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两日后,纳兰凌厉醒了过来。

    经过他讲述之后,赵弑天也知道自己误会了皇擎天,心里很不是滋味。索性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否则,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想想,自己也真的是太鲁莽了。

    秦彦到医院看过纳兰凌厉,又给他开了几副固本培元的药,嘱咐了赵弑天几句之后也就告辞离去。

    这次对付天谴的行动,秦彦原本也想过让赵弑天一起参与。不过,转而想想,赵弑天始终不是天门中人,只是他的朋友而已。这件事情也牵扯到很多天门的秘密,也实在是不宜对他透露,所以,秦彦只好打消这个想法。

    离开医院之后,秦彦就径直赶往皇擎天所住的酒店。

    进屋后,便看见一位老者端坐在沙发上,面容冷峻,浑身掩饰不住的散发着一股强大的霸气。不用说,他肯定就是天门最厉害的人物,端木文皓。

    这还是秦彦第一次跟这位传说中的师叔见面,不由的被他身上强大的气势所震撼。想想,这还是在他受伤之后,若是以前,恐怕端木文皓的气势更加凌厉吧?如此人物,当初若是没有离开天门的话,又或者,当初师祖将门主之位传给了他,如今的天门恐怕更加强大吧?

    相比较而言,墨离就太过的懒散,虽然在他的管理之下,天门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太深的成就。而端木文皓不同,他的野心较大,如果天门是由他在负责,或许,别有一番景象。

    不过,这始终都是猜测,孰好孰坏谁也不知道。

    “师叔!”秦彦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毕竟,自己的命也是他所救。

    “嗯。”端木文皓满意的点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

    “墨离没什么能耐,倒是收了两个好徒弟,不错。”端木文皓赞赏的说道。

    他的年纪看上去也就五六十而已,可秦彦知道,他真实的年龄远远不止。老家伙墨离都是一百多岁的人,端木文皓恐怕也过了一百吧?但是看上去,端木文皓比墨离更加的年轻。

    “长孙无忧的事情是我酿下的苦果,本来应该由我亲自去解决,也算是我对以往所做的事情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补偿。可是,自从被长孙无忧所伤之后,这些年我的伤势一直都未复原,恐怕也是有心无力。”端木文皓默默的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颓丧之色。

    “师叔,上次也是你从长孙无忧的手中救出我们的吧?既然你能救出我们,长孙无忧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你又何必如此颓丧呢?”秦彦说道。

    端木文皓苦笑一声,说道:“当时并非是因为我的实力,而是长孙无忧忽然看到我心里慌乱害怕,我才有机可乘。长孙无忧是我的徒弟,是我一手栽培的,他的资质很高,任何东西一学就会。而且,是个很有能力很有心机的人,若非如此,我又怎么会着了他的道?哎,回头想想,墨离那老东西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却收了你们这两个好徒弟。而我……,却是一塌糊涂。好在现在还不算太晚。”

    顿了顿,端木文皓又接着说道:“我已经查到长孙无忧的落脚点,以及天谴的秘密位置所在。长孙无忧被阎郗玮所伤,伤势必然没有完全复原,这也是除掉他的最佳时机。我和擎天已经商量过,就趁这个时候攻上去,一举将天谴解决。天谴是我一手所创,也该由我毁灭。”

    “你那边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皇擎天看了看秦彦,问道。

    “我这边没问题,都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行动。”秦彦点了点头,说道,“只是,现在我们尚且不清楚天谴搜集魔刀的用意,在这个时候出手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师叔,你对长孙无忧的了解最深,难道连你也不知晓长孙无忧这么做的阴谋是什么?”

    “这个我也有想过,可是,明察暗访很久却始终弄不明白。不过,我觉得这个并不是问题。不管长孙无忧搜集魔刀的目的是什么,只要除掉了他,那一切的阴谋也就不攻自破。”端木文皓说道,“而且,长孙无忧的修为高深,若不是趁此时机动手的话,将来恐怕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

    “师叔说的也对,对我们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秦彦赞同的点头。

    “只不过……”犹豫了片刻,端木文皓说道,“我刚好有点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可能没有办法参与这次对付天谴的行动。”

    皇擎天微微一愣,诧异的说道:“师叔,如果你不去的话,我跟秦彦恐怕搞不定这件事。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现在长孙无忧有伤,恐怕我和秦彦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是难得的机会,如果被长孙无忧逃脱的话,必然是后患无穷。”

    “这个我也知道,不过,我相信你们俩可以应付。”端木文皓说道,“你们俩都已经将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糅合而成混元之气,实力大增。加上你们之间所有的隔阂都已经消除,联手必然会更加的默契,相信应该可以应付。加上天门那么多的人,对付长孙无忧应该不是问题。江山代有人才出,未来的世界是你们的,这也是锻炼你们的一次机会。多给自己一点信心,相信自己,你们一定可以做到的。”

    “师叔要去哪里?”秦彦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端木文皓说道:“天门这些年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因我而起,不管怎么说,对这件事情我也该有一个交代。我会去找你们师父,跟他请罪,希望他可以原谅我吧。”

    “师父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秦彦说道,“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

    “不要。”端木文皓的表情有些激动,“我想当面跟他说,你先别跟他说我的事。”

    秦彦愣了愣,点了点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