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事到如今,纳兰凌厉似乎也没有任何可以质疑秦彦这个怀疑的理由。以种种迹象来看,的确是无名的嫌疑最大。

    只是,纳兰凌厉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无名会对自己的父亲动手呢?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怀疑他。

    如今,不管是也不是,只要把他找出来问清楚,就可以真相大白。

    深深的吸了口气,纳兰凌厉按耐住自己心头的悲恸,转头看了赵弑天一言,吩咐道:“你出去跟名动说一声,让他立刻调集人手把无名叔找出来。”

    直到此刻,纳兰凌厉还是称呼无名一声“叔叔”,说明他依旧不愿意相信会是无名杀了他父亲。

    赵弑天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纳兰名动,纳兰凌厉的独子,也是纳兰家将来的继承人。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无名有什么理由要害我父亲?如果他要杀我父亲的话,根本不用等到今天。”纳兰凌厉紧蹙着眉头,眼神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纠结。

    “现在也不能确认一定是他,一切都只是怀疑而已。我想知道,今天早上纳兰老王爷跟你说了什么?”秦彦问道。

    纳兰凌厉紧紧的咬住嘴唇,似乎在考虑究竟是否要说。

    “不能说吗?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沉吟片刻,纳兰凌厉说道:“家父嘱咐我一定要保护好莎拉维尔,不要将藏莎拉维尔的地方告诉任何人。而且……,他说了一句让我很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话?”秦彦一愣,慌忙的问道。

    “他说,也许醒来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纳兰凌厉回答道。

    秦彦微微一怔,眉头紧蹙,思虑片刻,回答道:“他这么说说明他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我想这应该跟莎拉维尔有关。我跟你说过,天谴的人一直在想尽办法得到魔刀,莎拉维尔也必然是他们想尽办法也要得到的东西。”

    “你是说无名叔是天谴的人?”纳兰凌厉说道,“这不可能。无名叔在我纳兰家多年,他怎么会是天谴的人呢?”

    “也许,是被天谴收买了也不一定。天谴的首领长孙无忧是一个极具个人魅力的人,很多人会在通他接触的过程之中不知不觉地被他感染,从而心甘情愿的替他卖命。也许是在某个时刻,无名已经投靠了天谴。”秦彦说道。

    “这样也根本就说不通。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家父醒来时会对无名叔露出惊恐的表情?他应该也不清楚无名投靠天谴才是。而且,天谴的目标是莎拉维尔,正常来说他们也应该是绑架家父,然后逼供,或者是逼迫我交出莎拉维尔才是正常,为什么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纳兰凌厉说道。

    秦彦想了想,纳兰凌厉的推测也不无道理。

    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一时间还真的是难以琢磨透。

    “我也有些弄不明白了。看来只有找到他,事情才可以真相大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目标应该是冲着莎拉维尔,否则,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对已经失去功夫的纳兰老王爷动手,这样只会激怒纳兰家族。”秦彦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天谴的人对莎拉维尔势在必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上午你肯听我的话把莎拉维尔交给我,或许就可以避免这一切的发生。如今说这些也没有用,我还是希望你能把莎拉维尔交给我。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只要你能保护好它,不让它落入天谴的手中也是一样。”

    纳兰凌厉紧蹙着眉头沉思。

    许久,纳兰凌厉抬起头,喃喃的说道:“不是我不愿意给你,而是,家父再三的嘱托我不要把莎拉维尔交给任何人。所以,秦先生,对不起。”

    “行,这是你的决定,我尊重你的决定。”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

    “谢谢你的理解。我自有安排,我担保,天谴的人绝对拿不到莎拉维尔。”纳兰凌厉坚定的说道。

    秦彦不由的愣了愣,对于纳兰凌厉的坚定有些诧异。以天谴的实力,想要对付纳兰家族,从纳兰家族手中获得莎拉维尔,似乎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至少,从目前为止来看,天谴每一次都成功的拿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东西,唯独是上次药王门叛徒袁啸的事情因为皇擎天的忽然介入而导致功亏一篑。

    不过,既然纳兰凌厉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秦彦自然也不好再追究下去。

    “段小姐,你刚才给我电话说是约我见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纳兰凌厉问道。

    “嗯。”段婉儿点了点头,说道:“本来我是打算跟纳兰王爷商量一下抓捕赵河图及其同党,以及所有涉案官员的事情,做好布置。可是……”

    “行,稍后我会让人跟你接洽。我会吩咐下去,让他们全力的配合你这次的行动。家父的过世,不会影响到这么重要的行动,你完全可以放心。而且,我倒是觉得这反而很有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良机。”纳兰凌厉说道。

    “怎么说?”段婉儿诧异的问道。

    “赵河图能在西北屹立这么久而不倒,自然有其能力和人脉所在。他也清楚,如果真想拿他开刀的话,绝对是不可能动用一般的警察,那么,军队就是最好的。家父的过世,或许会让赵河图认为我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事,所以,很可能会放松警惕。”纳兰凌厉分析道。

    秦彦暗暗的赞许,至少,纳兰凌厉公私分的很清楚,这一点是值得敬佩的。

    一个真正的执法者,一个维护国家和民族安危的人,绝对不能因私废公。

    “那……,我在这里先谢过纳兰王爷了。”段婉儿恭敬的行礼,也深深的被纳兰凌厉的这种作风所震撼。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能够铲除赵河图这颗盘踞在西北的毒瘤,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好事。我虽然不能亲自参与,但是能够作为行动的知晓者和决策者,也觉得与有荣焉。”纳兰凌厉说道。

    秦彦和段婉儿也没有再继续的叨扰,跟纳兰凌厉道了声别之后,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