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无敌而寂寞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37072.html
    寺中一片沉默。

    “延康国师挟威而来,八位柱国带来了四位,还有冠军、怀化两位大将军,再加上卫国公,还有几位一品大员只怕也在其中,来势汹汹。正面抗衡,肯定不行。”

    大行台尚书马连山道:“诸位恕我直言,江湖争斗,门派必胜,而战场上的战争,延康国更胜一筹。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又何必拿我们之短,攻击对方之长?何不拿我们之长,攻对方之短?”

    众人纷纷点头。

    离情宫主突然道:“这让我想起了两百多年前的那一战。那时候战技流派的强者还有很多,百花竞放,足以与御剑流派、法术流派争锋。那个时候,战技流派和御剑流派天天打得你死我活,与法术流派打得你死我活,好不张狂。但是现在,你们再看战技流派,还有哪些高手?他们哪里去了?”

    众人沉默下来。

    战技流派的高手,大半都死在一场论战之中,与延康国师的一场论战。

    从此战技流派一蹶不振,最近些年,战技流派已经开始与其他流派合流,很少有单纯修炼战技的了。

    那场论战中,战技流派被延康国师一人打残。

    离情宫主淡然道:“那时的情况与现在何其相似?那时战技流派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老子会在这场论战中将御剑流派彻底打垮,许多战技流派强者入京挑战延康国师。然后呢?”

    她环视一周:“倘若我们这次与延康国师按照江湖规矩来,也是同样的下场呢?”

    青铜面具男子沉默片刻,道:“裘宫主有何高见?”

    离情宫主抬手道:“延康国师以为我们与他按照江湖规矩来,那么我们偏偏不与他按照江湖规矩来。我们先给他定下地点,等到他到场,一拥而上,将他打死了事!”

    她的手掌切下,冷冷道:“延康国从一个撮尔小国,到能有今日,一大半的功劳都系在延康国师身上,他已经是神话了,受朝中文物群臣的敬仰。倘若他想造反,振臂一呼,皇帝就得退位!皇帝不退位,就是杀身灭族之祸!倘若延康国师死了,群龙无首,延康国便不再难以对付,所以,必须不择手段,不能按江湖规矩来。”

    “这个……裘宫主说得对。”

    逻光寺中的诸位教主纷纷表示赞同,只有少数几人觉得此举违背了江湖规矩,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却也没有出言反对。

    围攻延康国师,和上次三老伏击延康国师。三老伏击延康国师时,延康国师身处于万军之中,身边强者无数,因此三老那次出手不算坏了江湖规矩。

    而这次,则是实实在在的将江湖规矩撕破,踩在脚下了。

    “此举一出,规矩一坏,遗祸万年。”

    道泉真人暗暗摇了摇头:“他们将朝廷不将规矩的打法,带到江湖中来了,从前的那个江湖,只怕是回不去了。”

    昀城,秦牧又如法炮制,为延康国师“治”了一次病,到了山城,又“治”一次病。各路大军齐头并进,已经到了大襄前方,一路攻城掠地,所向披靡。

    南方山多水多,但是没有了涌江这道天堑,便难以挡住延康的大军。

    秦牧唤出都天魔王,破了天波城这道建立在天堑上的兵家重地,的确帮了延康国一个大忙。只可惜这个功劳不能要。

    第五日,秦牧等人来到越城,越城也已经被攻克。

    他们刚刚走入城中,只见一位衣衫褴褛衣裳遍布补丁的老乞丐端着破碗,拄着拐杖,走到他们面前,云缺和尚连忙翻找身上,看看是否还有零钱,狐灵儿取了一枚大丰币递给云缺,云缺称谢,放到那老乞丐碗里。

    那老乞丐晃了晃破碗,哗啦啦作响,咧嘴笑道:“几位都是大善人,多子多孙,多福多贵。国师,劳烦请往大襄一会。大襄城中,第二条路,天下群雄,齐会国师,恭迎大驾!”

    延康国师瞥他一眼,淡然道:“为何不能多等几日?多等几日,我的大军便可以兵临大理,在大理会一会所谓的天下群雄,将群雄尸体扔进南海喂鱼,省得掩埋,岂不是一件快事?”

    那老乞丐哈哈大笑,体内传来门户开启的声音,竟然连续响了七声,他的气势暴涨,修为无比浑厚,气概有如高高在上的神祇一般睥睨众生,仿佛他不是靠人施舍才能存活的气概,而是施舍众生接受众生膜拜的神祇!

    “国师豪情一如既往,大襄城,我等恭候大驾!”

    他正要离去,突然只听一个声音道:“且慢。”

    那老乞丐顿下身子,回头疑惑的向秦牧看去。

    秦牧面色古井无波,轻声道:“灵儿,把钱拿回来。人家比咱们有钱多了。”

    狐灵儿连忙上前,从破碗里挑出那枚大丰币,那老乞丐怒道:“施舍给乞丐的钱,你还有脸取回去?不当礽子!不当礽子!”

    “臭乞丐还骂人!”

    狐灵儿回头道:“公子,不当礽子是什么意思?”

    秦牧道:“礽是第八代孙子,不当礽子是说你还不配做他第八代的礽孙。”

    “果然骂人!”

    狐灵儿大怒,啐了老乞丐一脸口水,那老乞丐也不躲,呵呵笑道:“小狐狸惹上乞丐,你死定了。”说罢,脚下一顿破空而去。

    狐灵儿呸了一口:“骗姑奶奶钱还骂我咒我,不当礽子!”

    延康国师道:“你需要小心一些,那是丐门的门主齐大有,丐门一向小气,精通邪术,不舍钱便会去店家门前闹,或者用邪秽之术做法害人,坏了别人的生意,还要在背后骂你,甚至偷人儿女拿出去卖。天魔教有丐堂,曾经与丐门血拼过几次,不过丐堂只是讨饭,为非作歹的事情做得比较少,倒是被丐门栽赃了不少屎盆子。”

    秦牧眨眨眼睛,笑道:“国师,现在距离大襄已经不算太远,送到这里也就够了,我们该回太学院了。”

    延康国师面无表情:“不行,你必须要随我去大襄。”

    秦牧头大如斗,等到众人安定下来之后,他立刻独自出门来到越城的一家赌坊,寻到赌坊老板,道:“传我令,让我圣教三百六十堂堂主携传送旗前来……”

    “且慢!”

    秦牧背后传来司芸香的声音,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司芸香走来,从前的羞涩不翼而飞,冷冷道:“圣教主,你这样做的话,会让我圣教也陷入危险之中。我圣教倘若有什么闪失,谁来负责?”

    秦牧转过身来,淡然道:“圣女,我是教主。”

    司芸香甜甜笑道:“圣女司芸香见过教主。”

    她脸色一寒:“倘若教主让我圣教帮助延康国师,延康国师无论胜败,我圣教都将在江湖上名誉扫地,被其他宗派耻笑,仇视,无立足之地!”

    秦牧摇头道:“圣教本来便是天魔教,哪里有什么名誉可言?别人不会给你任何立足之地,立足之地向来都是自己争取的。这次是难得机会,圣教倘若不参与其中,那就真的无立足之地了。”

    司芸香抗声道:“倘若延康国师平定天下宗派之后,向我天圣教下手呢?你能否担得起?”

    秦牧瞥她一眼:“我担着。”

    司芸香脸色再变,突然浅浅笑道:“你是教主,自然你来决断,芸香不便多说。不过圣教主倘若做错了,让我圣教陷入危难,说不得教主便是第二个被圣女杀掉的圣教主呢。”

    秦牧皱眉,天魔教的圣教主还真是一个危险的位子,动不动便会因为失德被打死。

    司芸香羞涩道:“上一代圣教主是因为好色死掉的,这一代圣教主则是被圣女活活打死的,名声都不怎么好听呢。”

    秦牧摇了摇头,挥手道:“圣女,你可以退下了。传我令,着三百六十堂堂主立刻携传送旗前来!再请来两位护法使!”

    赌坊老板躬身道:“遵教主法旨!”

    秦牧走出赌坊,司芸香站在赌坊外,见到他走出来,低笑道:“活活打死……”

    秦牧瞪她一眼,向前走去:“你跟不跟过来?”

    司芸香连忙跟上他,眼珠子转了两圈:“教主要不要先将大育天魔经放在教中,免得教主死后,大育天魔经失踪?”

    秦牧停步,转过身来,认认真真道:“妹子,你还不是我的对手,若是我真的判断失误,你来杀我,只会被我干掉。你……”

    他用元气在空中画了一个三角形,在中间拉了一条直线,道:“这是你。”

    他又在空中画了一条直线:“这是我!不管你的角度有多大,都没有我长!”

    司芸香背后剑匣蠢蠢欲动,里面传来叮铃铃的声响,甜甜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秦牧背负双手向前走去:“不必试了。在相同境界,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你不行,国师也不行。”

    他停下脚步,抬头看天,落寞道:“我是霸体。”

    秦牧低下头,叹道:“世间唯一的霸体……”

    司芸香怔了怔,想要出手,却又有些被他的气势所震慑。

    那是无敌而寂寞的气势。

    “霸体?是什么体质?比四大灵体都厉害吗?”

    她心中暗道:“难道祖师选择他为教主,没有选择我,就是因为他是霸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