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独孤小姐,别来无恙吧?”

    进门,秦彦微微一笑,打了声招呼。

    独孤蓉愣了愣,冷冷一笑,“托秦先生的福,一切都好。”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上次的事情多有冒犯,一时出手没有分寸,伤到独孤小姐,我在这里先给独孤小姐赔个不是。”

    “不用了。这件事情你并没有错,是我找你报仇,就算你杀了我那也是理所应当的。”独孤蓉冷冷的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毕竟缘由在我。所以,今天特地来看看,也想试试能否替独孤小姐治好身上的伤。”秦彦始终保持着笑脸,即使面对独孤蓉的冷漠以对,也丝毫没有介意。

    独孤蓉不禁一愣,诧异的说道:“你是冲着我哥的面子?”

    “一部分吧。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白辰的妹妹,我怎么能见死不救。”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不怕救了我,我再找你报仇?”独孤蓉诧异的问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说过,你父亲虽非我所杀,却也算是因我而死,你找我报仇也是理所应当。治好你的伤是一码事,你找我报仇又是另一码事,这两者毫不相干。就算我治好了你,你依旧要找我报仇,那也没什么。”

    “算了吧。我不需要你治,不需要欠你这份人情。”独孤蓉冷漠的拒绝道。

    “妹,你就别那么犟了。”独孤白辰劝解道。

    “你们不用再说,他是我的仇人,我又怎么能承他的人情。”独孤蓉态度坚决。

    独孤白辰张了张嘴,想要继续劝说,却被秦彦挥手阻止。

    微微笑了一下,秦彦说道:“你这么想我理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放任自己的伤势不管,你就再也无法报仇。如果你还想替你父亲报仇,替独孤家报仇的话,那就应该接受我的治疗。是,可能这样你会觉得欠我一份人情,但是,你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偏执。如果你真的觉得欠我的,行,等将来万一有一天我输在你手里,你饶过我一次,就当我还我这个人情。你看如何?”

    独孤蓉一愣,错愕的看向秦彦,“你真的不怕我找你报仇?”

    “你我都是江湖人。江湖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打打杀杀,恩恩怨怨,无穷无止。就算我杀了你,那又能如何?我还是有那么多的仇人,还是会有那么多的人想要杀我。既是如此,我又何必为这些事情烦恼?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为什么不活的轻松一些,自在一些?”秦彦淡淡的笑着,风轻云淡。

    独孤蓉怔怔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无法做到秦彦这般。心中,似乎也有些明白为什么独孤白辰当初会放下仇恨。

    沉默片刻,独孤蓉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好,我接受你的治疗,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从不做后悔的事。”秦彦微微一笑。

    独孤蓉本就没有受什么伤,她身上出现的这些症状,不过是秦彦做的一些个小手脚而已。目的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化解独孤蓉的仇恨。虽然可能有些不太光明正大,不过,如果始终放任独孤蓉找自己的麻烦,即使不至于造成任何威胁,却也是烦恼之事。

    因而,在上次独孤蓉找他报仇时,秦彦故意打昏了她,并且在她身上做了一些手脚。又跟独孤白辰嘱咐了几句,也是怕他担心。

    虽说独孤白辰如今投靠了他,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杀了他妹妹,只怕独孤白辰也会陷于两难之境。

    既然是秦彦做的手脚,那治疗起来自然也很容易。

    施针结束之后,独孤蓉便感到身上的疼痛感消失不见,表情错愕。

    她在巫门也学习过医术,可是,见到秦彦所施展的针法,依旧感觉到匪夷所思。

    “你的伤应该没事了,休息休息就好。我一会再开副药,让白辰给你煎了服下,一两天便可痊愈。”

    药,只是一些固本培元的药而已。

    不过,既然做戏,那就要做全套。

    “谢谢。”独孤蓉诚恳的道了声谢。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独孤蓉愣了一下。

    “阎老也曾传授过我巫门的修炼法诀,我知道巫门的功夫绝非朝夕之间就可以提升的。可是,短短数日不见,你的功夫却提升那么多,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是阎老传授了什么秘诀吗?”秦彦问道。

    “这是我们巫门特殊的一种修炼方法,是通过一种调整呼吸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独孤蓉说道。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功夫?我还真是见所未见。”秦彦愣了一下,好奇的说道,“为什么好像阎老从未传授过他女儿阎芷语呢?”

    “芷语妹妹性格好强,也一直都是我巫门年轻一辈中功夫最好的。师父怕传授她这种秘法会让她更加疯狂的去追求实力的提升而伤及自己,所以,一直未曾传授。”独孤蓉说道。

    秦彦愣了愣,暗暗笑了一声,看来阎郗玮对很多事情都看的很清楚,只不过一直假装不知而已。秦彦甚至忍不住想,阎郗玮是不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迟早会出事,因而才刻意跟自己示好?

    这想法虽然有点小人之心。

    “师父说过,等什么时候芷语妹妹可以放下她的好胜心,他就可以安心的传授她这门秘法。”独孤蓉说道。

    “阎老果然心如明镜啊。”秦彦赞许的说道。

    一代宗师,自有其独到之处,绝非浪得虚名。

    更何况,是可以跟墨离比肩的巫门门主。

    “好了,你的伤也没事了,好好休息吧。我就先走了。”秦彦缓缓起身,“如果你真想报仇的话,等你伤好了再来找我。我这段时间都不会离开镐京。”

    话音落去,秦彦转身朝楼下走去。

    此时,秦彦的手机忽然响起。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靳静打来的电话。

    秦彦不由眉头微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