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风波亭!

    镐京市一家比较有特色的茶楼!

    西北两大风云人物,难得的同席而坐。

    西北王纳兰凌厉、无冕之王赵河图,这两位一黑一白,算得上是整个西北最赫赫有名的人物。

    “纳兰王爷怎么今天有闲情雅致约我出来喝茶?赵某可真是受宠若惊啊。”赵河图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虽然在西北,赵河图也算声名赫赫,可是,毕竟是江湖人物。可纳兰凌厉不同,那可是真正的西北王,也是军人响当当的人物。

    所谓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敌。

    纵然赵河图再如何厉害,他也深知在纳兰凌厉的面前要低调,要谦逊,不敢摆姿态。

    “久闻赵先生大名,只是一直不曾得见。今日冒昧请赵先生一聚,实是有事相求。”纳兰凌厉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纳兰王爷有事尽管吩咐,我一个升斗小民,能替纳兰王爷办事那也是我的荣幸。不知纳兰王爷需要我做什么?”赵河图一边替纳兰凌厉斟茶,一边问道。

    “我听说最近为了镐京市那块地皮的事情,赵先生跟天擎集团的萧总闹得很不愉快,是吗?”纳兰凌厉问道。

    赵河图微微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纳兰王爷是不是消息有误?据我所知,跟天擎集团争夺那块地皮的人是东建集团,这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知道东建集团的幕后老板是你,那个易皓不过只是名义上的老板而已。”纳兰凌厉淡淡的说道。

    赵河图一怔,讪讪的笑了笑,“想不到纳兰王爷虽然掌管军队,但是,对商场的事情也知道的这么清楚。既然纳兰王爷这么说了,我也就不隐瞒。的确,我在东建集团的确参有股份。”

    赵河图的话,还是没有说的太死,没有承认自己是东建集团的幕后老板,却也承认跟东建集团有关。

    一个靠着一双拳头打出如今天下的人物,其城府和心计自非泛泛。

    “纳兰王爷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件事?纳兰王爷让我做的事跟这个有关?”赵河图岔开话题,以免纳兰凌厉继续的追究那个问题。

    “实不相瞒,天擎集团的萧总跟我也算是有点渊源,所以,我希望赵先生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再追究这件事情。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说呢?”纳兰凌厉端起茶杯,缓缓的抿了一口,问道。

    赵河图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微微一笑,说道:“本来,纳兰王爷出面这个面子我肯定不能不给。其实,我也曾找过萧总谈关于那块地皮的事情,想跟她一起合作开发;可是,不但被她严词拒绝,反而还遭她羞辱一番。说句那个一点的话,我赵河图在西北商界也算是小有名声,这样的羞辱实在是让我有些难堪。”

    “我想,这件事情恐怕是有什么误会吧。”纳兰凌厉愣了愣,知道赵河图这是推托之言。

    “既然纳兰王爷出口,这个面子我肯定要给。不过,纳兰王爷可能还有所不知。就在昨晚,东建集团的总裁易皓死在自己的家中,这件事情我怀疑跟天擎集团的萧薇脱不了干系。易皓毕竟是我的合作伙伴,如今惨死在家中,我又岂能坐视不理?”赵河图说道。

    纳兰凌厉愣了一下,说道:“这不可能吧?萧总毕竟也算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杀人的勾当?况且,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所为。当然,就算是她做的,自然会有警察负责。赵先生不会是想要私下解决吧?赵先生,这个我可不得不跟你说清楚,咱们国家是有法律的,可不能因为报仇而触犯法律。”

    “这个我当然清楚。但是,作为易皓的合伙人,我怎么也要做点事情,纳兰王爷你说呢?”赵河图说道。

    眉头微微一蹙,纳兰凌厉说道:“这么说,赵先生是不打算卖我这个面子了,是吗?”

    “不不不,纳兰王爷千万不要误会。既然是纳兰王爷的吩咐,我自然要听。我只是想说,易皓的死非同小可,万一真的是萧薇所为,万一把纳兰王爷牵扯进去就不好了。所以,纳兰王爷最好还是跟她划清界线的好。”赵河图说道。

    “这个我心中有数。”纳兰凌厉说道,“赵先生既然已经答应,那我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这样,改天我做东,摆个台面,请赵先生和萧总一起过来坐坐,大家把事情说开就没事了嘛。”纳兰凌厉呵呵的笑了笑。

    虽然秦彦并没有要求纳兰凌厉这么做,但是,所谓知恩图报,纳兰凌厉还是想替他做点事情。是以,这才将赵河图约了出来。至少,以自己的面子,赵河图不敢做的太过分。

    “这个就没有必要了。总之,纳兰王爷吩咐我照办就是。只要她以后不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把她怎么样。大家做生意,公平竞争,输死无怨。”赵河图笑了笑,却是阴冷恐怖。

    “赵先生乃是西北响当当的人物,必然是言出必荐。有你这句话,我也可以放心了。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纳兰凌厉端起茶杯。

    此时,纳兰凌厉的手机响起。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纳兰凌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接通。

    “我在风波亭茶楼。没什么事,你过来找我吧。”说完,纳兰凌厉挂断了电话,微微笑了笑。

    “纳兰王爷待会有事?那我就不多叨扰,先告辞了。”赵河图起身站了起来。

    “不用不用,燕京来的一个朋友。正好到镐京办点事情,所以约我聚一聚。既然这么巧,不如赵先生也一起留下,待会给你介绍介绍。”纳兰凌厉说道。

    赵河图愣了愣,“不打扰吧?”

    “不打扰。”

    “既然纳兰王爷这么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赵河图说道。

    燕京来的人物,还是纳兰凌厉的朋友,想必不是泛泛之辈。赵河图自然也想见上一见,也许能攀上一点关系呢?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