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 唤魔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29931.html
    “杀几只鸡?我是那几只鸡中的一只,还是那只猴?”

    顾离暖眼角跳了跳,心中惴惴,取出几枚大丰币塞到那太监手中,硬着头皮向宫里走去,没走多远,迎面又遇到一个宣旨太监,也是向太学院赶路,迎面便道:“恭喜顾大人!”

    顾离暖心不在焉道:“公公,何喜之有?”

    “顾大人有所不知,你们太学院的太学博士平乱有功,陛下让老奴前去封赏,升他的官。”

    顾离暖吓了一跳,失声道:“又升官?刚刚才过去一位公公,便是升他的官的,怎么还连升两次?”

    那位宣旨太监道:“陛下说了,第一次是别人没做好分内之事,而太学博士做好了分内之事,因此要升他的官,升为正六品。而这一次,是太学博士平乱有功,在南疆立下了赫赫功劳,所以要再升一次,升为从五品。”

    顾离暖取出几枚大丰币悄悄塞到他的手里,讷讷道:“原来立功了。太学博士是我太学院的博士,他立功受赏,我也与有荣焉……”

    “是的呢!”那宣旨太监妩媚一笑,匆匆离去。

    顾离暖心不在焉,继续向宫里走去,又遇到一个宣旨太监迎面走来,见面便是喜上眉梢,笑道:“恭喜顾大人!贺喜顾大人!”

    顾离暖黑着脸道:“公公,何喜之有?”

    “陛下让老奴传旨,要升太学院太学博士的官呢!”

    那老太监笑道:“太学博士秦牧医治国师之伤,升为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待遇与国子监等同!一天之内,连升三级,这是你们太学院的大喜事呢!”

    顾离暖木然点头,取出几枚大丰币,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入那老太监手中,皮笑肉不笑道:“我也与有荣焉……”

    那太监走远,顾离暖黑着脸,此升彼降,秦牧再升下去,就要与自己平级了!

    他连升三级,自己还要破费不少钱!

    “他再升下去,我便要叫他大人了。”

    顾离暖定了定神,去见皇帝,献上阵亡士子名单。延丰帝正在批阅奏章,抬起头来,接过名单看了一遍,心痛道:“这些士子都是朕的栋梁之才,国家未来的中流砥柱,就因消息走漏,被逆贼害了!朕想杀人!”

    顾离暖额头冒出冷汗,不敢说话,谁知道自己插话后皇帝想杀的是不是自己。

    延丰帝起身,走来走去,突然拍案,痛心疾首道:“朕临行前才下达的旨意,告诉士子历练的地点,为何会遭遇埋伏?顾离暖,顾爱卿!你来说说看,是谁走漏的消息?”

    顾离暖沉吟,道:“从丽州的战况来看,丽州府少尹已经攻克鹿县,国子监和士子到达丽州之时,逆贼恰恰施展出牵魂引,说明乱党知道士子到达丽州的准确时间,像是未卜先知一般。他们应该是在攻克鹿县之前便得到了士子前来历练的消息,这才能够在鹿县被破后还有实力唤魔回魂,说明不是国子监或者士子走漏的风声,而是……”

    他硬着头皮道:“而是我,或者那几位一品大员走漏的消息。”

    “反贼,就在我们中间!”

    延丰帝冷笑道:“看来我们之中有人想要朕的屁股挪一挪,让出位子给他坐。当日前来议事,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你和朕之外,都是一品大员,太子的几位老师,还有司徒、司空、国公。你觉得会是他们中的谁?”

    顾离暖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延丰帝瞥他一眼,冷哼道:“不敢说?你对朕不忠啊。”

    顾离暖额头冷汗滚滚而下:“臣被冰封在大墟两百年,对朝中大臣了解不多,不敢妄言……”

    “你妄言便是,朕恕你无罪。”

    “臣生性愚钝,笨得很,还被太学博士骗走了朝廷佩剑,可见臣的愚钝……”

    延丰帝气极而笑,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少给朕浑水摸鱼!太学博士骗走了你的剑,你自己向他低个头认个错,讨来便是。你若是笨,朕还要你这个大祭酒有何用?早早给我卷了铺盖滚蛋!说,你怀疑谁?”

    顾离暖咬牙,猛地抬头道:“太子的几位老师大有嫌疑!”

    “你说什么?”

    延丰帝怒不可遏,皇威爆发,压得顾离暖不得不低头。

    突然,延丰帝颓然,挥手道:“顾爱卿,你很聪明,很聪明……下去吧。”

    顾离暖一身冷汗,慢慢退了出去。

    “回来。”延丰帝道。

    顾离暖寒毛乍起,硬着头皮又走了回来。延丰帝徐徐道:“这次国师立了大功,朕一直没有赏赐他,你觉得朕应该赏赐给他什么?”

    顾离暖低头道:“陛下能赏给他什么?”

    延丰帝摇头:“没有了。”

    顾离暖想了想,道:“那么便赏赐给国师美人和财帛。”

    “你想的和朕想的一样。”

    延丰帝叹道:“只是我恐他又像从前一样拒而不受。”

    顾离暖迟疑道:“这次出了很多事,倘若国师真的聪明,这次他肯定会接受。”

    延丰帝怔了怔,笑道:“你也是个妙人,朕杀鸡不是给你看的,你也不是鸡,下去吧。还有,不要总是招惹太学博士,你惹不起他的,他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你每次穿他给你的小鞋,朕都很为你丢脸。你是朕力排众议重用的,朕不想总为你擦屁股。”

    顾离暖羞愧难当,退了出去,心道:“我惹不起他?我会惹不起他?我乃堂堂的魔道巨擘,魔道中屈指可数的人物,会惹不起一个五曜境界的毛头小子?我这几百年算是白活了吗……”

    延丰帝继续做下批阅奏折,突然放下朱笔,怔怔出神:“我是中年坐上这个位置,甚至还熬死了几个儿子,看来我的太子不像像我一样在太子位子上等得太久……”

    太学院中,秦牧收了三次圣旨,官职也升为正五品上的中散大夫,中散大夫只是一种福利官职,没有实权,是文官中的一种,被誉为国之上卿,然而只是一介散人。

    显然皇帝对他这个天魔教主还是有所疑虑,不会给他实权,免得弄得朝野中都是魔教的恶棍。

    秦牧将三卷圣旨随手丢入西屋,心中波澜不惊。

    他还在修炼五曜境界的其他四个变化。

    这次南下平叛,延康国师指点他们良多,沈万云、司芸香等人从南疆回来之后便一头扎入天录楼中,寻找五曜境界的功法。

    司芸香还从秦牧这里借去了太学博士的书牌,进入天录楼第三层查阅功法。

    “延康国师变法,推行世间万法皆是百姓日用,延康国就相当于一个更加庞大天魔教。”

    秦牧吞吐镇星星力,身躯缓缓起了变化,两条腿渐渐并成一道,变成了蛇尾,人首蛇身,高大两三丈,而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两扇紧闭的门户。

    南疆之行,他已经将五曜神藏中的辰星君、荧惑星君、岁星君和太白星君这四种神化炼成,但是唯独镇星君的形态难以炼成,就算他的元气如何雄浑也始终难以结成最完美的镇星君形态。

    这次他催动霸体三丹功,身后紧闭的门户渐渐变得清晰,门户上的字迹却还是有些模糊,无法分辨。

    镇星君在五曜星君中极为特殊,镇星地侯真功,五曜之首,出乎意料的难以修炼,尤其是镇星君背后的那座门户。

    秦牧能够神化为镇星君的形态,但是那座门户始终难以虚化到清晰可视的状态,门户上的字迹始终模糊不清。

    空中,一道土黄色的光流不断涌来,涌入他的身躯,土曜星力涌来,让他的神化身躯越发稳固,渐渐地秦牧发现镇星君的形态还有变化,他的双手中多了一卷书的虚影。

    他向这卷书的虚影看去,书上的文字还是无法看清。不过可以从那诡异的文字纹路来看,书上写的应该是蝌蚪文,字迹有些日月虫鱼的样子,与现在的文字全然不同。

    秦牧跟随聋子这位大家学习了近十年之久,聋子在古文字上也有着极深的造诣,不过却没有教过他这种形态的蝌蚪文。

    秦牧转头,看向背后那座门户虚影上的文字,虽然依旧模糊不清,但依稀可以看出来与书上的文字有些相似。

    “这是什么文字?”

    秦牧隐隐觉得有些古怪,如果每个五曜境界的武师,背后都有这么一座对开门的门户,神化镇星君的手中都有这样一卷书,那么肯定早就有人将书上的文字和门上的文字研究透彻,将其中的奥义解析出来,为何连国师也没有说过这回事?

    难道说,别人的镇星君神化状态,并没有这座门户,并没有这卷书?

    他正在想着,突然脑海中一个厚重充满魔性的声音传来:“别胡思乱想了,这是幽都文字,你这等渺渺细弱的生灵,怎么可能认得幽都文字?”

    秦牧毛骨悚然,寒毛倒竖起来,惊慌道:“谁?谁在我的身体里说话?”

    “装?”

    那个声音笑道:“你还在我面前装多久?我借你的眼睛来查看延康国师的战斗技巧之时,你不是已经认出了我吗?都天之主的唤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