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夜!

    燥热!

    镐京经开区一栋豪华别墅内,一名身着睡衣的性感女郎端着两杯红酒走到沙发上坐下。递了一杯给易皓,埋怨的说道:“你啊,你都多久没来看我了。”

    “我这不是忙嘛。最近烦心的事情那么多,我哪有那个心情啊。”易皓接过酒杯,默默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生意上遇到麻烦了?”女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一看就是那种精明的人。

    “谁说不是呢。如果这次处理的不好的话,不但有可能会破产,甚至,连我的小命都要搭进去。”易皓紧蹙着眉头,“这段时间我可能没什么时间过来,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再说吧。”

    “好吧。既然你有事情那你就好好的忙你的事,可是,有时间你可一定要来找我。”女人表情似乎有些委屈。

    像她这样游走在各色各样的男人中间依旧游刃有余的女人,很懂得如何去取悦一个男人,懂得如何让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为自己付出。她也同样懂得什么时候应该抽身,在一个男人没有满足她经济需求的能力之下,也及时的划清界限。

    易皓的愁眉苦脸,让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怕这个男人已经失去继续满足她需要的经济能力。但是,她不会把话说的太死。

    喝完酒,放下酒杯。易皓起身站了起来,“走吧,咱们上楼。我可是好久都没好好的睡过一个踏实觉,今晚你可要好好的表现表现。”

    “死相。”女人撒娇的捶了他胸口一下,“人家亲戚来了,今晚不行。”

    “怎么现在来?早不来晚不来,这也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吧。”易皓脸色不悦。

    “这我有什么办法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整整提前了一个星期。”女人委屈的说道。

    “好吧。”易皓无奈的叹了口气,丝毫没有察觉女人是在欺骗他。

    此时,门外忽然想起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易皓愣了愣。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找你的?”女人一边说一边举步走了过去。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在他的身后,还站立着一个人,面无表情,仿佛一尊死神。

    “你们找谁?”女人愣了一下,问道。

    “我们找易皓。”秦彦微微一笑。

    不等女人反应,便直接踏步走了进来。跟随在他身后的赵弑天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发生的事情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似得。

    “易总,别来无恙。”秦彦咧嘴一笑。

    “秦彦?”易皓愣了一下,心里莫名的一阵紧张,“你来做什么?”

    “怎么?不请我坐?”秦彦淡淡的笑着。

    “请坐。”见识过秦彦厉害的易皓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冒犯他,谁知道这位爷会不会忽然发神经?

    接着,转头看了女人一眼,说道:“去泡两杯茶。”

    “不用麻烦了。”秦彦拒绝道。

    “不麻烦。你们先坐一会。”女人应了一声,转身去泡茶。

    “我在这里秦先生都能找到,看来对我的事情秦先生是摸的一清二楚了。”易皓说道。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对敌人,我向来都不敢有丝毫的疏忽。这么晚来叨扰,没有打扰易总的雅兴吧?”秦彦微微的笑着,笑容里透着一丝寒意。

    易皓隐隐的意识到一股危险,本能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有种想逃跑的冲动。可他知道,在秦彦的面前,他根本没有办法逃走。更何况,在秦彦身后还站着一位宛如死神一般的人物,恐怕也非泛泛之辈。

    “秦先生来找我有事?”易皓试探性的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今天白天的事情你也知道,你老板赵河图已经跟我宣战,我自然也要接着。话说,既然他已经挑战我,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想借易总的脑袋一用,也好让我在赵河图的面前扳回一局。”

    杀人的话,在他的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的风轻云淡。

    易皓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直冲心脏。

    “你……,你跟我说笑吧?”易皓支吾着说道。

    “你看我像是说笑吗?”秦彦表情依旧风轻云淡。

    “这……这是你跟赵河图之间的恩怨,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是被逼的,都是赵河图在背后指使我做的。你……,你饶了我吧。”话音落去,易皓“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端着茶水上来的女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的愣了一下,茫然的问道:“怎么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秦先生,秦先生,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以后我做牛做马报答你。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不是要对付赵河图吗?我知道他的事情,我告诉你,我全部都告诉你。都是赵河图逼我的,都是他逼我的,不关我的事,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易皓有点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一直面无表情的赵弑天,在看到易皓这般模样时,眉头微微一蹙,嘴角闪过一丝不屑。

    “没什么,放心,我动作很快,你不会感觉到痛的。像你这样的人,我又怎么能相信你以后会甘心情愿的替我做事?还是安心的受死吧。”秦彦冷笑一声,一把掐住易皓的咽喉。

    手指用力,“咔嚓”一声,易皓的颈骨折断,脑袋耷拉到一边,当场毙命。

    “啊……!”女人吓得尖叫起来。

    秦彦眼神一凝,转头看去,顿时,吓得她慌忙的捂住嘴巴。

    “你应该知道该怎么说吧?否则,他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说完,秦彦起身朝外走去。

    女人松了口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赵弑天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手中忽然闪过一道寒光,女人的脖子喷出一道鲜血,缓缓的倒了下去。

    秦彦微微一愣,“干嘛杀了她?”

    “不杀她,她会把秦先生的事情泄露出去,终究会是一件麻烦的事。”赵弑天冷冷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嘴角溢出一抹微笑,点了点头,没有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