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作恶多端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697.html
    “呸呸,大吉大利。小雷音寺的和尚没找到这里来。”

    仙清儿好奇道:“你做了什么坏事,为何走到哪里便被人追杀到哪里?”

    “大概是我太出色了吧?”

    秦牧抬头想了想,觉得这句话绝对没有错:“我太出色了,遭人嫉恨,所以走到哪里都有人追杀。”

    他挥手作别,仙清儿连忙道:“有空的话我去找你玩耍,不要让你家大人杀我!”

    “好!”

    日薄西山,秦牧终于来到残老村,刚刚进村,便见十几只一人多高的鸡婆龙面色不善的围了上来。

    为首的是那头老母鸡,见到秦牧便激动起来,抬着翅膀指着他,向其他鸡婆龙咯哒咯哒的叫个不停,似乎是对其他鸡婆龙说这小子是偷蛋贼。

    “我才出门大半年,村子里便多出了这么多鸡婆龙。”

    秦牧如临大敌,喝道:“我已经今非昔比了,而今是天圣教的教主圣师,就算你们鸡多势众我也丝毫不惧!”

    “咯哒!咯咯哒——”

    一群鸡婆龙疯狂涌上来,将他淹没,这些鸡婆龙羽翅如剑,喷火如龙,利爪开金裂石,凶猛无比。

    狐灵儿见状,连忙道:“公子,我先回家看看!”说罢,一溜烟跑了。

    过了片刻,秦牧气喘吁吁逼退了鸡群,被抓得一头一脸血,头发也乱了,插着几根鸡毛,那头母鸡带着鸡群趾高气昂的走远,巡逻村庄。

    都天魔王幸灾乐祸的大笑:“臭小子,你连一群鸡都打不过!”

    秦牧摘掉头上的鸡毛:“你就是败给了连一群鸡也打不过的家伙。婆婆,村长,我回来了!你们看到我被一群鸡欺负,也不来救我!咦,怎么没人?”

    秦牧在村子里走了一遭,惊讶不已。

    村长和药师的房间也是空着的,村子里其他人也没有回来,只寻到几张纸条。秦牧打开纸条,第一张纸条上是说村长药师和魔教祖师等人去寻找无忧乡,如果村民回来,先帮药师喂喂虫子。

    第二张纸条上是屠夫的字迹,说村长他们迟迟未归,担心他们的安危,所以瞎子和屠夫去寻他们。

    第三张纸条是哑巴所留,说瞎子和屠夫没有回来,我去找他们。

    第四张纸条是瘸子和马爷所留,说村长他们可能遇到危险,他们脚步快,去找找。

    第五张纸条是司婆婆所留,说几个老家伙让人不省心,她出门将这些老东西寻回来,让秦牧回来后不要四处乱跑。

    “婆婆他们都让人不省心。”

    秦牧摇了摇头,放下行李,去村外的药圃里摘了几片灵药叶子,打开药师门前的瓦罐放了进去。罐子里,一群饿得饥肠辘辘的虫子立刻疯狂抢夺食物。

    秦牧又走入药师的房子,翻找出几枚灵丹,敲碎了撒到其他罐子里,然后洗手烧饭。

    “这些破瓦罐……”

    都天魔王看到那些放小虫子的破瓦罐,心中大震,随即目光落在铁匠铺前的水缸上,又吓了一跳,“这口大水缸……还有那个耙子,还有那口锅,还有这随地乱扔的宝贝儿……”

    “魔王大人,别四处转悠了,你手臂多,来帮我炒个菜。”秦牧呼唤道。

    最后一缕阳光落下,突然黑暗从西方滚滚涌来,如同大洪水般向东方涌去,沿途吞噬群山,将大墟淹没!

    秦牧早已见惯了这幅情形,不以为意,系着围裙将饭菜端上来,而都天魔王却是头一次见到这幅恐怖景象,不由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就在黑暗即将淹没残老村时,一个瘦削的老者背着书篓走入残老村,身后黑暗恰恰席卷而过,从残老村两旁呼啸涌向东方。

    “聋爷爷!”

    秦牧又惊又喜,连忙放下碗筷迎上前去,聋子衣衫破旧,显然在外面过得有些不太顺心,放下书篓,道:“有饭吗?我饿了好些天了。”

    “刚做好!”

    秦牧连忙又洗了一副碗筷,聋子坐下,大口吃饭,连吃了四五碗,舒了口气。秦牧给他盛了碗汤,纳闷道:“聋爷爷这些日子去了哪里?”

    聋子眼角抖了抖,闷声闷气道:“延康。我去找哑巴,没有找到他,盘缠也花光了,只好去卖画。”

    这老者痛心疾首道:“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我的画竟然一张都没卖出去,最后实在饿极了遇到了司老太婆,舍了我几个钱。司老太婆还嘲笑了我好久。对了,这件事不要告诉药师,这厮总是笑我画画不如他卖药来钱快。”

    都天魔王瞪大眼睛,这个老头是个绝顶高手,莫非就是那个画剑神的画道高手?这样的大高手,竟然差点被饿死,没有钱他难道不会抢么?

    秦牧哭笑不得:“聋爷爷,现在世道不太平,谁还会买画收藏?你下次如果缺钱用,去卖给国师府,延康国师肯定乐意花大价钱买下来。”

    聋子摇头:“我上次灭了延康国师数万大军,去他家卖画,他一定拿我正法。我打不过他。”

    秦牧笑眯眯道:“你去太学院找我,我有的是钱,你画的多少画我都可以买下来。瘸爷爷书篓里还有其他画吗?卖给我,我现在便给钱。”

    “被我烧掉了。”

    聋子不疼不痒道:“村子里其他人呢?还没有回来?”

    “烧掉了?”

    秦牧肉疼不已,倘若延康国师在这里,止不住要吐血三升。

    他取出药师等人留下的字条,聋子看了一遍,道:“字写得真丑。晚上睡个好觉,明天我去找他们。他是谁?”

    他这才看到都天魔王,都天魔王傲然道:“我乃是都天之主,都天世界的统治者。你不必见礼了。”

    “长得真丑。”聋子起身,回房睡觉去了。

    “我乃都天世界的魔王大人!”都天魔王怒道。

    秦牧好心道:“魔王,聋爷爷听不见的。”

    “放屁,他刚才还能听见你说的话!”

    秦牧解释道:“他有时候能听见,有时候听不见。”

    都天魔王气结。秦牧收拾碗筷,也准备睡了,道:“魔王,你晚上千万不要四处乱跑,黑暗里非常危险。”

    都天魔王唯唯诺诺,心道:“臭小子不敢进入黑暗,现在正是离开的好时机,我只要走入黑暗,便可以将他甩脱,然后主持大祭,召唤我的真身。”

    过了不久秦牧睡着了,鼾声传来。

    都天魔王蹑手蹑脚走向村外,村子四角的石像散发出幽幽光芒,因此村里不算昏暗。但是石像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便是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东西。

    都天魔王小心翼翼的来到村口,迟疑了一下,伸出一根指头探入黑暗中,他听到咯吱咯吱的啃咬声,抽回手掌,不由呆了呆。他那根指头已经消失不见,不知被黑暗中的什么东西咬掉了。

    都天魔王打量一下伤口,心中微动,试探道:“刚诺嘀哒黑(黑暗中是谁)?”

    黑暗中一片寂静,过了片刻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阿普高泥哏(你又是谁)?”

    都天魔王精神一震,正欲说话,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在做什么?为何说魔语?”

    都天魔王看到聋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心中一紧:“这聋子的耳朵这么敏锐!不对,他不是聋子吗?”

    聋子打个哈欠,提起毛笔,在他身上写了一个“定”字,然后回屋睡觉去了。

    都天魔王动弹不得,想要说话,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次日清晨,秦牧早起做饭,龙麒麟叼着一个脸盆放在秦牧面前,然后在脸盆前坐下,等着投食。

    聋子吃饱喝足,道:“牧儿,我出门寻找村长他们回来过年,你和大狗留在这里看着村子。”

    秦牧应了一声,龙麒麟一边吃着赤火灵丹一边瓮声瓮气道:“我不是大狗,我是半龙半麒麟的瑞兽。”

    聋子没有听见,走出村子,提笔在空中画了一条龙,乘龙而去。

    都天魔王依旧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秦牧收拾好碗筷,心道:“不知道魔猿这个大个子这些日子过得怎样。我还给他带着一些礼物。”

    他看了看都天魔王,露出笑容,轻声道:“刚诺嘀哒黑?”

    都天魔王心头微震:“这小子也知道了?”

    秦牧让龙麒麟看守村庄,自己则向镇央宫走去,没走出多远,突然只听一声佛号传来:“阿弥陀佛!天魔教主,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小僧会在这里遇到教主。”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和尚出现在他的前方,两人相遇,彼此都有些吃惊。

    秦牧立刻认出这和尚正是在延康国时攻击他的宝船的那个僧人,被他用少保剑伤到了腿脚,但依旧能奔行如飞。

    “和尚怎么称呼?”秦牧微笑,向四下看去,没有发现龙娇男等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和尚显然被枯寂岭根妖追杀,逃入大墟之后又遭遇了大墟的种种不测事件,与龙娇男等人走散,一路惊慌逃到了这里,结果正巧遇到了他。

    “小僧法号半痴。”

    半痴和尚抬头看天,两行清泪从脸颊滑落,感慨道:“我佛慈悲,小僧此行终于功德圆满。天魔教主,你作恶多端,让小僧送你上路罢。”

    秦牧肃然:“和尚,你说我作恶多端,你且说出一件我作的恶,让我死得心服口服。”

    半痴和尚杀气森然,迈步向他冲来,周身佛光大放,厉声道:“你是天魔教主,这就是最大的恶!若有来世,教主投胎做个好人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