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四章 巫尊楼罗经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37077.html
    “难道这个班公措改良了巫尊楼罗经?”

    卫国公有些不解,喃喃道:“我与楼兰黄金宫的高手较量过,他们的功法是用魂魄练功,虽然将身体炼得金灿灿的,但是他们的功法多以魂魄为攻击手段。而这个年轻蛮子走的却是肉身的路线,功法也与巫尊楼罗经有些不太一样,有些太猛……”

    他毕竟是一品大员,教主级的存在,立刻看出秦牧的不凡之处,不过即便他的见识非凡,但也只是能看出秦牧的巫尊楼罗经似是而非,而看不出秦牧用的是造化天神功。

    大育天魔经的造化七篇各有独到之处,造化天神功以模仿其他人的功法见长,司婆婆便曾经施展过这门功法,模仿成镶龙城主傅云敌的样子,以假乱真。

    秦牧一掌击毙圆镜和尚,一时间难陀别宫中的僧人义愤填膺,又有一个僧人站出来,高声叫道:“你拿我难陀寺的镇教之宝,来杀我难陀寺的人,真当我难陀寺无人了吗?我圆善来领教……”

    秦牧伸手一抓,咔嚓一声雷音爆发,那圆善和尚一句话还未说完,便直挺挺倒地,尸体栩栩如生,没有半点伤痕,心脏还在跳动。

    几个僧人连忙上前,摸了摸圆善和尚的鼻息,圆善和尚还有气,但是眼睛却已经闭上了。

    “别摸了,魂飞魄散了。”

    秦牧道:“他被小可抓去了魂魄,直接灭掉了。”

    “不是说较量吗?”

    一众僧人气极而笑,喝道:“你为何屡次痛下杀手?”

    秦牧淡然道:“这是塞外的规矩。只要出手,便不论生死。我以为延康上国的人还有血性,没想到你们已经养尊处优到了畏惧死亡的地步了。看来我来错了,这千幢宝塔还是放在我楼兰黄金宫中,你们并非他的有缘人。”

    “放肆!”

    一个僧人爆喝,突然挥舞着禅杖冲上前来,禅杖九锡,挂着九宝,猛然一摇,叮铛作响,荡人魂魄。

    秦牧身躯不动,任由禅杖砸到头顶,这才探手将禅杖抓住,用力一抽,那僧人双手鲜血淋漓,被磨破了掌心。

    噗。

    秦牧一杖掷出,将他心窝洞穿,把这僧人插在地上,没了呼吸。

    卫国公摇了摇头:“难陀寺的僧人都是酒肉和尚,这些年养尊处优,与他差距太大了,同境界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楼兰黄金宫的巫法邪诡得很,灭掉对方的魂魄也有可能,只是有些不大对劲,他的招式我没有见过,难道巫尊有开创出了什么新的神通?”

    卫墉还是没有寻到秦牧,心道:“他让我来看热闹,自己躲到哪里去了?”

    难陀别宫中又有几位中年僧人走了出来,面色凝重,其中一个中年僧人沉声道:“来人,去大理寺报官,让官府拿他!再去一人,去太子别院,请主持前来!”

    其他僧人眼睛一亮,连忙去了。

    大理寺负责审案查案,难陀别宫根本不需要与秦牧打生打死,只需让官府前来查办秦牧,打入大牢,千幢宝塔自然重归难陀寺。

    秦牧在京城杀了人,大理寺来查案,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何况难陀寺在大理寺中也有人,更方便办事。

    太子别院,一个僧人慌慌张张跑来,叫道:“主持,大事不好,有人来我难陀别宫撒野了!”

    孙难陀有如一尊大佛枯坐,闻言张开眼睛,向太子看来,太子是个中年男子,看起来与延丰帝年纪差不了多少岁,捻须笑道:“莫非是天魔教的魔崽子前来寻仇?”

    那僧人摇头道:“不是天魔教,是塞外的楼兰黄金宫的弟子,叫做班公措,带来了我难陀寺失踪几百年的镇教之宝千幢宝塔,说是赠予有缘。只要能够相同境界胜了他,便将千幢宝塔赠予那人。我们几个师兄弟上前挑战,结果他不由分说就痛下杀手,杀了好多师兄弟!”

    孙难陀面色微沉,道:“你们沉迷酒色,不修佛法,活该有此一败。不过千幢宝塔是我难陀寺的镇教之宝,几百年前在塞外失踪,的确要迎回这件宝物。”

    太子微微皱眉:“太师,天魔教连续折了两位天王,以这个魔道第一圣地的秉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次突然冒出来个楼兰黄金宫的弟子,会不会有诈?我听闻天魔教事隔四十年,终于又有了新教主,这个新教主还不知其来历……”

    孙难陀起身,淡然道:“殿下,你的消息有些闭塞了。天魔教新教主的来历已经传出来了,我从大雷音寺得到消息,这位新教主便是太学院的太学博士,姓秦名牧,是大墟来的弃民。前不久陛下才刚刚升了他的官职,五品中散大夫。”

    “竟然是他!”

    太子站起身来,惊讶道:“天魔教的新教主虽然年轻,但教中毕竟还有强者和智者,不得不防。太师,没想到你与大雷音寺还有联络,不知可否为孤搭一条线?”

    “这件事好说。”

    孙难陀向外走去,道:“老如来也很想与殿下见上一面。”

    太子跟上他,笑道:“我随你去看看那个楼兰黄金宫的班公措,看看他到底是楼兰黄金宫,还是天魔教。”

    不过多时,大理寺的几位问事赶来,见到了卫国公,连忙见礼。

    卫国公瞥见孙难陀与太子走来,大着嗓门道:“皇帝以前下过令,朝廷的归朝廷,江湖的归江湖,这是江湖的恩怨,大理寺没必要插手。否则江湖上天天打打杀杀,你们大理寺忙得过来吗?等死了朝廷命官再说。孙大人,殿下,这边来看热闹!”

    孙难陀脸色微沉,太子笑道:“太师,咱们还是过去为妙,不过去的话卫大嗓门能嚷嚷得京城皆闻。话说,父皇当年定下的规矩,真该改一改了。”

    卫国公刚才说的是当年皇帝与各大门派定下的规矩,朝廷的归朝廷,江湖的归江湖,两不干涉。难陀寺的和尚虽然是太子太师孙难陀的弟子,但大多都没有官职在身,只能算是江湖中人。

    孙难陀与太子来到卫国公等人身边,说话之间,秦牧又打死了几个和尚,惹得难陀别宫群情激愤,众多僧人吵嚷着要火并了他。

    那几位中年僧人瞥见四周人越来越多,唯恐丢了难陀寺的名头,连忙喝止众僧。

    “国公,太子殿下,孙大人!”

    卫国公看去,一位老大人凑上前来,笑道:“原来是雁知圭雁大人。雁大人而今是皇帝和太后身边的红人了。”

    雁大人连忙笑道:“国公说笑了。孙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难陀寺摊上事了,看架势估计是来寻仇的。”

    又有几位朝中大员走来,一位官员道:“难陀寺这些年风评不佳,出入女子闺阁王公大臣的后院,许多大臣都多有些怨言,只是不好声张,免得自己丢脸。这次,估计都等着看难陀寺的热闹。你看,没有一个乐意插手的。咦,孙大人也在啊。”

    他们几人都是朝中一品二品的大员,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孙难陀,不给他好脸色看。

    孙难陀不动声色,看向秦牧,延康太子也在打量秦牧,试图看出他的功法来历。

    “上去一个神通者,先封了六合神藏,然后启封六合神藏,痛下杀手!直接将他杀了!”

    一位中年僧人放低声音,道:“圆空,你去,这次已经丢脸了,再丢一点脸也无妨,无论如何也要将千幢宝塔赢回来!”

    圆空和尚称是,当即自封了六合神藏,下场与秦牧比试,他的修为要胜过圆镜和尚许多,屹立在那里,身如千臂大佛,身躯不动,手臂飞舞,与雷音八式的千臂佛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秦牧攻上前去,只听得雷霆般的巨响传来,圆空和尚与秦牧硬拼了一掌,狂风呼啸澎湃,四面八方涌去,将四周的众人吹得衣衫猎猎作响。

    圆空和尚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直挺挺倒地,一身骨骼尽碎,根本不曾来得及解开六合神藏的封印,便会活活打死!

    难陀寺的诸多僧人睚眦欲裂,呼喝着上前,要将秦牧乱刀砍死,被那几个中年僧人挡住。

    卫国公鼓掌赞叹,粗着嗓子叫道:“楼兰黄金宫的巫尊楼罗经好厉害!又打死了一个大和尚!”

    孙难陀微微皱眉,低声道:“这就是巫尊楼罗经?”

    他与楼兰黄金宫的高手没有碰过面,也没有见过这种功法,倒是卫国公曾经去过西部边疆,曾经与楼兰黄金宫的巫王交过手。

    延康太子思索道:“听闻楼兰黄金宫的巫士以魂魄练功,能够将自身妖化,半人半妖,变化多端……”

    正说着,又有一位难陀寺的僧人上前,一上来便直接解封六合神藏,想要施展神通,被秦牧欺身近前,印在他的胸口。

    那难陀寺僧人六合神藏开启,气势暴涨,神通爆发!

    他比圆空更强,将灵宝不动禅功中的千宝炼成了四百多宝,四百多种印法,一印又一印拍下,顿时佛光流彩,不断向外迸发,有如一尊佛陀动了雷霆之怒,降妖除魔,引得四周一片喝彩声!

    “圆月禅师好修行!”一个不知是哪家的女眷面如桃花,赞道。

    说话之间,秦牧身躯一摇,现出牛首人身牛蹄的神化状态,全身上下金光灿灿,足踏双龙,眉心出现一只牛眼,一道火光射出,从圆月禅师的脖子上切过。

    圆月禅师只觉自己的头在向后飞,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脖子上还在喷血,没有头颅。

    他的头飞到那个面如桃花的女眷怀里,将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惊叫一声昏死过去。

    啪啪。

    秦牧牛尾甩动,抽了两下自己的屁股,屁股顿时红肿起来。

    延康太子目光闪动,道:“应该是楼兰黄金宫的巫尊楼罗经。不过,他为何要抽自己的屁股?这是楼兰黄金宫的什么诡异法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