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咱们这样公然的跟赵河图叫板是不是有些太冲动?”

    离开茶楼后,萧薇忍不住问道。

    “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咱们如果退让一步的话,势必会引起他更多地动作,到时候他步步紧逼,就更加没有我们立足之地。”秦彦说道。

    “说实话,如果就商论商而言,跟他们合作并非不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利的好事。以赵河图的资源以及在西北的人脉,对我们天擎集团的发展会非常有利。”萧薇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跟他这样的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而且,赵河图所做的事情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很有可能会连累到咱们。”秦彦说道,“虽然现在可能会有些麻烦,但是,也好过以后长久的麻烦。”

    微微点了点头,萧薇说道:“你说的也在理。那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你管理好公司的事情就好,其他的事情你无需理会。我也很想知道这个所谓的无冕之王,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

    “幸好这次有你陪我一起过来,否则,面对这些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萧薇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许海峰那只老狐狸经营天衡集团这么久,手底下怎么可能没几个高手?他这是故意的呢,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只要他没做什么有损天门利益的事情,我也就懒得跟他计较。”

    萧薇愣了愣,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个,是她人生的领路人,给予了她好的生活和现今的一切。虽然可能其中有许海峰自己的目的,但是,毕竟算起来许海峰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另一个,是天门的门主,又是她挚爱的人。

    在这样的时候,她实在是不宜发言。

    “放心吧,我没有想找他的麻烦。他是个商人,一切事情以自己的利益出发也是情有可原。哪怕随便利用我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他没有伤及到天门的利益,我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你不必为他担心,至少,现在我还没有要动他的意思。如今天门的最大敌人是天谴,咱们必须一切以团结为上,一致对外。”秦彦看穿萧薇的心思,安抚道。

    “门主自有自己的胸怀和大志,无论怎样,我们都会永远的守护在你身边支持你。”萧薇坚定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呵呵一笑,“什么胸怀和大志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简单平淡点的生活。”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白辰那边一趟。”

    既然已经公然跟赵河图宣战,那自然要做好一切准备。独孤白辰在镐京时间较长,让他搜集更多关于赵河图的资料那也是必不可少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萧薇应了一声,跟秦彦道了声别,拦下一辆出租车驶去。

    ……

    镐京!

    郊外!

    一处荒凉的树林,阎辉手中捧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东西,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

    “你们说的话可是当真?”阎辉问道。

    “自然。只要你把干将剑交出来,我天谴的人一定不会亏待你。”年轻男子淡淡的说道。

    “我这么做就等于背叛了巫门,被我义父知道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以后你们一定要保护我。”阎辉说道。

    “这是当然。只要你交出干将,便是我天谴的成员,这天下间,任何一个人也休想对付你。否则,便是与我天谴为敌。”年轻男子言之凿凿。

    深深的吸了口气,阎辉说道:“我还有另外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你说,只要是我天谴能做到的,我们一定答应你。”年轻男子愣了一下,说道。

    “我要你们帮我杀一个人。”阎辉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谁?”

    “秦彦。”阎辉愤愤的说道,“如果不是他,我师妹怎么会不理我?如果不是他,我又怎么会被义父罚闭门思过?这一切罪魁祸首都是他。所以,你们必须要答应我帮我杀了他。还有,有朝一日如果天谴灭了巫门的话,我希望可以留我师妹阎芷语的性命。她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秦彦?”年轻男子愣了愣,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就这事?没问题,我们可以答应你。”

    满意的笑了一下,阎辉将手中用黑布包裹的东西递了过去,“这就是我巫门的至宝干将宝剑。”

    年轻男子伸手接过,打开黑布,“唰”的一下拔出宝剑。顿时,寒光四射,剑身发出阵阵低低的嗡鸣声。

    “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剑。只可惜,只有干将,没有莫邪。”年轻男子眼神绽放出一阵神采。

    “唰”,宝剑回鞘。

    年轻男子瞥了阎辉一眼,说道:“你跟我走吧,我领你去见首领。”

    “多谢。”阎辉不疑有他,感激的说了一声,转身就欲离去。

    “唰”,一道剑光闪过,阎辉的头颅直接被砍下。

    临死时,瞪大着双眼,嘴巴还在嘟囔的说着什么。

    剑身之上,一丝血迹不沾。

    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当时如此吧?

    冷冷的哼了一声,年轻男子说道:“像你这般不忠不义之徒,焉能苟活于世?”

    瞥了阎辉的尸体一眼,年轻男子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没走多远,年轻男子的脚步忽然停下,眉头紧紧一蹙,“出来吧。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再不出来我可不留情了。”

    话音落去,苏秋缓缓走了出来。

    “东西到手了?”苏秋问道。

    “当然。”

    “阎辉呢?”苏秋接着问道。

    “杀了。”

    苏秋一愣,“你怎么杀了他?”

    “哼,像他那样不忠不义的人,根本没有资格留在天谴。”年轻男子冷笑一声。

    苏秋眉头微微一蹙,“走吧,首领在等着我们回去交差。”

    “以后不要鬼鬼祟祟的跟着我,否则,阎辉的下场就是你的结果。”年轻男子冷声道。

    “赫连彦光,你不要太狂妄。别人怕你,我苏秋可不怕。”苏秋愤愤的道。

    年轻男子不屑的哼了一声,一语不发,举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