十分的好强,不肯服输。她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爱人,可是,能够彻彻底底征服她的人,少之又少。

    而秦彦,不但在医术武功上胜过了她,甚至,在气度上也让她无话可说。愿意将天门不传之秘无名真气传授,这也让她感到秦彦是在乎她的。

    而且,秦彦是天门的门主,身份配她,也是绰绰有余。

    夜深人静!

    阎芷语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隔壁房间传来的娇喘声和嬉闹声,不绝于耳。阎芷语虽未经人事,却也知晓秦彦和萧薇在做些什么,满面羞红。想要捂住耳朵不让自己听,可是,却又按耐不住好奇的凝神细听。

    不知不觉间,胸中仿佛有一团火升起,浑身燥热难耐。

    手,慢慢的滑落下去,紧紧的夹住。

    另一边,秦彦和萧薇“大战”停歇。

    秦彦点燃一根香烟,回味刚才的温存。

    却不想,隔壁传来隐约的喘息声。

    “嗯?怎么了?”秦彦一愣。

    萧薇凝神听了一下,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嗔道:“你说呢?”

    秦彦恍然大悟,不禁讪讪一笑。

    “都怨你,刚才让你动作轻点你不听。”萧薇嗔道。

    “怪我喽?谁让你刚才叫那么大声?”秦彦促狭道。

    “要死了你。”萧薇狠狠分用粉拳砸了过去。

    “我看那,这小姑娘以后是摆脱不了你的魔掌了。”萧薇撇了撇嘴。

    “还是算了吧,我可承受不起。”秦彦嘟囔着,“她太好强。这样的女孩占有欲一定强,有一个石绾已经吃不消了,再来一个,那还不闹翻了天。”

    这番话,宛如一把利刃狠狠的刺进了阎芷语的心口。

    可能秦彦也未想到这句无心之语,竟然被阎芷语清楚的听在耳里。

    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自己第一次动心喜欢上一个人,却是这样的结果吗?

    阎芷语紧紧的咬着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直到嘴唇被咬出血。

    却依旧难以抑制心里的痛。

    翌日!

    吃完早餐,阎芷语坚持要离开。

    “你的伤势还没好,应该留下来多休息。”秦彦百思不得其解。

    “不用了,这些天谢谢你的照顾,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阎芷语语气冰冷。

    “好端端的干嘛忽然要走?”秦彦诧异的问道。

    萧薇狠狠的在秦彦的腰上拧了一下,嗔了他一眼。冲阎芷语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坚持要走,那我们也不挽留了。这个药方你拿着,每天按照药方上抓药,对你的伤势复原有帮助。”

    “是啊。记住,切不可再像以前那般不爱惜身体,要好好的参研我教你的无名真气。”秦彦怔怔的附和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