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从始至终,他都是一个失败者,一个被别人当成玩偶操纵的傀儡。可怜的是,他还并不知晓,以为自己掌握着未来,掌握着一切。可原来,他不过是一具拥有自己思想的玩偶而已。

    失去了魔刀作为交换的条件,长孙无忧也失去了谈判的资格,面对端木文皓和赫连彦光这样的高手,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跟随端木文皓多年,长孙无忧深知他的个性,如果是由他出手的话,自己只会死的更惨。既然没有任何的选择,那倒不如给自己一个痛快。至少,死的也不算狼狈。

    笑音落去,长孙无忧一掌狠狠的拍在自己的脑门,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端木文皓瞥了他的尸体一眼,不屑的笑了一声。在他的世界,长孙无忧也好,赫连彦光也罢,都只是他的工具,是他用来达成自己目的的棋子。

    “端木先生,我们这么早就解决长孙无忧是不是不太明智?现在这里只有四把魔刀,还差六把我们才能集齐所有的魔刀。”赫连彦光说道。

    “除了这四把之外,灵翼、鬼手和莎拉维尔也都已经在我手中,只差剩余的三把。我已经查出它们的下落,不会妨碍我的大计。”端木文皓淡淡的说道。

    “可是……,如果秦彦和皇擎天知晓这一切,势必会想尽办法阻拦,这对我们会非常不利。”赫连彦光说道。

    “他们?”端木文皓不屑的笑了一声,“他们还太嫩,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从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整个天门之内,也就唯有墨离和古柏鸿跟我能有一战之力。等我集齐所有的魔刀,那天下间再也没有任何人是我的对手。你好好的替我做事,将来我不会亏待你。”

    “我在想,如果他们知道自己被你利用,成为你的棋子,心中不知道会作何感想。”赫连彦光微微一笑,夹杂着些许嘲讽的味道。

    “有些人天生就是被别人所利用的,他们的价值就是作为棋子。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就是森林法则。稍后我会去国外一趟,搜集其余的三把魔刀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也是时候去见见我那位师兄了,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见。也许秦彦和皇擎天不知晓我的计划,但是,恐怕瞒不过他。所以,也是该我和他了断的时候了。只要他一死,秦彦和皇擎天也就失去了主心骨,也就不会再妨碍我的计划。”端木文皓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想起以往的点点滴滴,端木文皓更是恨之入骨。

    当年,若非他师父偏心,将门主之位传给墨离,又何至于弄到今天这般地步?

    论智慧论修为,端木文皓都是天门最厉害的,可是,却没能坐上门主之位。

    既然师父不允,那他只有自己去争,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甚至超越以前。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一名老者缓缓的走了出来。

    “文皓,好久不见!”来人打了一声招呼。

    端木文皓微微一怔,“好久不见!”

    古柏鸿的忽然出现,出乎端木文皓所料。忽然间看见他,端木文皓心头千丝万绪,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涌向脑海,心中感慨万千。

    当年在天门时,端木文皓跟古柏鸿的关系最好。因为端木文皓的年纪最小,古柏鸿一直都对他十分的照顾,完全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弟弟一样对待。而端木文皓的心里,也一直都很尊敬古柏鸿。

    当初,端木文皓叛出天门,创建天谴,古柏鸿也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是墨离将端木文皓逼走的。是以,古柏鸿当初就曾经利用天门长老会的制度试图逼迫墨离退位,目的也是想为端木文皓出一口气。

    之后,在墨离的斡旋之下,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而墨离也并未追究古柏鸿的罪过,避免了天门的内战,避免了天门四分五裂的结果。

    而古柏鸿,也因为端木文皓的野心痛心疾首。他虽然疼爱端木文皓,可是,跟天门的大业相比,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楚的。

    “这里没你的事情,你先走。”端木文皓转头看了赫连彦光一眼,说道。

    赫连彦光微微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拿起魔刀,转身离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端木文皓看了看古柏鸿,问道。

    “当秦彦和皇擎天来找我,说是希望我帮助他们对付天谴,并且将你的事情告知我后,我就猜到这一切根本就是你的阴谋。长孙无忧怎么会是你的对手?怎么可能伤得了你?而你,又怎么可能会放任他这么多年而不管。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过是你用来迷惑我们的假象。而秦彦和皇擎天这两个小子,也不过是你利用来完成自己阴谋的工具。”古柏鸿说道,“来之前,我还在祈祷我的猜错是错的,希望你真的是回了头。可结果……”

    说完,古柏鸿重重的叹了口气。

    “结果让你很失望吧?”端木文皓嘴角微微的抽动,浮起一抹牵强的笑容。

    古柏鸿苦涩的笑了一声,说道:“这么久没见,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坐下好好聊聊?”

    “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可聊的吗?”端木文皓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们师兄弟这么多年,坐下聊几句总是应该的吧?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到时候再说。我只想跟我最疼爱的小师弟说说话,叙叙旧,也算是缅怀一下过去。”古柏鸿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端木文皓说道:“好!”

    不管怎么样,端木文皓对古柏鸿也一直有着一份很深的感情,即使他再如何的十恶不赦,这份真挚的情感却是很真,是没有一丝的掺假。

    “我的车就在前面,走吧!”古柏鸿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长孙无忧的尸体,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他也无法改变。

    他能做的,唯有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