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以气运针,是一件非常辛苦而又耗损精神和真气的手法。

    不但要聚精会神,全神贯注,更是对自身真气的损耗极为严重。

    当初,秦彦的无名真气修为不够之时,往往施针之后都会十分疲惫,甚至会有短暂的昏迷状态。

    如今,秦彦的修为增长,而且,将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糅合一体,已经不会再出现当初那样的状态。

    然而,这次因为受伤的缘故,秦彦又强行的催动真气施针,无疑对自己而言又是一记重创。

    施针结束后,秦彦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

    阎郗玮震惊不已,慌忙的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强行催动真气,导致伤势变重,无妨,休息休息就好。”秦彦挤出一丝笑容。

    “你这小子,简直就是胡闹。明知道自己有伤不能施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让我以后如何面对你师父?”阎郗玮斥责道。言语之中却满是担忧的神情,心里也是充满了感激。

    对于秦彦的为人,阎郗玮更是暗暗的赞赏不已。

    相比较而言,自己所教的徒弟似乎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说其他,就说他的义子阎辉,那跟秦彦也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一直以来,阎郗玮都不服墨离。可如今,算是彻底的服了,心服口服。

    “你别乱动,赶紧好好休息,调息调息。”阎郗玮扶着秦彦到沙发上坐下,没有再打扰他。

    轻轻的开门走了出去。

    阎芷语一直站在门外,没有离开,神态焦急。

    看到阎郗玮出来,阎芷语慌忙的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爸,没事吧?”

    “我是没事,可是秦彦有事。”阎郗玮说道。

    阎芷语一愣,慌忙的问道:“他怎么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阎郗玮说道:“你这丫头啊。不是我说你,你明知道她有伤,为什么还麻烦他过来?刚才他坚持替我施针,结果施针之后当场吐血,伤势越发严重。他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让我以后还有什么颜面见人?”

    “我进去看看。”

    话音落去,阎芷语就要推门进去。

    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不要。”阎郗玮拦住她,说道,“他正在里面调息,这个时候不要打扰他。”

    “他不会有事吧?”阎芷语担忧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只是看到你受伤后,我也想不出其它的办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所以……,所以我就……。”

    阎芷语着急的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这种真实的情感流露,根本没有任何的掩饰,也根本是无法掩饰的。

    “我明白。”阎郗玮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他的内功很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只不过,这一次强行施针,导致他的伤势加重,估摸着又要多休息一段时间才行。我现在担心的是,天谴的人和赵河图的人会趁这个机会对付他,那就不好了。”

    “爸,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会保护他。有我在,谁也休想可以伤害他。”阎芷语坚定的说道。

    阎郗玮愣了愣,看了她一眼,问道:“芷语,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阎芷语愣了一下,没有言语。

    微微的笑了笑,阎郗玮说道:“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爸爸是过来人,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也好,一直以来我都担心你那么好强,以后有哪个男人能征服你,现在总算是遇到了。你要是真的喜欢他,那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也不能太好强。男人嘛,都喜欢自己的女人温柔一些的。”

    “爸,我没有。”阎芷语娇羞的说道。

    没有什么?是没有任性,没有好强,还是没有喜欢他?

    “不过,我跟你说过他的事情。他是天门的门主,也有女朋友,而且,按照天门的规矩,他是不可以结婚的。所以,你要考虑好。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阎郗玮说道。

    “爸,你说什么呢?我说过,我这辈子就留在你和妈妈身边,照顾你们一辈子。”阎芷语说道。

    知女莫若父,阎郗玮无奈的笑了笑,没有继续的说下去。

    论才华、资质、功夫、家世,秦彦无一不是上上之选,配阎芷语都是再适合不过的事情。不过,阎郗玮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也不希望她将来受委屈。秦彦有那么多的女朋友,绝对不可能全身心的放在阎芷语一个人的身上,阎郗玮不免也有些担忧。

    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很难说,外人是很难可以插手的。

    即使是亲生父母,也是一样。

    最后的决定还是交给阎芷语自己,她怎么选择,阎郗玮都会支持。

    顿了顿,阎郗玮转而说道:“明天我就会离开镐京回巫门去,正好顺便养伤。秦彦这段时间不宜动武,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要多多的照应,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知道吗?江湖是否能够避过一场腥风血雨,以后就都要看他了。”

    阎芷语虽然不明白阎郗玮所说的话,却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就算不是因为她喜欢秦彦,冲着秦彦不惜危险救治她父亲,阎芷语也不能不管不顾。

    没多久,阎郗玮推门进屋。

    看到秦彦调息结束,脸色变的红润一些之后,心里松了口气,回头看了阎芷语一眼,示意她也进屋。

    “对不起,我……。”阎芷语支吾着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秦彦微微一笑,“干嘛说对不起?我没事,真的。”

    “没事就好。”阎郗玮点了点头,说道,“长孙无忧的功夫我是亲身领教过,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以后如果碰到他的话,还是尽量的避开为妙。而且,他现在一心要搜集魔刀,估摸着暂时也不想跟天门大动干戈,这也正好是个机会可以好好的让你提升实力。”

    “我明白。阎老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秦彦说道。

    满意的笑了笑,阎郗玮说道:“你明白就好,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还有,赵河图既然跟长孙无忧会面,很有可能已经谈好条件。以赵河图的为人,恐怕会利用天谴对付萧薇,你要防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