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书友余墉的《》外传·聋子篇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37061.html
    天图国开国皇帝梅问心因获天降宝图开启修炼之路,是以当其建立王国时,为纪念宝图命之名为天图,天图国之名,亦由此而来。因梅问心以画道入圣,引无数画道人才入国,天图国尚画之风也由此成型,学画之人多了,对身边美景也越加珍惜,而工匠所建筑房屋亦成了一道道风景,其中以天图国都城如烟城为最。若大陆诸国来次排名,如烟城在风景这方面绝对位居榜首。

    这一日,天图国国主梅耀先在宫中一间房外来回踱步,一段时间过后,一声婴儿啼哭结束了这位帝王的踱步,他赶忙跑到门前,询问那刚开门的女太医情况如何,但女太医却神色异常。

    看着满脸期待的皇帝,一时无语,然后便向皇帝说道:“皇子无忧安然,但皇后却因难产出血,加之身体虚弱,怕是命不久矣,陛下还是赶紧去见皇后最后一面吧。”

    皇帝听闻,赶忙跑进去,看着床上虚弱的皇后,握住皇后的手问道:“雪儿你感觉怎么样?”

    皇后挣扎着起身,皇帝赶忙把她扶起来坐好,待皇后坐好正好宫女把清洗完身子的皇子抱了过来,便向皇帝说:“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吧。”

    皇帝小心翼翼的将孩子给皇后,皇后抱着孩子,笑道:“你看我们的孩子,多可爱啊,可惜不能看到他健康长大了。”

    梅耀先听闻,赶忙说道:“不会的,别这么想,你一定可以看着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娶妻生子,享天伦之乐的。”这位遇事从不慌张,无论时刻冷静的帝王,这一刻,却慌乱失措。

    皇后看着眼前的丈夫慌乱失措,一时失笑:“你看看你现在,都慌成什么样了,其实啊,早在我知道孩子那一天起,我便有了心理准备了,我也预料到了这一天,不必为我伤心。”

    梅耀先皱着眉头:“你早就知道?为何不告诉朕?若早知道这样朕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如此。”

    皇后看着眼前的皇帝:“我如果告诉你,你一定不会让这个孩子生下来,可这是我们的孩子,我宁可自己去死,也不希望他受到一点点伤害,而且皇室的香火要延续下去,这也是必然的结果,我现在只希望孩子可以健康成长,那样,我也就放心了。”

    皇帝看着床榻上虽然虚弱,却依旧紧紧抱着孩子的皇后,一时无语。

    这一日,皇宫传出了两个消息,天图国这一任太子出生,以及皇后殡天了。太子取名为梅念雪,以此寄托梅耀先对于亡妻的思念。

    数年之后,那襁褓中的婴儿长大了,面若冠玉,天资聪颖,尤其在书画方面,更被称为万年难遇的奇才,任何画技画法,只要在他面前演示一遍,便能模仿,不出三日,便可熟练使用,少年的梅念雪,天资虽高,却不自德。且尝有“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之语常走出宫门,与城中不同画派中人切磋画技,输了,便虚心请教,赢了,亦不骄傲。而是继续寻找其他画师切磋学习。“画痴”之名,也在如烟城流传开来。画师们也乐于与太子切磋比试。

    待到梅念雪十五岁时,如烟城内,除了封笔多年的老一辈画师,年轻一代鲜有能与之在画道抗衡之人。时人感慨,太子当是画公子,如烟画师少能敌。此话渐渐流传,“画公子”之名也渐渐代替了过去“画痴”的名号。

    可如烟城内画师,却少有人明白,为何梅念雪执迷于画道,虽然天图国以画道闻名,虽然抓周之时梅念雪一把就抓到了那较偏的画轴。

    一切都源于梅念雪最初接触到画道时,当画师画完,那画中的鸟雀从中飞出。他就在想,若是他把娘亲的画像画出来,那么,他的娘亲,会不会也从画中走出来?不只是梅耀先,少年的梅念雪,也深深思念着他那未曾谋面的母亲,但他却只是在梅耀先的书房看到母亲的画像,远远的看到一眼,而后便被梅耀先赶出了书房。并禁止他再进入那间书房。因为梅耀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梅念雪解释,别人的孩子有娘亲,而他的娘亲又在哪里?所以,当梅念雪刚开始接触画道之时,他便有了这个想法,并且有了人生的一个目标。一定要学习画道,让娘亲从画中走出来,这样,他就可以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受了委屈可以扑到娘亲的怀抱中。而不是只能一个人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默默哭泣,而那一年的梅念雪,刚满七岁。

    梅念雪痴迷画道,经常跑出宫,而梅耀先也乐得如此,因为当梅念雪渐渐长大,也长得和他的母亲,越来越像。每当看到梅念雪,他都难以抑制的想起雪若霜,那个伟大的母亲,他的挚爱。

    时间流转,当梅念雪成年之时,梅耀先便带着梅念雪去了祖祠,祭祀先祖,也是开始让梅念雪开始接触天图国皇室的一些隐秘。

    祖祠的壁画,记载着开国皇帝梅问心的一些光荣事迹,其中也有那广为流传的那张“天图”梅耀先打开祖祠中的密道,带着梅念雪走了进去,密道的两旁,刻画着很多的凶禽猛兽,看着仿佛要从石壁中扑出来,而走在密道中的父子俩,都知道,密道两旁的凶禽猛兽都是画兽,也是祖祠的保护神。不多时父子俩便走到了密道的尽头,那里有一张天然的石桌,上面摆放的便是那所谓的“天图”。

    梅耀先走到哪天图旁,指着那天图,对着梅念雪说道:“念雪,你可知,这是何物?”

    梅念雪立刻便回答:“天图,我天图国的立国之本。”

    梅耀先听完,哈哈一笑,道:“世人皆以为着天图乃是我天图国开国皇帝梅问心的奇遇,是我天图国的立国之本。可鲜有人知道,这天图不过是当年先祖为了掩盖真正奇遇的一个障眼法,这才是我天图国真正的立国之本。”说罢,从袖子中拿出来一支毛笔,毛笔通体黝黑,并不出彩。

    而当梅念雪的注意力都在那毛笔上时,梅耀先才继续说道:“当年先祖得此笔认主,不过三日,便打开灵胎神藏,开始修炼之路。而这天图,不过乃是当年先祖开启灵胎神藏所获得的法宝,虽有些奇特之处,却远不如这神笔,而后先祖觉得这笔不凡,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为了隐藏这神笔方才有了那天图的传说,而今念雪你也有十八了,来试试看是否可以让这神笔认主。”说罢,便将手中毛笔递给了梅念雪。

    梅念雪握住手中的毛笔,意念沉入其中,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奇特的空间,那里除了一扇血红的大门之外,就是无尽的黑暗,而当梅念雪看着这扇大门时,脑海中萦绕着一个声音,推开它,推开眼前的门。

    当梅念雪推开那扇血色大门时,进入了一个昏暗的地方,那里的人穿着囚服,舌头被拽出口,还有阴差打扮的人,用铁钳子,将那犯人的舌头一点点拽出口,越拉越长。梅念雪干嘛向前跑,而周围的阴差和犯人却仿佛看不到梅念雪一般。犯人继续哭嚎,阴差继续拔着犯人的舌头。前方有一扇血色大门梅念雪赶忙跑出去,关上那门却发现,前方还有一扇血色大门,颜色较之前的更深,而这时,梅念雪也冷静了下来。

    “刚才那场景,与十八层地狱中的拔舌地狱一般,而且好像都看不到我,那我便去前面看看,过了拔舌地狱,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剪刀地狱,既然来了,他们也看不到我,那我便看看,这十八层地狱是什么模样?”

    梅念雪推开这大门,果然如预测中一般,剪刀地狱,剪刀剪犯人十个手指,十指连心,惨叫声连连不绝,而这时的梅念雪已经从刚开始的害怕中缓了过来,多年学画养成的习惯,让他虽然还有些害怕,却没有失去冷静,反而开始观察起来这剪刀地狱起来了,而后走了出去。

    “既然是剪刀地狱,那么说明我的推断没有出错,十八层地狱已经走过了两层,那么剩下的十六层过了之后,就应该可以回去了。”说罢,便推门而入。

    梅念雪走过了铁树地狱,孽镜地狱……,走过每一层地狱时,梅念雪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刀山地狱对梅念雪来说如履平地,梅念雪也渐渐放下心来,当走到最后一层时,前方大门已经变得乌黑了。当梅念雪推开大门时,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旁边侍女见梅念雪醒来,便立刻跑出,一边拍照,一边喊:“醒了醒了,太子醒过来了。”

    不多时,梅耀先带着太医来到了梅念雪的床前,待到太医检查完,确定梅念雪身体无碍,只是久未进食有些虚弱之后,梅耀先便让屋内其他人退了出去。

    “念雪,神笔认主你看到了什么?”

    梅念雪摇了摇头说:“我感觉自己仿佛是去了一趟十八层地狱,出来之后,便躺在了这里了。”

    “那你现在可以把那地狱的场景画出来吗?”

    “我试试看吧”

    之后,梅念雪便开始,在纸上想要画出来之前的所见所闻,但奇怪的是,除了那支神笔,其他的笔,一握就断,而使用神笔想要画出来那十八层地狱时,下笔那一瞬,梅念雪便感觉自身元气被手中神笔抽干,而后便感觉力竭.

    梅耀先看出不对,询问道:“怎么了,念雪,画不出来吗?”

    “嗯,刚一下笔,便感觉全身元气被抽空,手上也没了力气。”

    “原来如此,元气不足,哈哈哈,元气不足,说明这十八层地狱是一门了不起的法术啊,念雪你现在无法施展,是因为你的修为不足,画道不足以承载着法术使用,当你修为足够时,相信你可以施展出来的,没想到这神笔中竟藏有如此高明的术法,念雪,好好修炼,待到你可以完整施展这法术时,我天图国也不用担心那戎狼国了。”

    梅念雪本就醉心书画,听闻此话,更是开心。而后日子里,越发沉醉于书画之道,整天待在书房中作画,便是有人劝说他当游历四方,增长见识,也被他一句“双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堵了回去。而梅耀先因神笔之事,也默许了。

    画圣曾至如烟城时言,若是何人可将如烟城这百步一景融于一画之中,那便是这达到了天底下一等一的画道了。于是梅念雪开始画这如烟城,欲将这百步一景融于一画之中,之后便开始了。

    可他画道一半时,戎狼国便已经开始攻打天图国了,天图国不敌,待到他画完这如烟城,并将那百步一景肉欲一话时,如烟城,已经被攻破了,那百步一景,也只是存在于画卷之中了。

    看着那个满目疮痍的如烟城,看到那士兵提着梅耀先的脑袋要去邀功领赏,梅念雪疯了:“双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可城破了,国亡了,家也没了。我要这耳朵何用。”说罢,便掏出刀割了双耳,看着戎狼国的士兵烧杀抢掠,梅念雪拿出那笔,蘸着地上百姓的血道:“既然那么要将我如烟城弄成地域,那我便画出那真正的地狱,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出这十八层地狱。”

    梅念雪用那笔,蘸着地上百姓的血,连画了十八副地狱图,画完之后,便疯疯癫癫的跑出了如烟城,这十八副地狱图仿佛开启了地狱之门,如烟城,变成了一口大渊吞没了戎狼国的百万大军,那百万大军成了地狱的一部分,被地狱鬼神吃掉,有些强者想要逃出去也被地狱中的魔神拉入地狱之中。如烟城,也变成了地狱深渊,不复当年百步一景的美丽了.

    而梅念雪跑出去之后,当他清醒时,已经到了大墟,在大墟中,他认识了一个哑巴,哑巴不会说话,只能啊,啊的喊,而他没了耳朵,哑巴给他打造了一双铁耳朵,靠着这一双铁耳朵,这一个聋子,一个哑巴却聊得很投缘,哑巴要去一个叫残老村的地方。梅念雪想了想,自己也没有家了,不如索性,跟着一块去了。等到了那,梅念雪便舍弃了过去的名字,只是残老村的聋子。

    之后的某一天,村子里的老太婆捡回来一个孩子,村里人开始培养他,教授他毕生所学,没有人知道,他们养大的孩子,未来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