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有点兴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25986.html
    秦牧怔然,不知道他说的这位道友是谁。

    不过延康国师向他吐露心事,倒有些让他毛骨悚然,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被干掉,杀人灭口。

    “你不用担心。”

    延康国师仿佛看出他的心事,悠悠道:“我只是心有所感,与你谈谈而已,你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倘若换做卫国公那张破嘴,我便不敢多说了,否则我说点事,第二天肯定会闹得朝野皆知。”

    “卫国公?卫墉好像就是卫国公家的。”

    秦牧眨眨眼睛,当朝一品大员的卫国公,也是破嘴?卫墉的破嘴便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原来是家学渊源。

    延康国师道:“而且,你虽然是六品的太学博士,有官职在身,但是却不在朝堂之中,跟你说话很是安全。”

    他露出笑容,道:“最为关键的是,天魔教的魔教主,说出去的话谁都不会相信。”

    秦牧脸色一黑,天魔教的名声在黎民百姓那里很好,但是放在朝廷和江湖上,就有些声名狼藉了。

    那几位将军走近,其中一人躬身道:“国师,天波城已平。”

    延康国师点了点头,那几位将军看向秦牧,露出疑惑之色,秦牧向他们含笑点头。

    “这位便是我朝第一位太学博士。”

    延康国师道:“秦牧秦博士。”

    这几位将军见秦牧老实忠厚,相貌堂堂,虽然年轻却给人一种信得过的感觉,不由赞道:“秦博士真是年轻老成,不愧是第一位太学博士,博学多才的人。”

    秦牧见礼,笑道:“几位大人谬赞。”

    延康国师转过身来,看向南方,道:“这一战,牛刀小试,之后的战斗才是关键,咳咳……”

    几位将军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国师,你的伤……”

    延康国师摆手,脸色有些苍白,随即又恢复如常,道:“可能是刚才斩杀那位魔神时被他震伤了,没有大碍。叛军乱党,盘踞南方,我准备给他们两个选择。何柱国。”

    一位国字脸的将军躬身道:“国师吩咐!”

    “你去南方,告诉那里的乱臣贼子,我来了,给他们两条路。”

    延康国师抬手指向南疆,面色冰冷:“第一条路,我率领千兵万马杀过去,踏平一切,灭他们的教,灭他们的门,灭他们的宗派,灭他们九族。这是朝廷的规矩,乱臣贼子就是这个下场。”

    柱国将军何霄鹏仔细聆听,延康国师继续道:“第二条路,便是江湖规矩,我带着朝廷官员过去,画一片地方,大家按照江湖规矩来挑战。他们有能耐便杀了我们,或者我们杀了他们。两条路,随他们选。”

    何柱国迟疑道:“国师,按照江湖规矩来,只怕有些不妥吧?”

    延康国师笑道:“我在入朝为官之前,也是江湖中人,有何不妥?柱国将军何尝也不是如此?当年你也是从江湖中走入朝廷的吧?”

    何柱国称是,道:“我这便去南疆!只是国师仔细疗养,倘若他们选择江湖规矩,只恐国师会被他们暗箭所伤。”

    延康国师摆了摆手,何柱国离去。

    “魏柱国。”

    “国师吩咐。”

    “调动兵马渡江,铺成扇状,东起东海,西至大墟,一路横推,过湖填湖,过江填江,过城灭城,给我推向南方。”

    延康国师面无表情道:“要让这些乱党感觉到压力。”

    “魏文举领国师令!”

    “卫国公。”

    “国师吩咐。”

    “国公修为强横,善于带兵,当领兵直扑南疆大襄。冠军大将军,怀化大将军,你们各统一路大军,从国公两翼出发,灭掉大襄左右两城。上柱国,你引领一路大军,杀向大豫。”

    延康国师调兵遣将,吩咐完毕,卫国公笑道:“国师,我们都去干活了,你呢?”

    延康国师露出笑容:“我在你们后面慢慢走,等待乱党做出决策。而且我还有点伤在身,需要调养。”

    “你的伤还没好?”

    卫国公大着嗓门道:“那你倒需要多休养一段时间,小神医不是在身边吗?让他给你治治。我家老娘们儿背着我跑去京城的花巷,我还以为这娘们寻花问柳喜欢女人呢,结果是去找小神医治病,奶奶的把我吓得够呛,还有些兴奋。老子还以为她喜欢这个调调……”

    延康国师干咳两声,有些尴尬,道:“国公该调兵遣将出发了,大襄乃是南疆兵家重地,是块硬骨头。”

    卫国公点头,转身走去,回头向秦牧道:“小神医,给他开点药,治治他的死板脸,这张臭脸半点都挤不出一点笑容。嘿嘿,别看了,我认得你,我家老娘们去你那里看病时我偷偷跟过去了,老子担心她睡女人,还真有点兴奋……”

    秦牧表情僵硬,向他挥手。

    延康国师吐出一口浊气,道:“不用理会他,卫家的爷们都这样,嘴巴大得能吞下几头牛。”

    秦牧哭笑不得,显然延康国师也吃过这样的苦头,卫国公在他面前没少胡言乱语。

    “国师,咱们就此别过。”秦牧笑道。

    延康国师摇头道:“别过作甚?你还要跟着我去南疆。没有你在我身边,你怎么给我治疗伤势?”

    秦牧尴尬道:“国师别闹。你身上的伤势,你比我清楚。而且,我出门是来带士子历练的,现在几个士子都被我弄丢了,我还需要去寻到他们,免得死于混乱之中。”

    “你必须跟着。”

    延康国师面色微沉,道:“你的那几位士子,我帮你寻。他们叫什么名字?”

    秦牧着实不想跟在他的身边,延康国师此行摆明了是让各路大军给南疆的乱党以无比沉重的压力,逼迫这些造反的门派世家大阀以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来杀延康国师。

    国师看似给他们两条路,其实只给他们一条路。

    跟在延康国师身边,自己肯定也会成为目标。

    他只是五曜境界,如何是这等巨无霸般的存在的对手?

    不过延康国师发话,他也无法拒绝,只得将沈万云等人的名字说了。

    延康国师抬手,一片火云腾空,只见半空中火云变化,形成了沈万云、越青虹、云缺和司芸香等人的名字,然后又有火云化作一个笔直的肩头指向秦牧所在的位置。

    过了不久,沈万云、司芸香等人匆忙赶来,他们身上个个带伤,显然也经历了一场场恶战,死里逃生。龙麒麟也跟在他们身边,被狼奴举了起来向这边奔来。

    “太学院士子见过国师!”沈万云等人见到延康国师,吓了一跳,连忙见礼。

    几人心中惴惴不安,秦牧召唤都天魔王降临,惹出了一场泼天大祸,死伤无数,而他们也身陷其中,算是太学博士的同党,如果延康国师问起罪来,肯定要一起斩首示众。

    延康国师瞥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龙麒麟身上,颔首笑了笑。

    龙麒麟连忙挣扎起身,向他见礼,道:“国师。”

    “龙大,你怎么还带着伤?”

    狐灵儿跳到龙麒麟身上,看了看他屁股上的伤口,纳闷道:“你舔不到自己的屁股吗?”

    龙麒麟闷哼一声,没有理会她。

    秦牧上前,取出几瓶龙涎,给这个大个子涂抹伤口,龙麒麟身上的伤势颇重,被都天魔王的目光切入屁股的肌肉之中,甚至撕裂了他身上的龙鳞,好在这头龙麒麟的龙鳞极为坚固,将都天魔王的目光挡了挡,否则肯定会被切成两半。

    秦牧又取出几瓶龙涎,让沈万云等人治疗身上的伤。

    “云缺,万云啊,一瓶一万大丰币。”

    狐灵儿善意的提醒道:“没有钱的话可以先打欠条。”

    云缺和尚面色如土,讷讷道:“贫僧已经一贫如洗了,真的是如洗了,自从博士来到太学院后贫僧便如洗了,欠下这么多钱只怕下辈子才能还清。狐狸姐姐,怜悯则个……”

    秦牧哭笑不得,道:“灵儿,不要胡闹。我这次带他们出来历练,他们受伤我便有责任医治,何况我还有神医之名,医者父母心,岂能收钱?等到这次历练结束,倘若他们再受伤,那时再收钱。现在收钱,坏我名声。”

    越青虹还打算向他讨一瓶龙涎备用,闻言立刻打消这个念头,心道:“骨子里还是打算收钱治病,果然小气得很……”

    司芸香也受了伤,向秦牧讨了瓶龙涎,拉着越青虹,两个女孩跑到树林中脱掉衣裳相互涂抹身上的伤口,免得留下疤痕。

    “姐姐身材真好,我就没这么大。”司芸香打量越青虹,赞道。

    越青虹笑道:“你年纪还小,等你再长大几岁,也会变大的。再说变大了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跑起来的时候掂得慌,我又不习惯戴抹胸,若是能够兜着就好了。可惜找不到好裁缝……”

    司芸香想了想:“听闻博士还是个裁缝,做的衣裳挺好看的,不如……”

    越青虹吓了一跳,瞪大乌溜溜的眼睛:“那怎么可以?他是个男的!”

    秦牧将众人聚在一起,面色凝重道:“这次我们历练的任务改了,我要随国师一起前往南疆,深入敌土。国师伤势未愈,我需要陪在身边帮国师疗伤。你们若是想回去的话,现在便可以走了。”

    沈万云等人想到其中的关键,此行必然危险重重,因此都有些迟疑。

    延康国师道:“路上我可以指点一下你们的修行。上次是你们的大祭酒请我去的,讲了不到两天,这次则是看在太学博士的面子。”

    ————今天第一更,第二更下午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