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翌日!

    清晨!

    秦彦率领段南和刑天前往古柏鸿的别墅祭奠!

    古柏鸿作为天门的元老,一生为天门做出不少的贡献,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天门,当年针对墨离的事情不管谁对谁错,在他决定支持秦彦取消长老会的那一刻开始,他不管有多少的过错也都应该被原谅。

    这样的人,是值得尊重的。

    身为天门的门主,古柏鸿的葬礼秦彦又怎么能不参加呢?

    遵照古柏鸿身前的遗愿,他的葬礼办的比较简单,很多人都没有通知。除了天门以前的那些长老之外,也就只有秦彦和段南、刑天。

    古柏鸿的那些手下,充当孝子跪在古柏鸿的遗体前,行孝子之礼。

    磕头行礼之后,孝子还礼。秦彦慌忙的扶起他们,轻声的问道:“其他长老知道古老是被人杀害吗?”

    “嗯。”孝子点了点头。

    再看那些长老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多少的悲恸之情,甚至,也没有冲动的过来质问秦彦为什么不查明古柏鸿的死因替他报仇。难道他们还在记恨古柏鸿当初支持秦彦废弃长老会的决定吗?

    他们身在长老会,那都是身居要位,掌握着实权。而如今,他们虽然吃喝不愁,天门会供养他们,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实权。他们心里记恨古柏鸿倒也无可厚非。

    “找人盯紧这些老家伙,我看他们对取消长老会的事情心中尚且耿耿于怀。如今能够震住他们的古柏鸿已经去世,说不定他们会闹腾出什么事情来。我不想天门出现任何的动乱,如果他们安安分分的过自己的生活,就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可如果他们不安本分图谋不轨的话,你可以酌情处理。”秦彦转头看了看刑天,小声的嘱咐道。

    “明白。”刑天微微点了点头。

    古柏鸿的死,已经让秦彦感觉到一种不安,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谋划着什么。在这样的时刻,天门更加不能出现任何的动乱,否则,必然会给敌人有可趁之机。而这些曾经的长老会成员,也必然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人。

    看到秦彦到来,那些长老们也没有一个主动的上前招呼,仿佛根本不认识秦彦一般。很明显,他们并不认可秦彦这个门主。

    虽说当初长老会是作为天门独立部门存在的,但是,却还是有尊卑之分。他们在职权上市低于门主的,见到门主也应该行礼。而如今的表现,不得不让秦彦感觉他们心怀记恨。这样的人,就是潜在的威胁。

    然而,秦彦却又不能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之下对他们下以重手,毕竟,他们也都曾经是天门的功臣,这么做只会寒了天门兄弟们的心,也更有可能逼他们谋反。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监视他们。

    虽说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是,也不能做的太过。

    “有客到!”

    伴随着司仪的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的看了过去。

    秦彦不由一震,目光看向段南和刑天,他们二人的眼神里也同样充满了惊诧。的确,端木文皓的到来有些出乎预料。

    走到古柏鸿的遗体前,端木文皓怔怔的看着,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这也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而非做作。

    “他怎么来了?”刑天眉头紧蹙。

    “他能来参加古柏鸿的葬礼,是不是代表我们的推测错了?”秦彦犹豫的说道。

    “不一定,而且,反而更加证实我们的推测。他刚好出现在龙城,为什么没有帮我们对付长孙无忧呢?他的修为在古柏鸿之上,不是更能证明古柏鸿有可能是死于他手吗?”刑天说道。

    秦彦愣了愣,细细的思量,也不无道理。

    “端木文皓,你竟然敢来这里?”一名长老叱喝着,“呼”的一下站了起来,虎视眈眈。

    “古柏鸿是我师兄,我来祭拜他有什么不可以?”端木文皓淡淡的说道。

    “当然不可以,你是天门的叛徒,不用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古老的死只怕跟你也脱不了干系吧?古老修为高深,能杀他的人除了你还有谁?”那名长老愤愤的质问着,可是,惊摄于端木文皓的声明,却是不敢有任何过激的行为。

    “鼠目寸光,你们又能知道什么?跟你们说只是浪费口舌而已,我不需要给你们任何交代。我今天来只是祭拜我师兄,现在祭拜完了,我也该走了。”说完,端木文皓转身朝外走去。

    而那些长老,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他们,在端木文皓的面前,无疑是蚍蜉撼树,谈何容易?

    秦彦愣了一下,正欲起身叫住端木文皓,却被段南拉住。

    微微摇了摇头,段南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秦彦微微愣了愣,重新坐了下来。

    的确,端木文皓帮助他们对付天谴的事情,这些长老们并不知晓。如果在这个时候揭露他跟端木文皓之间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引起那些长老的误会,会认为他这个门主跟端木文皓这个叛徒勾结在一起,很可能会掀起不必要的波澜。

    脚步迈出后,端木文皓转头看了秦彦一眼,丢给他一个眼神,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去。

    “秦彦!”那名长老厉声叱喝,“你身为天门的门主,眼睁睁的看着杀害古老的凶手离开,你却什么也不做。你这样对得起古老吗?对得起古老不惜支持你废弃长老会吗?”

    “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古老是他杀的。”秦彦回答道。

    “就算没有证据证明古老是他杀,但是,端木文皓始终是天门的叛徒。你身位天门的门主,是不是有责任除掉这个叛徒?你就这样放任他离开,你如何有资格做这门主之位?”那名长老愤怒的吼道。

    “你们也是天门的人,也同样有责任帮天门清除叛徒,为什么你们也没有动手呢?”段南不屑的笑了一声,反唇相讥。

    那名长老不由一愣,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的反驳。

    的确,他们也有这个责任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