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是不知道石绾的用毒手段,那是出神入化,我可没少吃她的苦头。”秦彦苦笑一声,说道。

    “放心吧,她们最多也只是闹着玩玩,不敢真的伤害你。再说,这还不都是你惹的?每次去一个地方,都有女孩子被你祸害。老实交代,这次在镐京,有没有哪个女孩又被你骗到手了?”薛冰促狭的问道。

    秦彦不由一愣,脑海中不由的想起阎芷语,她算不算是被自己给骗到手了呢?

    不过想想,自己跟她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而且,也一直都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更何况,阎芷语好强而霸道的性格,是绝对无法忍受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分享秦彦的。所以,他们之间注定不会有结果。

    “哪有,这段时间我一直忙着处理天谴的事情,哪里会有心思理会这些。”秦彦慌忙的解释道。

    “那就好。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天门的麻烦,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你是天门的门主,要以大事为重。天门千年的基业,如果最后毁在你的手里,你如何面对天门历代门主的英灵啊。”薛冰语重心长的说道。

    其实,她对秦彦感情的事情向来都不会掺和,毕竟,她也没有那个资格去管束。她所求得,只是能得到秦彦的宠爱,那就足够。至于其他,都不重要。

    说话间,段南和段婉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门主,我就先告辞了,要立刻赶回去调配人手。等你这边确认好之后,第一时间给我消息。”段南恭敬的说道。

    “好,那辛苦你了。”秦彦微微点头。

    段南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转头看了看段婉儿,秦彦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赵河图案的善后事情都处理完了?”

    “没有,剩下的一些小事交给其他人在负责。”段婉儿说道。

    “刚才看你好像有什么心思似得,是不是在想怎么抓捕赵河图的事情?”秦彦接着问道。

    “没有,赵河图已经死了。”段婉儿说道。

    “死了?”秦彦不禁一怔,“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晚。今天上午接到报警,说是在西区的城中村一间出租屋内发生一起命案,警察赶到之后怀疑死者是赵河图就立马通知了我。我急急忙忙的赶过去之后,可以确认是赵河图无疑。”段婉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怎么会呢?赵河图的身手了得,想杀他没有那么容易。他的死因是什么?”秦彦紧蹙着眉头,诧异的问道。

    “自杀。”段婉儿说道,“不过,根据现场的情形来看,当时除了赵河图之外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场。我们也在派人调查对方的身份,不过,很难。”

    自杀?秦彦微微愣了愣,沉吟片刻,说道:“能逼得赵河图自杀,看来当时在场的那个人很不简单。我曾经听纳兰王爷说过,赵河图是农村出来的,无权无势,凭借着自己的一双拳头打出来的天下。我在想,会不会是有人一直在暗中的支持他,所以,赵河图的势力才会发展的那么迅速。也许,赵河图不过只是放在台面上的人物而已,在他的背后有更大的一股力量在控制他。赵河图的自杀,可能是对方想要弃卒保帅,怕你们抓到赵河图之后从他的口中逼问出什么。”

    “我们也有一些关于赵河图的资料。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当年赵河图崛起的很迅速,由黑洗白,曾经刚出道的时候就斩杀了镐京当时最大的黑色势力的领导,并且很快的掌控在自己手中。然后就有莫名的资金支持,迅速的发展壮大。我相信,在赵河图的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控制他。”薛冰附和着说道。

    段婉儿不由一愣,“这么说,这次的行动根本就是失败的?不但没有抓住赵河图,甚至连他背后的人是谁也不知晓。”

    “也不能这么说。赵河图盘踞西北这么久,现在他死了,手底下的势力和所有的关系网也都被清除,也算是可以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至于赵河图背后的人,经过这次事情后,相信也会安静一段时间。只要他还继续的作恶,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抓到他的。”秦彦安慰道。

    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是,也算是比较成功。

    那个藏在背后的人,能够这么多年都不被人知晓,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剿灭?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错了。若非赵河图掉以轻心,若非纳兰凌厉的协助,这次的行动是否可以成功尚且未知呢。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段婉儿默默的点了点头。

    顿了顿,段婉儿接着说道:“过两天我就回燕京,汇报这次行动的细节。你呢?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上级领导也很想见见你。”

    “我还有事情要办,可能暂时没有时间。”秦彦说道,“很快我们就会展开对天谴的行动,我必须要亲自参与,这次行动事关重大,所以,我们要做好一切准备。你回去帮忙说一声,等有空我回亲自去燕京拜访。”

    “对付天谴?”段婉儿浑身一震,“太危险了,你亲自参与行动?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没事,天谴首领的修为虽然好,不过他受了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啊。段先生也会参与这次行动,有他保护,不会有事的。”段婉儿也帮忙着安慰。

    深深的吸了口气,段婉儿说道:“不管怎样,你要好好的保护自己,一定不能有事。就算不为大的考虑,也要考虑小的。”

    “小的?”秦彦愣了一下,“你……,你怀孕了?”

    “我没有,是沉鱼妹妹。”段婉儿说道。

    “她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秦彦惊愕这忽然听到的消息。

    “她还不是怕告诉你之后会让你担心,妨碍你的事情嘛。所以,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危险你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让自己有事,知道吗?”段婉儿嘱咐道。

    “嗯。”秦彦重重的点了点头,心情激动的难以附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