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深地吸了口气,秦彦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处理古老的后事,记得,一定要办的风光。稍后我会亲自前去祭拜。古老一生为天门付出太多,现在走了,也该让他走的风风光光。”

    “是!”来人应了一声,告了声辞,转身离去。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的确是让秦彦有些措手不及。古柏鸿的死,显然不是那么的简单,很可能是他知道什么秘密所以才被人杀人灭口。但是,能够有能力杀死古柏鸿的人可不多,会是谁呢?

    如果这个人的目标是天门的话,那无疑会是比长孙无忧更加难以应付的对手。

    原本,秦彦尚且以为杀死长孙无忧的人是赫连彦光,是他想要取代长孙无忧的位置。可如今看来,似乎不是。杀死长孙无忧的和杀死古柏鸿的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而赫连彦光的修为虽然不错,可是,还没能力杀死古柏鸿。

    此时,段南和刑天缓步走了过来,看到离去的那人时,微微愣了愣。

    “门主,他是谁?”段南问道。

    “进屋说吧。”秦彦转身走进屋内。

    段南和刑天也紧跟着进屋,在秦彦的招呼下坐下。

    “刚才那是古柏鸿的人。”秦彦说道。

    “古柏鸿?”段南微微一愣,眉头紧蹙,“古柏鸿在这个时候派人过来做什么?他该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古柏鸿曾经可是长老会的首席长老,在天门内拥有着极为重要的位置,就算是墨离都要敬让三分。虽说上次天门大会,古柏鸿大义凌然,取消了长老会的制度,并且以身作则,退出天门的管理舞台;但是,这样的一位人物,随手一挥,必然会有一批的追随者。

    也因此,段南对古柏鸿也一直有所提防,担心他会忽然的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段南这么多年来深有体会的道理。

    “不是,是他来告诉我古柏鸿去世了。”秦彦说道。

    “死了?”段南震惊不已,愕然的看着他。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前天晚上我还去拜访过古柏鸿,没想到一转眼竟然是天人相隔。来人说古柏鸿是被人打死的,身上受了很严重的伤。”

    “怎么会?古柏鸿的修为在天门跟墨老门主不相上下,能杀他的人江湖上寥寥无几,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刑天惊诧的问道。

    “我也在好奇这件事情。前天晚上我和皇擎天过去拜访他,请他出山帮忙对付长孙无忧,可是他拒绝了。当时,古柏鸿的表情就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似乎他是知道某些事情。我在想,会不会是被人灭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暗地里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在阴谋策划着什么。虽说长孙无忧已死,天谴也已经被灭,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秦彦紧蹙着眉头,担忧之心溢于言表。

    “这件事情的确很有可疑。昨晚我和刑天攻击天谴总部的时候,当时天谴总部的人很少,防备松懈。如果天谴真的如同传说中的那么厉害的话,不可能会会这样。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我也就没有多想,事后想想,很有可能这次我们针对天谴的行动根本就是被人利用了,成为了别人的枪子。”段南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人又会是谁呢?我始终想不明白。”秦彦说道。

    “两个可能。一,是皇擎天,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说的,他有很大的嫌疑。”刑天说道。

    “皇擎天?”秦彦愣了愣,“不可能。他是师父派去天谴的卧底,而且曾经救过我的命,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不错,也许他曾经的确是墨老门主派去天谴的卧底;但是,谁也无法保证在这么多年的卧底生涯之中,他是不是已经变了。就像很多警察派遣卧底到犯罪组织,结果也同样有卧底黑化,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可能。而且,当初他从长孙无忧的手中救下你,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天,为了或许你的信任,然后借天门之手对付长孙无忧呢?以他在天谴的资历,长孙无忧一死,他便可以轻松的掌控天谴。”刑天冷酷的面庞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身为天门执法堂的堂主,刑天必须要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保持冷静,一切以证据和推测为主,凌驾于个人感情之上。

    “不可能,我不相信会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我可以感觉出他的为人,他不会是那种人。况且,他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呢?我曾说过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将门主之位让给他,以他对天门的贡献,我想也没有人可以说什么,可是他却拒绝了,甚至不告而别,就是不想他的存在而导致被一些阴谋家所利用。他有什么理由放着天门的门主不做,而去做天谴的首领?”秦彦坚定的说道。

    “我也只是推测而已,门主大可不必如此激动。”刑天淡淡的说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不太可能。”秦彦讪讪的笑了笑,也有点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感觉到尴尬。

    顿了顿,刑天又接着说道:“如果不是皇擎天的话,那最大的可能就是端木文皓。是他怂恿在这个时候对付长孙无忧,他也曾经是天谴的创始人,也许是他想重夺天谴的大权,从而利用我们帮他解决长孙无忧。而且,门主也说昨晚当你赶到的时候,长孙无忧已死,而且是自杀。从这些迹象来看,端木文皓的嫌疑很大。长孙无忧认识他,了解他,也清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得不自杀。而且,端木文皓言之凿凿,说魔刀一定会被长孙无忧藏在身边,可是我们找了那么久也一无所获。或许,魔刀如今已落到端木文皓的手中。”

    秦彦不禁眉头紧蹙,有些无力反驳。

    毕竟,他对端木文皓了解不深,所知道的也都是从皇擎天那里传达,是真是假,他也无法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