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不久,外面响起敲门声。

    纳兰凌厉起身开门,看见段婉儿,微微一笑,“请进!”

    段婉儿道了声谢,进屋坐下。

    赵河图细细的打量了段婉儿一眼,心中暗暗的好奇,这位来自燕京的年轻女孩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可以让纳兰凌厉如此的看重。

    “我来介绍。这位就是名震咱们西北,商场赫赫有名的人物赵河图赵先生。这位,是我燕京一位至交的千金,段婉儿段小姐。”纳兰凌厉对段婉儿的身份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但是,赵河图依旧不敢怠慢。

    连忙的起身,恭敬的伸出手,“段小姐,幸会!”

    “赵先生的大名我在燕京也是早有所闻啊,不想今日得见。纳兰王爷,早知你有客人我就晚些再拜访,没打扰你们吧?”段婉儿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说着一些个客套的话语。

    “都是自家人,无所谓。”纳兰凌厉呵呵的笑了笑。

    赵河图起身给段婉儿斟茶,谦逊的说道:“听纳兰王爷说段小姐此次来镐京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段小姐尽管吩咐。虽然我是个商人,别人都说咱们商人是无利不起早;可是,如果能为国家和民族做一点事情的话,那也是赵某的荣幸。”

    “赵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次来燕京只是处理一些私事,不敢劳烦赵先生。”段婉儿说道。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在燕京时,赵先生的大名已是如雷贯耳。听人说,在西北,除了有西北王纳兰王爷之外,还有一位无冕之王赵先生。说是西北黑白两道的事情,只要找到赵先生,那就没有办不成的。”

    段婉儿刻意的在敲打对方,意在投石问路。

    赵河图微微一愣,慌忙的说道:“段小姐说笑了,这不过是一些个好事者胡言乱语而已。说实话,赵某在西北做生意多年,的确有一些人脉。可是,说穿了也不过只是个生意人而已。在过去,人分三六九等,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咱们生意人实在是没什么地位,岂敢跟纳兰王爷齐名。”

    “赵先生言重了。那是在过去,现在可是在咱社会主义的新社会。”段婉儿微微笑着,“说难听点,像我这样的,撑不死也饿不着,不比赵先生,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赵河图愣了愣,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自古,权利才是最大的财富。像我这样的生意人,虽然有点个小钱,可是却如履薄冰,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任何人都不敢得罪。否则,难免会惹祸上身。”

    “好了好了,就别讨论这些事情了。赵先生,你也不要谦虚,在西北,谁人不知你赵河图?段小姐说的也没错。”纳兰凌厉呵呵的笑着打圆场。这场看似不经意的聊天,却是在互相试探。

    “让纳兰王爷见笑了。”赵河图讪讪的笑了笑,接着问道:“不知段小姐在什么部门做事?”

    “我?不过只是一个小公务员而已,混口饭吃。”段婉儿笑了笑,敷衍过去。

    赵河图显然不会相信,但是,却也不好继续的追问。

    三人你一眼我一语,随意的闲聊着,可赵河图和段婉儿之间依旧在彼此的试探。这也让赵河图暗暗的吃惊不已,想不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有如此的城府和心计,一番聊天下来,赵河图却是连她的一点底细也没有弄清楚。

    中午时分,赵河图找了个借口,告辞离去。

    简单的认识后就行了,现在还不适宜太深的接触,毕竟,对段婉儿了解不深。

    纳兰凌厉客套的挽留了一下,也就任他离去。

    待到赵河图走后,纳兰凌厉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转头看了看段婉儿,问道:“令尊还好吗?说起来,我们也有十多年未见了啊。”

    “家父身体还行。侄女临行之前,家父特意交代,让我到了镐京后一定要替他问候纳兰王爷。”段婉儿说道。

    “难得段局长还记挂着我啊。”纳兰凌厉呵呵的笑了笑。接着敛去笑容,正色道:“侄女这次忽然驾临镐京,是有什么任务吧?”

    微微点点头,段婉儿说道:“不瞒王爷,这次我来镐京乃是为了赵河图的事情。上面对赵河图所做的事情已经非常的不满,所以,特地命我过来搜集调查赵河图的犯罪资料。同时,将西北各省各市所有牵扯其中的大小官员一律严惩。”

    “对付赵河图?”纳兰凌厉愣了愣,说道,“也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整顿一番,否则,这西北被他弄得简直是乌烟瘴气。不过,这赵河图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角色,他这些年在西北经营,关系很深,黑白两道的人物多有牵扯。要对付他,必须要小心谨慎,否则,只怕老虎打不着,反而会让自己跳进了陷阱。”

    “我明白。所以,我需要纳兰王爷的协助。”段婉儿说道。

    “我?”纳兰凌厉说道,“让我打仗我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让我参与调查这些事,就不是我的强项了啊。”

    “调查搜集材料的事情会有我的人负责,只是在抓捕行动的时候,需要纳兰王爷的人出马。西北各地的大小官员,暂时我也不知会有多少人牵扯进去,不敢将消息外泄,以防赵河图有所防备。而且,在抓捕的过程之中,务必要在同一时间同时抓捕,以免有部分官员收到消息潜逃。这次中央十分重视这件事情,也下了严令,必须要严惩不待,绝对不能放走任何一个。”段婉儿说道,“在这方面,我的人手肯定不够。纳兰王爷是军队的人,必要时可以调集军队采取参与抓捕行动,所以,到时候不免要麻烦您。”

    “没问题。能为国家民族除掉这些个祸害,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也是我的份内之事。到时候有任何需要你知会一声,我会全力的协助你。”纳兰凌厉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侄女现在这里谢过王爷。”段婉儿恭敬的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