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天谴的人不是一直都在搜索十大魔刀的下落嘛。据我所知,赵河图的手里就有一把。”段婉儿忽然抛出一个很大的诱饵。

    秦彦不禁一愣,“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们情报的收集能力可不比你们天门差,据我们调查,赵河图的手里就有一把莫邪神剑。”段婉儿说道。

    “莫邪?”秦彦愣了愣,“干将莫邪本都是巫门的至宝。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巫门失去了莫邪,怎么会在赵河图的手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可能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莫邪神剑就落到赵河图的手里吧。这个消息千真万确,不过,赵河图对冷兵器有一种偏执的喜爱,家里收藏了很多古代的兵器。可是,就连他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在哪里。想要找到莫邪神剑的话,估计要费一番功夫。”段婉儿说道。

    “不知道天谴的人是否知道。如果他们知道莫邪神剑在赵河图的手里,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手。”秦彦紧蹙着眉头。

    如果天谴的人来到镐京,必然会知晓他的踪迹。如果蒙面男知晓他还没死,不知道会不会再次下死手。毕竟,自己手中有他想要的灵翼。

    虽然秦彦的功夫较之以往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真的对上蒙面男,他并没有多少胜算的把握。

    “既然我们可以查出来,说不定天谴也能。”段婉儿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想和天谴的人正面交锋,如果真的碰上的话,就交给我来处理。天谴的人虽然狂妄自大,但是,想必他们还不敢对我下手。”

    “暂时也只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吧。”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要对付赵河图,咱们还必须要借助一个人的力量。”段婉儿说道。

    “你是说纳兰王爷?”秦彦问道。

    “不错。纳兰家族在西北军中声明赫赫,声望很高。西北几省多数的官员都跟赵河图有所勾结,他们咱们是不能依仗。唯一可以借助的就是纳兰家族,一旦有事,可以让纳兰家族调动军队参与逮捕。届时,才可以稳定大局。”段婉儿说道。

    “纳兰凌厉的为人正义,我也觉得可以信赖。”秦彦赞同的点点头。

    “改天我就请纳兰王爷吃顿饭,跟他商量商量。说起来,我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名震燕京的纳兰王爷。”段婉儿微微一笑。

    顿了顿,段婉儿岔开话题说道:“人家还没吃饭呢,肚子好饿。就知道拉着人家说话,一点也不爱惜人家。”

    “我这就去做,你等会。”秦彦连忙的起身。

    段婉儿却是一把拉住了他,“不要,我要吃你。”

    秦彦一愣,促狭的笑了笑,“你个小谗猫。”

    段婉儿嘻嘻一笑,翻身骑到秦彦的身上。

    也顾不得这是客厅,显得有些亟不可待,却又别有一番滋味。

    ……

    一番温存之后,秦彦点燃一根香烟。

    段婉儿幽怨的嗔了他一眼,“老实交代,是不是整天被你的萧薇小姐姐压榨都把你给榨干了?”

    “哪有。她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有时候进来的时候我都已经睡着了。”秦彦死不承认。

    “信你才怪呢。说吧,你打算怎么安置我?”段婉儿问道。

    “怎么安置?你就在这里住下呗。”秦彦愣了一下。

    “那为什么到底你是陪我呢,还是陪她?”段婉儿问道。

    “这个……,要不你们把我砍成两半得了。”秦彦苦笑一声。

    “好啊。我要下半身。”段婉儿嘻嘻一笑。

    跟这丫头在一起的时候,永远都不会觉得闷,总是会逗的你苦笑不得。

    “砰砰砰”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两人慌忙的穿起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秦彦起身开门。

    “阎老?”秦彦愣了一下。

    “这么半天才开门,不会是……?我那丫头还小,你可要温柔点。男人,要懂得怜香惜玉。”阎郗玮嘿嘿的笑道。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请阎郗玮进屋。

    看到屋内的段婉儿,阎郗玮愣了愣,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

    “混小子,我丫头在楼上你也稍微注意点。就算以后让她跟其他女孩一起伺候你,那也要慢慢来,太快的不容易接受。”阎郗玮小声的嗔道。

    秦彦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应对。

    “你好,冒昧拜访,没打扰你们吧?”阎郗玮呵呵的笑着伸出来手。

    “没有没有。”段婉儿羞涩的笑了一下。

    “我来介绍……”

    “不用。我知道,巫门的门主阎郗玮阎老前辈嘛。你好,晚辈段婉儿,从燕京来。”段婉儿自我介绍。

    “段?段正阳是你什么人?”阎郗玮问道。

    “是我爷爷。”段婉儿回答道。

    “哦,原来是正阳的孙女。我说呢。”阎郗玮呵呵的笑了笑。

    请阎郗玮坐下后,段婉儿很自觉的告辞上楼。

    “阎老是来找芷语小姐?她已经走了。”秦彦说道。

    “走了?什么时候?”阎郗玮愣了一下。

    “前两天吧。”秦彦回答道。

    “怎么回事?不是在这里好好的嘛,怎么忽然就走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阎郗玮板起面孔。

    “没有。芷语小姐坚持要走,我也没有办法。”秦彦尴尬的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阎郗玮说道:“我这个女儿的脾气跟她妈一个样,倔的很。算了,不说这个了。今天找你是有另一件事跟你说。我巫门的干将神剑被偷走了,相信应该已经落到了天谴的手里。”

    “怎么会?出了什么事?”秦彦惊诧的问道。

    “是我那不成器的义子阎辉。我罚他回去闭门思过,谁知他竟然盗走了干将神剑。昨天夜里,我们的人发现阎辉的尸体倒在镐京郊外,干将神将消失无踪。我猜想,应该是这逆子想拿着干将神剑投靠天谴,可是,天谴拿走了神剑杀了他。”阎郗玮说道。

    “如果真的是被天谴的人拿走的话,那如今有四把魔刀已经落到他们手里了。”秦彦的眉头紧蹙,“这么说,天谴的人已经到了镐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