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唤魔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19478.html
    这座不大的祭坛上,横竖两道刀光亮起,一横一竖,横的刀光斩落那位道人的头颅,竖的刀光从另一位女道人头脸处切下。

    那女道人乃是六合境界的神通者,虽然没有修炼过战技,但是额头却挂着一道金链,这金链中央是一块宝石,光芒大放,将秦牧这一刀挡住。

    秦牧拖刀,那女道人头破血流,立刻元气爆发,另一只手中的拂尘仿佛无数花蕊般绽放开来,尘丝千丝万缕,向秦牧刺去。

    她的攻势刚刚发动,只见无数刀光将她淹没。

    夜战连城风雨。

    秦牧脚步交错,避开刺来的拂尘绕到女道人的尸体后,那女道人的尸体依旧未倒,背后便是另一位道人。

    那道人已经回过神来,腰间的囊中一张张黄表纸飞出,却在此时秦牧抛弃双刀,并指点去,指尖元气化作犀利无比的剑光将那道人的眉心洞穿。

    秦牧身后,龙象飞腾,云缺和尚缠龙踏象杀至,向另一位女道人杀去,轰隆一声巨响,将那女道人撞得贴在魔神雕塑上。

    那女道人吐血,元气爆发,将他弹飞,正要痛下杀手,突然剑光闪过,抹在她的咽喉处,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这女道人元气浑厚无比,竟然以元气生生挡住这一剑,但是下一刻,沈万云出现在她身边抓住剑柄,所有力量爆发,将她压在魔神雕塑上,用力抽剑,血光迸现。

    狼奴身形一闪,纵身跳到雕塑头顶,两口魔刀神出鬼没,向下砍去,而越青虹则站在狼奴肩头,背后剑匣中一口口利剑飞出,化作钻剑式向下方的一个道人刺去!

    那道人反手抓起插在祭坛边的一面白幡,白幡震动,幡上的符文亮起,如同一条条红色怪蛇从幡中游出,挡住两口魔刀,然而越青虹的钻剑式却将幡面钻破,钻入他的眉心。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司芸香鬼魅般闪动,以一种奇异印法连续轰击,将另一位女道人生生震死,骨骼尽碎。

    沈万云看得心头一跳:“司师妹深藏不露,这身修为强横得很!”

    他向另一个道人扑去,那道人突然纵身跳下祭坛,撒腿狂奔,身后一张张黄表纸齐刷刷向祭坛飞来。

    沈万云急忙去追,突然一张张黄表纸接二连三爆炸,将他狠狠炸飞。

    另一边云缺也横身挡在那道人身前,施展大五台印阻挡那道人去路。

    那道人冷笑一声,五指叉开,掌心雷霆爆发,将云缺轰得魂不守舍。

    那道人放下心来,厉声道:“一群连六合境界都没有修炼到的小辈,竟然……”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后心一凉,低头看去,一口剑从他的胸口穿透出来,而背后那人是何时接近他的,他竟没有任何觉察。

    秦牧拔剑,那道人声音沙哑道:“好身法!”说罢仆倒在地,气绝身亡。

    秦牧还剑入鞘,祭坛上的越青虹、狼奴和司芸香正欲格杀其他道人,绕了一圈,只见围绕魔神雕像横七竖八的倒下一具具尸体。

    有的道人并未倒下,而是被钉在雕像上,有的道人则被挂在白幡上,还有的是被拳法轰成一滩烂泥,有的被铁锤敲碎脑袋,死状各不相同。

    三人心头大震,司芸香面色凝重,仔细检查每一具尸体,这些尸体都是在一瞬间遭到秦牧毒手,一身神通尚未来得及发挥出来便死于非命。

    “基本上没用两招,多数都是一招毙命。”她心中暗道,抬眼向秦牧看来。

    十三位神通者,尽管近战能力不强,不过神通者毕竟是神通者。尽管大家都说被战技流派强者近身,法术流派强者只有死路一条,但这句话也只是说说而已。

    倘若隔着境界差距,战技流派可能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神通。

    这次虽说杀敌一个措手不及,但秦牧的战力未免也太强了,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秦牧震动少保剑,抖去剑上的血迹,还剑入鞘,道:“清扫战场,立刻毁掉魔神雕像!”

    他话音刚落,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从不远处传来,黑雾之中血光崩现,将漆黑的雾气染得血红。

    那血光高达数百丈,站在山坳处也能清晰的看到。

    一股股恐怖的力量从另一个世界涌来,轰向那血光迸发之处。

    接着,滚动的雷声传来,血光四周雷霆交加,那是被可怕的力量从空间中挤出的雷霆闪电。倘若力量太强,震荡的力量便会挤压空间,造成空间不稳。

    空间不稳,藏于空间中的雷霆便会迸发。

    众人神色呆滞,只见血色和雷霆汇聚之地,一个庞大无比的身躯在缓缓站起,那是一尊头上生角的魔神像,长有四臂四足,虽是个雕塑,此刻却如同魔神降世一般散发出滔天的气焰!

    这尊降世魔神比他们所在的这座鹿山还要高,周身浓烟滚滚,浓烟之中带着火光和雷光,而血色冲天,悬于他的头顶。

    “还有一处地方也有洪山派的神通者唤魔……”

    秦牧手足冰凉,另一处的洪山派神通者施法成功了,将魔神唤来。

    那尊伟岸魔神目光如同雷电交织,目光所过之处,一切树木山石统统嗞滋啦啦灰飞烟灭。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扒衣服!”

    众人都是微微一怔,云缺和尚喃喃道:“又要脱衣服啊……”

    司芸香会意过来,立刻去脱地上的死尸身上的衣服,其他人也立刻明白秦牧的意思,连忙几个洪山派神通者的衣服脱掉。

    秦牧也穿上洪山派弟子的衣裳,低声道:“将那些白幡也拔起来,符宝捡起来备用。”

    沈万云等人上前,拔起白幡,捡起一个个符宝,众人穿戴整齐,只见那尊魔神冲着江面咆哮,震得涌江大浪滔天。

    众人脸色大变,龙麒麟赶过来,秦牧飞速道:“我们速速退离此地,这里已经不是我们这等五曜境界的士子所能立足的地方了。你们身上还有什么能够代表太学院士子身份的东西吗?统统交给我。”

    云缺取出腰牌书牌,喃喃道:“真的要去南疆送死吗?”

    秦牧将众人的腰牌书牌收起,放在饕餮袋中,道:“我们只是从南疆绕道,绕过这片战场,渡江到了江北便算是安全了。”

    他吐出一口浊气,正要下令离开,突然瞥见那尊尚未完成的魔神雕像,心中微动,将这尊雕像扛起,绑在龙麒麟身上。

    “走吧,去南方。”

    众人心情沉重,跟上他的脚步,沿着山麓向南走去。

    走了约莫十余里地,他们总算走出黑雾笼罩返回,又向前走了十多里,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黑雾如同一口无比巨大的黑锅,倒扣在涌江附近,将两岸扣住。黑雾中电闪雷鸣,隐约还可以看到一些道法神通轰击发出的光芒。

    那黑雾之中耸立着一座巨型门户,打通生死,连接阴阳的门户。

    “丽州,不知道能有多少人存活下来。”秦牧心道。

    没过多久,秦牧突然停步:“军队过来了。”

    云缺心中一喜:“军队?我延康的军队?”

    秦牧摇头,指向前方:“叛军的军队。”

    众人向前看去,只见数十艘楼船向这边驶来,船上旌旗挥展,而一艘艘楼船四周还有一头头异兽在空中飞行,千奇百怪,种类繁多。

    而在空中大军下方,则是一列列武者神通者组成的士兵,士兵之中还有一头头身上挂满圆坨坨大石头的巨兽,那些巨兽体高数十丈,如同移动的山丘,迈开脚步,踩得大地颤抖不已。

    秦牧与众人站在一旁,让这支赶赴涌江战场的大军通过,其中一艘楼船上站着一位将军,目光如电般扫来,从秦牧等人身上一晃而过,询问身边的将领道:“那几人是什么来头?”

    他身边的一位将领扫了秦牧等人几眼,道:“像是洪山派的弟子,我下去问问。”

    这将领从楼船上跃下,每一脚落下,脚下便由金色莲花生成,步步生莲,一步步从空中走到秦牧等人面前,看得众人心惊肉跳。

    这是一位七星境界的大高手,步踏虚空,想要杀他们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那将领扫了龙麒麟背上的魔神雕像一眼,冷冷道:“洪山派弟子,不战而逃,该当何罪?”

    秦牧躬身,不卑不亢道:“我们洪山派尽力了,我们已经唤出了一尊魔神助战,非但没有罪,反而有功。”

    那将领冷哼一声:“但是你们从战场逃脱,这就是死罪,要临阵斩首!”

    秦牧一脸悲愤,抗声道:“我们遭遇丽州的偷袭,十三个兄弟姐妹,战死了七位,还剩下我们六人!我们拼命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洪山派已经被灭门了,只剩下我们了,难道要我们统统拼死在哪里吗?将军,给我们洪山派留点根!”

    那将领迟疑,抬头向上看去。

    空中那艘楼船上,那位将军沉声道:“洪山派的人丁已经很少了,不必过分追究。他们召唤出一尊魔神助战,便是立了大功。让他们施展一下法术,验明真身,放他们离开。”

    沈万云、云缺等人额头冒出冷汗,洪山派的法术,他们都没有修炼过。

    秦牧催动一个符宝,那将军的声音传来:“不是符宝,是法术。”

    秦牧元气运转,元气化作一道符文,照在那尊魔神雕塑上,魔神雕塑上有一个符文亮起。

    那将领躬身道:“孝义将军,的确是洪山派的调鬼遣神符字令。”

    楼船上那位孝义将军挥手:“放他们走,大军开拨,攻克丽州……慢着!”

    孝义将军目光又落在秦牧等人身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送他们去天波城,让他们在那里也唤出一尊魔神。”

    ————第一更,今天第二更放在下午六点,第三更放在晚上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