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移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28989.html
    城中的景象让山上的众人手足发凉,三奇堡的虫军还未来得及发作,便被火海和剑海淹没,溃不成军。

    本来三奇堡的虫军极为厉害,但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人被烧死,虫子也被烧死。

    离情宫的女军极为强横,但也在一刹那间遭到毁灭般的打击,无数利剑从空中射来,刺穿那些女子的身体,人还在站着便已经死了,身体千疮百孔。

    等到人倒下时,刺杀她们的利剑便已经各自飞起,落回骑兵背后的剑匣中。

    各路叛军各派弟子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步兵中的象军冲散,只能陷入各自为战之中。

    但是即便修为再高,面对组成阵型的延康将士结成的阵法的围攻,瞬息间便授首被斩!

    门派弟子,单人的战力要超过士兵,但是凝聚力太差,一冲便散,即便叛军中有原本是延康国的军队,训练有素,是正规的军队,但被杀个措手不及,军队被冲散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

    这绝对是一场屠杀,在天魔教的传送旗下,可以做到奇袭的效果,任何军队面对这种奇袭,下场都只有一个。

    全军覆没。

    山上,那青铜面具男子身躯发抖,颤声道:“两条路,两条路……”

    延康国师给了他们两条路,一条路是延康大军一路平推,将他们推到南海赶尽杀绝,这是朝廷的规矩。

    另一条路是按照江湖规矩来,他们挑战延康国师,主将杀个你死我活!

    他们一直以为这两条路选择其一,却没想到是两条路一起选,延康国师既要打死他们,也要将叛军剿灭。

    “天魔教何时投靠了朝廷?”

    离情宫主厉声道:“堂堂魔道至高圣地,何时做了朝廷的鹰犬?”

    离情宫的离恨天剑诀要求内心离情别恨,心中无爱恨情仇,做到剑法的最高心境,心无外物方能如明镜无瑕反映外物。

    但是现在离情宫主裘蝶衣看到离情宫的弟子正在被屠杀,还是乱了心境。

    她心境一乱,非同小可,延康国师一指点去,指尖元气化作剑光,剑光暴涨,瞬息间便来到她的咽喉处!

    不仅离情宫主的心乱了,其他人的心也乱了。延康国师向离情宫主出手时,谁也不曾来得及出手阻拦。

    “我们要死了……”沈万云等人心中生出同样的想法。

    这座山被八百亩的天牢封禁封锁,战斗波动传递不出去,只会来回碰撞,恐怕延康国师他们交手的一瞬间,他们便会被震死震碎。

    就在延康国师动手之时,突然秦牧等人身前一面大旗出现,猎猎作响,向他们身上一披,大旗飘动,震荡一下,突然间连旗带人包括龙麒麟也一起消失。

    下一刻,秦牧等人出现在山脚下,沈万云、云缺和越青虹等人纷纷看去,但见他们身边站着一位位头戴斗笠的怪人,正将大旗展开。

    这几百位怪人围绕这座城中山站了一圈,大旗飘扬,将这座城中山笼罩住,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走!”

    唰——

    数百面大旗挥动,待到旗面飘过之时,旗面后方的那座山,连同山上的那些教主级存在,包括延康国师,一起被送走!

    原本是山的地方,只剩下一片白地,地面上是被压碎的城主府!

    沈万云、云缺等人惊疑不定,却见那些怪人再次扬起大旗,往各自身上遮去,连他们也一起被遮住。

    沈万云等人还未回过神来,一面大旗已经将他们遮住,他们只觉天旋地转,等到脚踏实地时,便见他们已经远离了正在征战厮杀的大襄城,来到了一座山峰上。

    那山峰极高,狂风呼啸,吹得他们衣衫猎猎作响,他们身边站着数百位头戴斗笠的怪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沈万云等人压下心头的震惊,默默对视一眼:“他们是天魔教的强者,绑架了我们不知要做什么……”

    神秘无比的天魔教,魔道第一圣地第一大派,一直以来这个魔道圣地行事隐秘,延康朝廷曾经不止一次调查过这个魔道圣地,但始终没有查出多少有用的东西。

    这次天魔教出手帮助延康国师,而且还将他们带离了延康国师等人交战之地,现在又把他们掳出战场,肯定有所图谋。

    突然,一个个怪人将头上的斗笠摘下来,持弟子礼,向他们纷纷躬身,异口同声道:“属下参见教主圣师!参见圣女!”

    沈万云等人手足无措,看着这些躬身而立持弟子礼的天魔教强者,心中惶恐不安。云缺和尚连忙闭上眼睛,叫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我没看到你们的脸,不要杀我灭口!”

    就在此时,他们身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起来吧,不必多礼。”

    “谢教主圣师。”

    那一个个怪人起身,而沈万云等人则是一脸惊骇的看向身边说话的那人。

    第一个进入太学院的大墟弃民,第一个太学院的太学博士,秦牧,他是天魔教的魔教主?

    秦牧面色温和,向他们笑了笑。

    “博士是魔教主,那么魔圣女是哪一个?”越青虹颤声道。

    司芸香向她羞涩一笑,越青虹毛骨悚然。

    “我太学院含光殿的国子监,剑三生国子监!还有阵元殿的国子监陈云亭!”

    沈万云见到了剑堂堂主和阵堂堂主,心中一沉,喃喃道:“死定了,我们死定了……”

    云缺和尚怒喷道:“你见到了他们的真容,你死定了,你说出他们的名字作甚?和尚是闭着眼睛的,而今听到了名字,连我也死定了!”

    剑堂堂主瞥了他们四人一眼,道:“圣教主,他们见到了我们的真面目,是否要斩了以绝后患?”

    云缺和尚连忙张开眼睛,看向秦牧,赔笑道:“博士……圣教主,咱们是同学呢,你还打过我你忘了吗?狐狸姐姐,狐狸姐姐,看在我孝敬了这么多钱的份上,说句好话呗?”

    狐灵儿侧着脑袋摇了摇尾巴,表示爱莫能助。

    秦牧安慰道:“云士子放心,诸位也都安心,有我呢,有我呢。”

    他转过头来向剑堂堂主道:“剑堂,他们毕竟都是太学院的同学,你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加入圣教,倘若不愿意的话,就埋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罢。”

    秦牧又转过头来安慰道:“放心,放心,我会处置妥当的。”

    云缺和尚屁滚尿流,寒毛倒竖,幸好头顶光秃秃的,否则头发也会竖起来。

    秦牧又调过头去,道:“剑堂,待会杀的时候,别当着我的面。万云,青虹,你们也放心,我们又不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魔道,把心放回肚子里,没事的……出剑快一些,让他们少点痛苦……”

    “我听到你的话了!”

    云缺和尚叫道:“剑堂,别过来,我已经是魔教的人了……呸,是圣教的人了!”

    越青虹与沈万云对视一眼,越青虹低声道:“大师兄,我们该怎么做?”

    沈万云迟疑一下,道:“这次天魔教帮助国师,说明天魔教也是朝廷的人,加入天魔教也没有什么。不加入的话……”

    他眼角抖了抖,没有说话。

    越青虹松了口气,道:“加入天魔教也没有什么。我们入教便是。”

    她发话,狼奴自然也没话说。

    越青虹眨眨眼睛,向司芸香道:“圣女,倘若我们不加入圣教的话,你们一定不会向我们下杀手对不对?”

    司芸香低笑道:“教主心地善良,刚才在和你们开玩笑呢。”

    云缺和尚舒了口气,嚷嚷道:“小僧就知道是在开玩笑!博士,你刚才是在开玩笑对不对?博士?”

    秦牧哈哈一笑,没有说话,云缺面色如土。

    秦牧走到山崖边,向另一处山头看去,那里正是延康国师与那十几位教主级的存在的战场所在,距离这里十多里地。

    那青铜面具男子等人所设的天牢封禁已经被打穿了,出现一个又一个破洞,时不时有恐怖的风暴从那些破洞中传来,狂风呼啸,吹飞了成片成片的树林,将无数树木卷入半空,撕得粉碎。

    那座山头上的战斗太恐怖了,那是教主级的存在之间的生死搏杀,距离这么远,隔着天牢封禁,依旧能够感觉到一股股可怕的悸动。

    呼——

    又是一股狂风吹来,沈万云等人这才明白他们刚刚落在山上时,觉得这里风很大,原来山上的狂风竟是十多里外的战斗形成的。

    而且,风势越来越强,吹得山上的树木弯下腰身,这风一波接着一波,前风止后,后风便至,那些树木刚刚弹回来便又被吹弯,有的树木则被拦腰折断。

    那座山头应该已经碎掉了,秦牧看到交手之处越来越矮,现在基本上与地面齐平。

    距离这么远,动用神霄天眼青霄天眼,可以看到那里的战斗,但是看不清。因为他们交手的速度太快,以青霄天眼也难以捕捉到他们的运动轨迹,更别说是招式了。

    秦牧只能根据这些强者移动时形成的轨迹来判断山上还有几人。

    “又有一位教主级存在陨落了。”秦牧心头微震。

    越青虹四下看去,只见这些天魔教的强者都是默默的站在山巅,遥望远处的战斗,丝毫没有起身前去相助的意思,不解道:“你们不去帮忙吗?”

    “不去。”

    秦牧解释道:“延康国师可以独力解决。三位旧时代的老怪物偷袭,可以在万军之中伤到毫无防备的延康国师。延康国师偷袭的话,基本上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我们天圣教帮助国师的地方,就在于制造出他出手的时机。这些教主失神的一刹那,就是国师偷袭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