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莎拉维尔!

    是一把渲染着血腥和诅咒的利刃,同时也充满了冰冷的气息,是一把会呼吸的刀,无时无刻向它的主人传递着对女人的憎愤和嗜血的思想。

    这把刀是如何落入纳兰家族的手中无人可知,就连纳兰家族的人也不知晓。只知道这把刀来历不凡,因而一直作为传家之宝紧紧的收藏着。

    温泉度假村!

    听闻纳兰成雄醒来的消息,纳兰凌厉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虽然因为秦彦受伤的缘故,这段时间没有办法给纳兰成雄施针,但是,在初期的治疗之后效果显著,连续几日的药物调理之下,纳兰成雄醒了过来。

    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

    十几年的时间,就仿佛只是一瞬间。

    纳兰成雄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似刚出生的婴儿好奇这个世界的新奇。

    “爸……”

    纳兰凌厉的声音有些颤抖,激动的心情无以复加。

    “凌……凌厉!”纳兰成雄话语有些结巴,仿佛刚学说话的小孩。

    “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纳兰凌厉激动的眼泪“唰唰唰”的流下。

    “这是在哪里?我是怎么了?”纳兰成雄努力的思索着,可是,却发现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是疗养院。你已经昏迷了十几年了。”纳兰凌厉说道。

    “昏迷了十几年?”纳兰成雄愣了愣,沉吟片刻,浑身猛地一震,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

    “爸,你先好好休息,不要说话。”纳兰凌厉嘱咐道。

    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传来。

    纳兰凌厉转头看去,“噗通”一声跪倒在秦彦面前,“谢谢,谢谢你。”

    一个昏迷了十几年的植物人,在秦彦的治疗下苏醒,这简直就是医学上的奇迹。对纳兰凌厉而言,这份大恩更是难以报答。

    “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秦彦慌忙的将纳兰凌厉搀扶起来。

    走到床边,看了看纳兰成雄,微微一笑,“你刚刚醒过来可能身体还不是很适应,我在替你检查检查。”

    说完,伸手搭脉。

    纳兰成雄愣了愣,问道:“这位是……?”

    “爸,他叫秦彦,就是他治好你的。”纳兰凌厉回答道。

    纳兰成雄愣了愣,“你是天门的人?”

    “你怎么知道?”秦彦愣了一下。

    “我是被天罡正气所伤。此罡气十分霸道,若非是天门的无名真气,根本无法清除我体内的天罡正气。除了天门的人,谁还可能会这无名真气?你是墨先生的徒弟?”纳兰成雄问道。

    “是。”秦彦点了点头。

    “那……,端木文皓是你的师叔吧?”纳兰成雄接着问道。

    “嗯。”秦彦应了一声。

    “我……”话刚一出口,纳兰成雄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

    这个奇怪的表情,秦彦自然是看在眼里,心中不禁好奇,为什么纳兰成雄忽然会有这样的表情?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秦彦微微一愣。

    纳兰成雄的目光分明是落在纳兰凌厉身后的那名老者身上,很快的又移开。可是,很明显,纳兰成雄显得非常惊恐。

    如果秦彦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老者秦彦第一次来着温泉度假村的时候见过。他是纳兰家族的成员,无名。听纳兰凌厉说,是纳兰成雄的挚友,在纳兰家族地位崇高,即使是纳兰凌厉对他也是敬让三分。

    可是,为什么纳兰成雄会有这样的表现?

    老者表情平淡,那张犹如死尸一般的面孔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

    片刻,秦彦松开手,微微一笑,说道:“没事,身体的机能都很正常。就是因为昏迷的时间太长,肌肉有些萎缩;不过,应该问题不是很大。剩下的只需用好好的调养就好,我再给你开几副药,一会你让人去药房抓。”

    “谢谢,谢谢。”纳兰凌厉感激的说道,“秦先生,这份恩德我纳兰家族无以为报,日后但有任何需要,尽管直言,纳兰家族所有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纳兰王爷言重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好了,我们先出去吧,让纳兰老王爷多多休息。”秦彦起身站了起来。

    “凌厉,你留下,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纳兰成雄说着,目光不由自主的又看了看一旁的无名。

    如此奇怪的举动,让秦彦心中越发的好奇。

    纳兰成雄为什么会害怕他呢?

    秦彦和无名踱步而出,径直下楼。

    隐约间,秦彦可以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那股迸射的寒气。毫无疑问,这股杀意是来自无名。虽然对方刻意的压制,但是,秦彦还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待到二人离开后,纳兰成雄示意纳兰凌厉把门关上。

    “爸,你有什么吩咐?”纳兰凌厉走到床边坐下,握住他的手。

    “我问你,莎拉维尔还在不在?”纳兰成雄问道。

    纳兰凌厉愣了愣,说道:“这是纳兰家族的传家之宝,当然在。爸,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你大病初愈,还是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打理好,您放心。”

    “除你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莎拉维尔藏在那里吗?”纳兰成雄问道。

    “您当初嘱咐过,绝对不能告诉外人藏莎拉维尔的地方,我自然不会不听。您放心,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莎拉维尔藏在什么地方。”纳兰凌厉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纳兰成雄松了口气,说道:“好,那就好。你记住,无论任何人询问你莎拉维尔的事情你都不能说,知道吗?只有这样,才能保全纳兰家族。”

    “我知道。”纳兰凌厉郑重的点点头,说道,“爸,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先好好休息休息,我去招待一下秦先生。这次如果不是他的话,您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

    默默的叹了口气,纳兰成雄说道:“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可能醒来的时候就是我死的时候吧。”

    纳兰凌厉愣了愣,诧异的问道:“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