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枯寂岭根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694.html
    “人家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我倒好,打了老的来了小的。”

    秦牧心中感慨,天魔教主真不好做。

    龙娇男和三奇堡的那个女子来到这里,表明其他年轻高手也在附近。若是被这些人追上也是麻烦。

    狐灵儿操纵妖风,将飞向这边的虫子卷走,送得远远的,道:“公子,这些人不回家过年吗?”

    “他们估计把杀我当成过年的狂欢了。”

    秦牧摇头道:“除了杀我,还要杀皇帝。杀我肯定不成,不知道他们是否能杀掉皇帝。毕竟,皇帝这个目标,比我大多了。”

    狐灵儿处置的很好,将这些虫子吹走,龙娇男等人寻不到这里,省得他们也找到枯寂岭峡谷。

    枯寂岭峡谷距离这里不远,秦牧走到枯寂岭,只见枯寂岭的山势不像其他地方那么陡峭,但是这里似乎与其他地方有些不同,山体一片灰暗,见不到一点绿色。

    这片山到处都是枯萎的树木,树是黑色,地也是黑色,给人一种不好的联想。

    “他们若是杀掉了皇帝呢?”狐灵儿问道。

    秦牧当先一步,走入枯寂岭中,狐灵儿连忙跟上,跳到龙麒麟背上,然后蹦蹦跳跳来到龙麒麟脑袋上,四下张望。

    “他们若是杀掉了皇帝,换做太子登基,那么国师的变法便会太子推翻。”

    秦牧道:“然后国师会干掉太子,换一个听话的皇帝。就算国师不这么做,我也会这么做。我还会邀请国师来做天圣教的第四位镇教天王,我为他留着这个位子很久了。不过,他们是杀不掉皇帝的,国师也不会愿意做圣教的第四天王。”

    这里枯树遍地,没有任何枝叶,小白狐紧张兮兮,只觉这些干枯的枝条仿佛是一根根利爪,扭曲的树干像是一张张可怕的面孔,让她不禁害怕。

    “这里有神魔的血,将此地污染了。”

    都天魔王随手拍死几只飞来的虫子,然后从地上抓了把土,捻了捻,诧异道:“奇怪,这种血很奇特,分不出是神还是魔。好像既有神血也有魔血,一种血中包含神血魔血,有点意思……”

    秦牧好奇道:“魔王大人,会不会是神血和魔血同时洒在这片土地上?”

    他见过魔神之血,很是厉害。当初他与村长一起进入大墟的黑暗中,村长击伤一尊黑暗中的魔神,那魔神一滴血滴在泥土里,方圆百余丈的树木花草尽皆枯萎,与枯寂岭的情况差不多。

    但那只是一滴魔血。

    而这里则是整个枯寂岭峡谷都被污染了,可见流到此地的神魔血肯定不少。

    “不一样。”

    都天魔王摇头,道:“是同一种血,只是这种血中同时有神和魔属性。你眼界还是太浅,看不出来其中的门道。神血主生,魔血主死,掉在枯寂岭的血同时有神魔属性,其中的神性藏在泥土之中,魔性则毁灭了这里的花草树木,让一切长出泥土的统统死亡。这些树死了,但是根并未死,反而异常茁壮发达,有可能已经借神血的生机成精了。”

    狐灵儿连忙道:“树根会变成妖怪吗?”

    “会的。”

    都天魔王道:“应该会变成一种很奇特的生物,长满了触手。”

    枯寂岭峡谷虽然有峡谷这个名字,但是地势很高,只是相比两旁的山脉来说,便要低了许多。

    这道黝黑的峡谷蜿蜒曲折,山路很不好走,当年天魔教从这里走私货物,一定也吃过不少苦头。

    这里每隔一段路便有一块黑石碑,三四丈高,上面绘着符文印记,秦牧辨认一番,道:“是圣教的镇妖符文。灵儿,不要碰,触发了镇妖符文你会被吸入碑中。”

    狐灵儿吓了一跳。

    “枯寂岭中的镇妖石碑不少,看来当年天圣教为了打通这条通道,费了不少心思。这也说明枯寂岭中的妖怪很多,很可怕。”

    秦牧数了数路上遇到的镇妖黑石碑,多达四十六块,而这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倘若每块石碑只镇压一个妖怪,那也有四十六个妖怪了。

    但是镇妖黑石碑高三四丈,用这么大的石碑镇压,不可能只镇压一只妖怪。那么这里镇压的妖怪便极为可观了。

    他们来到山谷的中央,看到前面有一片池塘,四周都是雪山,天气寒冷,而这里竟然还有湖泊,令人啧啧称奇。

    湖泊边有一株老树,老树枯蔽,笼罩范围很广,而在古树和湖泊周围立着密密麻麻的黑石碑,大约有数百块之多,将古树和湖泊团团围住!

    秦牧等人吓了一跳,这里的镇妖黑石碑如此之多,难道这里镇压着几百个妖精不成?

    他虽然是天魔教的魔教主,但是对这条枯寂岭通道却所知不多,不清楚当年天魔教在这里遇到了什么。

    “难道这里有一个妖国不成?”

    秦牧喃喃道:“不过这株古树四周怎么也有这么石碑?不像是为了镇压很多妖怪,反倒像是为了镇压这株树和这片湖一般。”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只听呼救声从湖那边传来,龙麒麟个头高,抬头目光越过那些黑石碑,瞄了一眼,慢吞吞道:“湖里有个女子在洗澡。”

    “救命,救命——”湖里的女子叫道。

    狐灵儿连忙跳到他的脑袋上,向湖里看去,气道:“龙胖,那是洗澡吗?那是溺水了!”

    “是洗澡。”

    龙麒麟慢吞吞道:“她没穿衣服,自然是在洗澡。你见过谁光溜溜的溺水的?”

    “光溜溜的?”

    都天魔王又惊又喜,连忙爬到龙麒麟头上向湖中看去,那湖里果然有个溺水的女子,身上赤条条不着一缕,身姿妖娆,正在水里挣扎着,凸的,翘的,让这尊魔王看直了眼,赞道:“这妖精好看!臭小子,来过过眼!”

    秦牧笑道:“后面还有追兵,咱们走吧。”说罢,从黑石碑林的缝隙间偷瞄了一眼。

    “公子是正人君子!”狐灵儿对他信心满满,赞道。

    “外面的官人,救命啊——”

    那湖中女子惨叫道:“快推倒石碑,搭救妾身,妾身以身相许!”

    秦牧等人从湖边绕过去,狐灵儿脆生生道:“妖精,我家公子不会上你当的,好教你得知,我家公子是天圣教的圣教主!”

    突然那女子没了声息,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天圣教的圣教主?”

    哗啦——

    那黑石碑林环绕的湖泊中大水滔天,无数根漆黑的树根如同无数条触手冲天而起,在半空中绕动挥舞,每一根触手的尽头皆有一个赤条条的妙龄女子,光洁溜溜,齐刷刷向秦牧看来,无数个凄厉刺耳的声音叫道:“天圣教!就是天圣教,将我镇压在这里!他们用这些石碑镇压着我的身躯,压着我的腿和我的手——”

    轰隆,轰隆——

    枯寂岭峡谷中,一块块黑石碑震动,石碑下似乎有巨大的躯体正在挣扎蠕动,试图破除封印!

    秦牧吓了一跳,他看到枯寂岭峡谷中这么多石碑,一直以为这里镇压着一个妖国,无数妖怪,没想到这些石碑镇压的,是一只妖精,一只莫大的妖精!

    黑石碑不断震动,石碑旁的泥土梭梭抖动,似乎要被震得连根拔起。突然碑上的符文印记亮起,光芒流转,一座座石碑如同一座座大山,变得沉重无比,将那枯寂岭中妖怪压住,让她无法脱身。

    “我要报仇!”

    湖面上空,那无数女子面孔扭曲,凄厉叫道:“我要杀光你们天圣教!”

    环绕古树的那一面面黑石碑光芒大放,符文印记的光芒映照在古树上,湖面上空的那些触手仿佛被一股怪力向地底拉去,那些触手上挂着的女子惨叫,四下抓去,却什么也抓不住,被渐渐拖入湖中。

    “这片湖泊,应该是神魔血砸出的痕迹,神魔血已经被这株古树吸收了。”

    都天魔王纳闷道:“你老家怎么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秦牧笑道:“我老家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东西。咱们继续赶路,必须要在黑夜降临前走出枯寂岭,寻到一处安全之地。”

    “可惜了。”

    都天魔王咂咂嘴,道:“那小妖精还挺漂亮的,比我都天的女子好看。”

    而在此时,龙娇男、裘月与书生蓝羽、半痴和尚、袁山等人汇合,正在四下搜寻秦牧的踪迹,突然感觉到枯寂岭处传来的震动,一个个纷纷向枯寂岭方向看去。

    书生蓝羽失声道:“天魔教主去了神断山脉?他不怕被玄玑弩射杀吗?”

    裘月挥手,无数虫群循着声音向枯寂岭方向飞去,道:“天魔教主狡诈,既然走神断山脉,多半神断山脉有一条生路!我用虫子探路,咱们在后面跟上!”

    众人向枯寂岭赶去,虫潮在前方涌动,无数虫子振翅向前赶,待来到那片湖泊旁边,只见湖中妖云弥漫,无数个声音在湖中叫道:“天圣教主,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灭了你们天圣教!”

    众人面面相觑,半痴和尚咳嗽一声,朗声道:“妖精,你与天魔教主有何怨何仇?”

    那湖中一个妙龄女子裸露着身子浮出水面,楚楚动人,凄凄婉婉,哭诉道:“天圣教将人家镇压在这里几百年,妾身与他们仇深似海,不共戴天。高僧,你若是能搭救妾身,妾身愿意以身相许……”

    半痴和尚笑道:“我是出家人,不要你以身相许,你皈依我佛门,助我杀了天魔教主,小僧便打破这里的封印,放你出来。”

    “妾身愿意皈依!”那女子又惊又喜道。

    书生蓝雨、袁山、玉娥等人齐齐皱眉,正要劝阻,半痴和尚已经将一块黑石碑连根拔起,扔在地上,回头道:“诸位同道,这是天魔教镇压的妖怪,天魔教是魔道,他们镇压的妖精一定是好妖精。诸位帮我将这些镇妖石碑推倒,解救这位同道!”

    众人只得上前,合力将一块块石碑推倒。

    轰隆——

    群山震动,那株古树冉冉升起,树身下一个巨大的黑球不断隆起,越来越大,像是无数黑线缠绕成的巨大线团一般,那些黑色根须如同蛟龙大蟒般蠕动,根须缠绕之间数不清的白骨露了出来!

    半痴和尚看到这些埋在树下的白骨,不由毛骨悚然。

    他现在明白过来,被天魔教镇压的,有可能不是他的同道,反倒有可能是比天魔教还要凶恶的存在!

    “快跑——”龙娇男尖声叫道。

    众人急忙撒腿狂奔,向大墟方向逃窜而去。

    “脱困了,我终于脱困了——”

    无数凄厉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路上更多的黑石碑突然震动,纷纷倒伏下来,一条条粗大的触手从地底钻出,挥舞不休,根须上挂着一个个美艳的女子,笑道:“天圣教说我吃人太多,将我镇压在此,谢谢你们,谢谢小和尚。我终于又可以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