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昨夜!

    在靳静的授意下,罗昱对计成功展开进攻,直接率人进去他的家中,将计成功砍成重伤。手底下的人也被打的七零八落。忽然袭击,基本上将计成功给拔除。避免了计成功投靠赵河图,而给天擎集团制造麻烦。

    同时,这也等于断去了罗昱的后路,让他不得不依附天擎集团。

    至于裘云鹏,自然收到了这个消息,也心知是罗昱所为。他不敢得罪赵河图,却也同样不敢得罪萧薇。老老实实的守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倒也能活得滋润,没必要卷进赵河图和萧薇的是非恩怨。

    离开温泉度假村,秦彦就拨通皇擎天的电话,将纳兰凌厉拒绝自己的事情告诉他。

    皇擎天眉头微蹙,“既然如此,那剩下的就交给我了吧。”

    “交给你?”秦彦愣了一下,“你……,你不会是想对纳兰家动手吧?”

    “如果逼不得已,也只得如此。你也知道天谴对魔刀志在必得,他们一旦知晓莎拉维尔在纳兰家的消息,必定会想尽办法得到。师叔交代,魔刀绝对不能落入天谴之手,只有趁长孙无忧被阎郗玮所伤,可能暂时没有办法管辖这些事的时候将魔刀夺到手。”皇擎天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如果咱们也为了一把魔刀就对血洗纳兰家族的话,那我们的做法跟天谴有什么两样?我们只要保证莎拉维尔不被天谴夺取就行,留在咱们这,抑或是留在纳兰家族不都是一样?”秦彦说道。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咱们有那么多人手和时间去盯着纳兰家族,保证魔刀不会被天谴所得?而且,天谴搜集魔刀,必然是有什么阴谋。师叔对长孙无忧的了解最甚,如果咱们能够将剩下的魔刀弄到手,或许可以知晓天谴的阴谋。”皇擎天说道,“你也不想牵扯更多的矛盾吧?如果咱们可以弄到剩下的魔刀,到时候天谴的目标就只能是咱们,也可以避免更多无辜的人牺牲。”

    顿了顿,皇擎天又接着说道:“或许,那时也是咱天门跟天谴公开决战的时候。”

    “哎!”秦彦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这样好像有些不太厚道。皇擎天,你说现在长孙无忧被阎郗玮重伤,咱们是不是可以趁这个时候将他铲除?以师叔的修为,再加上你我,难道还对付不了长孙无忧?”

    “师叔也是这个打算,他正在找寻长孙无忧的落脚点。一旦找到,就是咱们动手的时候。狡兔三窟,长孙无忧做事有多小心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天门也调查天谴那么久,可是,还不是始终找不到他们的总部所在?”皇擎天说道,“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是想夺得莎拉维尔,至于其他的,等师叔那边有消息咱们就动手。”

    顿了顿,皇擎天又接着说道:“莎拉维尔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为难你可以不必理会,交给我就行,反正我的名声坏,也不在乎这些。你呢,也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养伤,一旦师叔那边找寻到长孙无忧的下落,咱们立刻就动手,彻底的将天谴铲除,以绝后患。如此,我也可以功成身退。”

    “行吧,你想怎么做随你,我只希望尽量不要伤及纳兰家人的性命。不管怎样,纳兰家也不是十恶不赦之徒。”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知道根本无法劝阻皇擎天,只得任其为之。

    “好。”皇擎天应了一声。

    “对了,纳兰成雄已经醒了。师叔跟他以前不也是朋友吗?你问问师叔是不是要过来。”秦彦说道。

    “这些事咱们还是不要再掺和了。当初毕竟是纳兰成雄对不起师叔,师叔没有杀他已经是手下留情,怎能奢望师叔原谅他。”皇擎天说道。

    “我的意思是,纳兰成雄或许会因为当年的事情感到愧疚,如果师叔主动去找他,纳兰成雄说不定会将莎拉维尔拱手相送也不一定。”秦彦说道。

    皇擎天不禁一愣,“是哦,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行,稍后我就跟师叔说,问问师叔的意思。如果能兵不血刃就拿到莎拉维尔,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嗯。”秦彦应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什么。嘱咐了几句之后,秦彦挂断了电话。

    秦彦不想伤害纳兰凌厉除了因为纳兰家族的地位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段婉儿要对付赵河图,势必要借助纳兰凌厉。如果皇擎天因为莎拉维尔而伤害纳兰凌厉,不仅会导致纳兰家族因此记恨天门,也会妨碍段婉儿对付赵河图的计划。

    不过,相比较天谴而言,赵河图无疑更加的无足轻重。

    事态的发展,已经不是秦彦可以控制的局面,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期待最好的结果出现。

    挂断电话之后,秦彦直接驱车赶往赵弑天的住处。

    这是秦彦让萧薇给赵弑天安排的。

    人才,秦彦自然不愿意放过。

    无论是当初的独孤白辰也好,还是后来的欧阳靖成,抑或是赫连彦光,秦彦都倍加重视。如今又有一个赵弑天,秦彦自然也想收拢旗下。聚集更多的力量,才能壮大天门的实力。虽然,赫连彦光如今似乎走上了偏路。

    昨夜听萧薇提及赵弑天为了保护她,跟苏秋对战,秦彦心里也不免担心。

    苏秋的功夫他是知晓的,赵弑天是不是他的对手,尚且未知。所以,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敲响房门后,片刻,赵弑天开门。

    “秦先生!”赵弑天的态度依然恭敬。

    “昨天的事情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萧薇可能就危险了。”秦彦感激的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既然我已经是你的人,对你的命令我自然遵从。”赵弑天淡淡的说道。

    当初是因为秦彦救治纳兰成雄,赵弑天方才投靠他,跟秦彦直接并没有什么深切的兄弟情谊。是以,赵弑天的表现不免有些冷淡,只是忠人之事而已。

    对此,秦彦也未在意,很多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