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秦彦被惊醒。

    下楼打开门时,阎芷语神情着急的冲了进来。

    看到秦彦穿着睡衣,神情有些疲惫的模样,不禁一愣。阎芷语的脸上泛起一抹绯红。

    想起昨天的事情,阎芷语不免有些尴尬。

    少女的心思在昨天暴露无疑,阎芷语本不想将这份情感公之于众,可是,却终究还是未能抵抗自己心中的那份牵挂和担忧。

    像她这样好强而又倔强的人,很难有男人彻底的征服她,而让她产生爱慕之心。可是,一旦有人征服她,那她的爱也比其他人更为的炙烈。

    她对秦彦产生的爱慕,让她无法自拔。然而,想起秦彦已经有女朋友,再想起他那晚跟萧薇悄悄说的话语,阎芷语实在很难放下自尊心而主动的热情的追求他,很难毫无顾忌的去表白。

    “一大早这么着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看到阎芷语半晌没有言语,秦彦禁不住好奇的问道。

    昨日阎芷语的一番表现,秦彦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实,阎芷语除了好强之外,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姑娘。

    “我爸受伤了,能不能麻烦你去给我爸看看?”阎芷语知道秦彦受了内伤,可能不方便治病,但是,除了秦彦之外,他也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可以有比他更厉害的医术。

    “受伤?怎么回事?”秦彦一愣,慌忙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他也不肯说。”阎芷语神情着急。

    “好,你等我一下,我洗漱后马上跟你过去。”秦彦应了一声。

    能够伤到阎郗玮,对方的功夫必然很厉害。联合之前阎郗玮说过的话,秦彦几乎可以猜到是怎么回事。肯定是阎郗玮去找长孙无忧,被长孙无忧所伤。

    虽然秦彦未曾跟阎郗玮交过手,却也自知并非他的对手。没想到阎郗玮也败在长孙无忧的手里,想想,本以为自己如今的修为至少可以跟长孙无忧有一拼之力,可如今看来,似乎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索性,长孙无忧似乎并没有急于找自己抢夺灵翼的想法,否则,自己根本抵挡不住。

    到底长孙无忧为什么这么做,他的想法,秦彦也不得而知。

    洗漱之后,秦彦穿好衣服,径直出门。

    上车,直奔阎郗玮所住的酒店而去。

    萧薇和段婉儿都已早早的起床离去。萧薇要忙着处理天擎集团的事情,公司刚刚拿下那块地皮,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身为天擎集团的总裁,萧薇自然没有办法清闲。

    而段婉儿,因为要搜集调查赵河图以及所有涉案的官员,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当然,为防赵河图察觉到她的意图,段婉儿做事处处小心谨慎。这里是西北,是赵河图的地盘,他的关系错综复杂,稍有不慎,不但无法追查到任何的线索,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是以,段婉儿当务之急就是麻痹赵河图的警惕之心,让他放松对自己的戒备。

    一路上,阎芷语没有言语,专心的开车。

    也不知是因为阎郗玮的伤情而让她着急难耐,无心言语,还是因为昨天的事情让她尴尬,不知如何面对秦彦。

    “你的伤怎么样了?”秦彦开口打破了沉默,总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尴尬。

    “好多了。”阎芷语表情似乎有些紧张。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那就好。记住,多修炼无名真气,这对你伤势会有很大的帮助。”

    “嗯。”阎芷语应了一声。

    气氛,再次的沉默下来。

    秦彦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只得讪讪的笑了笑,选择了沉默。

    一路无语!

    停车后,两人直奔阎郗玮的房间。

    敲响房门!

    片刻,门开,阎郗玮有些憔悴的面容映入眼帘。

    “你怎么来了?”阎郗玮愣了愣,目光看向秦彦身旁的阎芷语,瞪了她一眼,似乎是埋怨她不应该麻烦秦彦。

    “进来吧。”阎郗玮转身进屋,坐下。

    “听阎小姐说你受伤了,没事吧?”秦彦关切的问道。

    “不碍事,一点小伤而已。”阎郗玮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不小心牵动伤口,不禁连连的咳嗽起来。

    阎芷语慌忙的上前,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部。

    “都什么时候了,还逞能。”阎芷语埋怨的嗔了他一眼。

    其实,这父女俩还真的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都是一样的好强。

    虽然阎郗玮平时看上去似乎有些老不正经,不着调,但是,骨子里也一样的好强。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还嘴硬的说小事。

    以秦彦的医术,就在刚才触目的瞬间,便已察觉出阎郗玮的伤势严重。五脏六腑遭受重创,体内的经脉骨骼也都受伤严重。

    秦彦暗暗的吃惊不已,想不到长孙无忧的功夫如此厉害,竟然将阎郗玮伤的如此之重。只是,不知道阎郗玮是如何逃回来的。

    “真的没事。”阎郗玮笑了笑,说道。

    “阎老,我是医生,你的病严不严重我能看出来。你自己也是医生,也应该很清楚,现在不是好面子的时候,还是让我看看吧。”秦彦说道。

    “你也说了,我是医生,我知道你也受了伤,伤势还未复原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根本不能替我施针治疗。”阎郗玮说道。

    接着,转头瞪了阎芷语一眼,问道:“你知道他受伤的事情吗?”

    阎芷语默默的点了点头。

    “既然知道,你还叫他过来,你这不是雪上加霜,不是胡闹嘛。”阎郗玮斥道。

    阎芷语愣了愣,委屈的垂下头,不发一言。

    虽然她很清楚秦彦的伤势,但是,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阎郗玮受伤而不顾?

    “阎老,你别怪她。如果她不告诉我的话,我反而会怪责她。我的伤不碍事,只是一点内伤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好。”秦彦说道,“好了,多余的话咱也不说了,让我替你把把脉再说。”

    阎郗玮无奈的点了点头,伸出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