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当古柏鸿和端木文皓离去之后,秦彦终于通过踪迹追寻而来。

    可是,显然已经迟了一步,看到的,只有长孙无忧的尸体。

    快步走到长孙无忧的面前,检查了一下他的状态,确认他已经死去时,秦彦不禁眉头深蹙。是谁做的呢?是谁杀了长孙无忧?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并没有让秦彦感觉到开心。长孙无忧的死反而让秦彦感觉到心里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压力涌来,虽说长孙无忧死了,天谴的阴谋也就破灭;可是,长孙无忧死的不明不白,这让秦彦觉得事情可能远远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再看现场的痕迹,起码有四五个人出现在这里,这些人又是谁呢?跟长孙无忧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长孙无忧会自杀呢?

    这一个接一个的谜团,不得不让他紧张而担忧。

    背起长孙无忧的尸体,秦彦转身离去,直奔长孙无忧的别墅而去。

    也不知皇擎天那边的情形如何,是否已经找到了长孙无忧搜集的魔刀。

    而在龙城的某一处,一个烧烤摊前,古柏鸿和端木文皓相对而坐!

    这对阔别了几十年的师兄弟,再次聚首,却已物是人非。

    端木文皓默默的喝着啤酒,一言不发。而古柏鸿,静静的看着他,眼神自始至终都未离开过,仿佛是想看一看自己的这位师弟究竟变了多少。

    许久,古柏鸿开口打破了沉默,“这些年你还好吗?”

    “无所谓好坏。你呢?”端木文皓淡淡的说道。

    “我一切都好,现在也退了下来,享受享受老年的生活,倒也乐得清闲。秦彦是个不错的孩子,墨离收了两个好徒弟,有他们在天门,我也可以放心了。”古柏鸿说道,“当年的事情你还耿耿于怀吗?是,不错,当初论实力的确应该是由你来继承天门的门主之位。可那是师父的决定,而这些年通过天门的发展来看,墨离这个门主做的也算是不错。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能忘记吗?”

    “我早就已经忘了。”端木文皓撇了撇嘴,说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古柏鸿说道。

    “我只是想完成我的大业,这跟当年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任凭端木文皓说的如此坚定,然则,却依旧无法掩饰内心对当初事情的介意。

    他,做了这么许多,不就是想要证明自己比墨离强?不就是想跟那个死去的人证明他的选择是错误的?

    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古柏鸿说道:“已经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我们师兄弟这么久,我很清楚你的性格。但是,有些事情该放下的就应该放下,况且,现如今天门一切都发展的很好,秦彦和皇擎天两个孩子也都不错,难道你一定要毁了天门,毁了天门千年的基业?”

    端木文皓狠狠的灌了一杯酒,沉默不语。

    古柏鸿静静的看着他,不由的苦笑一声。

    沉默,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当初在天门时,你一直都很照顾我,我也一直都记得你所做的一切,我很感激。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师兄弟情谊,我不想为难你。如今你也退了下来,天门的事情也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安心的去享受自己的生活,只要你不来干涉我的事情,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根头发。”许久,端木文皓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古柏鸿说道:“你也应该清楚我的性格,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允许任何人去伤害天门,即使是你,也一样。文皓,回头吧,只要你肯回头,我相信没有任何人会追究以前的事情,我们师兄弟又可以在一起,这样不好吗?”

    “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是没有办法回头的。你知道的,你根本就阻拦不了我,你不要逼我。”端木文皓夜有些纠结,不知所措。

    始终,古柏鸿对他的点点滴滴他都记在心底,他又怎么忍心对古柏鸿下手?

    然而,为了自己的大业,那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阻拦的。

    神挡杀神,佛挡*!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当年在师门时,你就是我们师兄弟三人之中最厉害的一个,天分最高的一个。师父分别传授我们无名真气、天罡正气和浩然之气,可你,却硬是凭借着自己的揣摩,将无名真气和天罡正气学会,并且,更是将三股真气糅合成一体。事隔这么多年,你的修为也必然更加的登峰造极,我根本不可能打败你。”古柏鸿说道。

    “既然你知道,那又何必阻拦我,何必自寻死路呢?”端木文皓说道。

    “有些事情终究是需要人去做,即使是死,那也要一往无前。我死没有关系,我只希望我死之后,你能不要再继续的错下去,也希望你能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当年的恩怨,跟孩子们没有关系,你也不应该伤害他们的。”古柏鸿说道。

    眉头紧簇,端木文皓说道:“师兄,你为什么要逼我?我不想杀你。”

    呵呵的笑了笑,古柏鸿说道:“趁还有点时间,我们好好喝几杯吧,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了。喝完之后,我们好好的大战一场,让我见识见识我的好师弟如今有什么样的成就。”

    古柏鸿看淡生死的态度,和那股坦然的心态,反倒是让端木文皓羞愧难当。难道他们师兄弟就没有其他的选择?真的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怎么?不愿意陪我喝一杯?还是,你也变得婆婆妈妈了?”古柏鸿微微的笑着。

    端木文皓嘴角微微的抽动,勾起一抹牵强的笑容,端起酒杯,“师兄,我敬你!”

    说完,一口灌了下去。

    也只有面对古柏鸿,端木文皓才心甘情愿的称呼一声“师兄”,如果换做是墨离的话,决计不会如此。

    二人你一杯我一杯,不消片刻,一箱啤酒下了肚。

    “好了,走吧,也是该解决的时候了。”古柏鸿缓缓起身,微微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