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去照顾她吧,不用送我了。”

    一边下楼,一边嘱咐独孤白辰一句。

    随即,接通电话!

    “秦先生,不好了,出事了。”靳静的声音有些着急。

    “怎么了?慢慢说。”秦彦眉头微微一蹙。

    “刚刚在路上我们的车被拦下,有人将萧总带走了。”靳静语气充满了担忧之色。

    “什么人做的?”秦彦一愣,慌忙的问道。

    “我不知道。对方的态度很强硬,萧总也没有反抗,嘱咐我先回来就跟他们走了。”靳静说道。

    萧薇的功夫虽然算不上一等一的高手,但是,想要绑架她也非易事。估摸着萧薇没有反抗就跟过去,也是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状况,也是顺便让靳静通知自己,以免激怒了对方造成严重的后果。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回公司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跟任何人说。”秦彦嘱咐道。

    “萧总不会有事吧?”靳静紧张的问道。

    “没事,放心吧。”说完,秦彦挂断了电话。

    在镐京,跟萧薇有过节的也就只有易皓。

    上次易皓在秦彦的手里吃了瘪,估计也不敢贸贸然的动手。这一次,恐怕是赵河图亲自出马吧?

    这个纳兰王爷口中所说的无冕之王,秦彦也很想见识一番。

    打开萧薇手机的定位,秦彦立马赶了过去。

    定位的地点距离独孤白辰家不远,约莫二十分钟后就到了。

    四处的扫了一眼,只有一家茶楼,估摸着应该是在里面吧?

    秦彦连忙的走了进去,一边盯着定位的距离,一边停着包厢内的声响。

    “我说了,那块地皮我是不可能会让出来的,也不可能跟他合作。”萧薇的声音从包厢内传出。

    秦彦松了口气,大步而去,“砰”的一声推开门。

    屋内的人不由一怔,抬头看去。

    萧薇嘴角溢出一抹微笑,起身迎了上去。“你来了?”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目光扫过。除了易皓之外,尚且有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眼神中充满了煞气。易皓低头附耳几句,目光看着秦彦,想是在介绍秦彦的身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西北赫赫有名的赵河图赵先生吧?西北的无冕之王,久仰大名。”秦彦微微一笑,大马金刀的坐下。

    赵河图愣了愣,“想不到你知道的还挺多啊。”

    声音透着些许杀意,显是对秦彦知道他底细的事情有些不满。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也是听一位朋友提过,所以,一直记在心里。”

    “朋友?哪位朋友?”赵河图问道。

    “纳兰凌厉。”秦彦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缓缓的抿了一口。

    赵河图浑身一震,眉头蹙了蹙。

    在西北这块混,他如何会不知晓纳兰凌厉?一般人都称呼纳兰凌厉为王爷,很少有人敢直呼其名,心中不禁对秦彦也越发的好奇。

    “你认识纳兰王爷?”赵河图问道。

    “算是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顿了顿,秦彦岔开话题道:“赵先生动用那么大的阵仗,请我女朋友过来有事?其实,只要赵先生吩咐一声就是,何必那么费心呢。”

    “既然你也来了,废话我也不用多说。易皓是我的人,你上次打伤了他,怎么也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吧?否则,我赵河图以后还如何在江湖上立足?”赵河图淡淡的说道,神情之中隐约的藏友一丝杀意。

    “交代?赵先生何出此言?”秦彦淡淡一笑,“是你的人先动的手,我只是自卫反抗而已,难不成赵先生要我束手待毙?大家都是跑江湖的,有些事情就不用说的太白了吧?若非看在你的颜面上,我已经杀了他。”

    眉头紧紧一蹙,赵河图阴冷的笑了一声,“秦先生好大的口气啊。”

    “那赵先生想怎么解决?”秦彦微微的笑着,风轻云淡。

    这位纵横西北的无冕之王,秦彦相信他的确有些实力;但是,要想用这个名声就吓住秦彦,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这件事情易皓的确有错,但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们也不应该伤他。本来,这件事情是需要好好的算一算。既然你认识纳兰王爷,我也不能不给纳兰王爷一个面子。易皓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们追究,但是,小姑娘手里的那块地皮必须要跟易皓合作开发。话,我撩在这里,答不答应你们好好想想。我赵河图在西北这么多年,不说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得成,但是,想要给你们找些麻烦,那倒也是轻松自如的事情。”赵河图的言语之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这话倒也并非赵河图夸口,在西北,以他赵河图的势力想要找点事情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就是阻止萧薇那块地皮顺利动工也绝非难事,完全有能力让她无限期的延长工期。

    “你说呢?”秦彦转头看向萧薇。

    萧薇愣了愣,“地皮是我们天擎集团拿下的。我刚到镐京的时候就跟易总商量过合作的事情,可是,易总拒绝了我。而如今,地皮我们拿下了,易总又想跟我们合作。这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顿了顿,萧薇又接着说道:“如果易总一定要合作的话,那也绝非不可以。这样,易总将百分之三十的东建集团的股份给我,那咱们就一起合作开发那块地皮。”

    这,显然是一个很不合理的条件。

    赵河图的眉头紧蹙,眼神里满是森冷的杀意。

    “听到了?条件我们也开出来了,赵先生觉得意下如何?”秦彦微微一笑。

    “哼,你们这分明就是故意的推诿。东建集团身价几百亿,你们拿一半的合作开发权就想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未免狮子大开口了吧?我看你们根本就不想合作。”赵河图愤愤的哼了一声。

    “是你们先提出的无理要求,如今怎么又反倒是责怪起我们了?看来赵先生也并没有什么诚意啊。既然如此,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告辞!”话音落去,秦彦起身就欲离去。

    “站住!”赵河图一声吃喝。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