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药师的瓦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699.html
    “疼,好疼!”

    秦牧降落下来,四肢百骸无不剧痛,疼得直抽凉气。

    这和尚的金刚无能胜功让他的身体坚硬无比,灵兵也难以伤到他,各种神通对他几乎没用,让秦牧打得异常辛苦。

    半痴和尚的攻击也是威力惊人,打得秦牧皮开肉绽,尤其是九道金环,几乎将他的脑袋撞碎,幸好这个和尚的攻击手段比较单一,最终还是死在他的手中。

    “六合境界的神通者,还是挺强的,不能小觑了。”

    秦牧摸了摸额头上的包,嘴里嘶嘶的抽着凉气,催动霸体三丹功,活络气血,免得留下淤血。

    他的胸腔也有两根肋骨被打断了,背上血肉模糊,是被半痴和尚一道须弥印压下来时受的伤。

    霸体三丹功对疗伤有极佳的效果,但还是比不上灵丹妙药,好在这些伤势还不足以致命。

    “现在还是先回村子,治好了伤再去找魔猿。”

    秦牧为自己接上断掉的肋骨,将和尚的尸体丢在这里,大墟中没有必须埋尸体的规矩,尸体很快便会被闻到血腥味的野兽吃掉,最多剩下骨头。

    倘若运气不好,连骨头也不会剩下。

    他回到村子,在村外的药圃里采摘了几种灵药,炼制了两炉灵丹,一种治疗外伤一种治疗内伤,然后向龙麒麟讨了点龙涎用来调药。

    龙麒麟见他被打成这样,露出诧异之色,但没有多问。

    这头龙麒麟与在太学院一样,蹲坐在村口守门,一动不动。秦牧觉得这厮名义上是守门,估计实际上是懒,懒得动弹。

    都天魔王依旧僵硬的站在那里,龙麒麟是懒得动,而他则是被聋子定住动弹不得。

    秦牧安心养伤,到了夜晚,聋子还是没有回来,村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回来。

    到了第二天,村长他们还是没有回来,秦牧肺腑还有些疼痛,不能剧烈喘气,但肋骨和背后的伤都已经好了。

    “如果要肺腑的伤好得更快一些,最好是蒸一蒸,让药气进入肺腑。不过没人帮我烧火……”

    少年催动霸体三丹功,慢慢地走动,缓缓吸气吐气,让肺部的暗伤好得快一些,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心道:“过了年,我是十五岁还是十六岁?”

    对于他的年纪村子里的人一直有争论,村长和婆婆他们为此吵过几次,都说不清楚。

    司婆婆是在春季捡到秦牧的,襁褓中的秦牧两三个月大,司婆婆认为秦牧是年前出生的,但是村长则认为秦牧是年后出生的。

    倘若是年前出生,秦牧便是十六岁,而年后出生,秦牧便是十五岁。

    每次过年的时候,他们都会为这件事争来吵去,估计今年还会吵起来。

    正想着,秦牧突然听到嗡嗡的声音,抬头看去,只见几只金色的虫子从村外的树林中飞来。

    秦牧眨眨眼睛,那几只金色虫子突然嗡嗡飞走,消失在树林中。

    接着更多的虫子飞来,围绕村庄转了一周,然后又钻入树林中。

    “三奇堡的那个女子到了!”

    秦牧目光闪动,三奇堡的那个女子实力要比半痴和尚强大太多,操纵虫潮,那虫是蛊虫,被她炼得如钢似铁,连灵兵都能啃得一干二净。

    那女子操纵着数以千计的虫子,虫子太多,如果一发涌过来,秦牧绝对不敌,一瞬间便会被吃得什么也不剩下!

    “与其被她杀入村子,不如索性在村外解决了她!”

    秦牧东张西望,来到药师的药铺前,小心翼翼的端起一个破瓦罐,瓦罐中几只蝎子挥舞着钳子打来打去,尾巴上的倒钩向前甩出,正在抢夺秦牧喂给它们的灵丹。

    秦牧抱着破瓦罐,走出村庄,龙麒麟瞥他一眼,瓮声瓮气道:“教主,做什么去?”

    “打架!”秦牧恶狠狠道。

    “又打架……”

    龙麒麟兴致缺缺,道:“别又打得一身是伤的回来。”

    秦牧抱着瓦罐来到江边,身后几只虫子始终吊在后面,潜伏在草丛中和枝叶间。

    秦牧站定,等了片刻,只见四周的虫子越来越多,铺在江面上,江面像是盖了一层的金子。

    这些虫子引来涌江中的大鱼,几只鱼怪兴奋的从水下跃起,想要吃掉这些蛊虫,不过两三丈长的大鱼跃到半空,张开狰狞大口,随即发现那些虫子吱吱怪叫,一个个变成丈余长短,扑到大鱼身上咯吱咯吱便咬,很快那几条大鱼被吃得只剩下鱼龙跌落到水中。

    秦牧眼皮抖了抖,涌江鱼怪的实力也很是厉害,实力相当于灵胎境界和五曜境界的武者,但在三奇堡女子养的蛊虫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天魔教主。”

    一个声音从江下传来,秦牧循声看去,只见三奇堡的那个女子脚踩着金色虫潮从涌江下游的江面上向这边飞来。

    她并没有飞,飞的是那些虫子,无数金色的虫子围绕她飞来飞去,还有一只金色的母虫体型比其他蛊虫大了许多,这女子正是踩在母虫的背上。

    秦牧甜甜一笑,道:“三奇堡的姐姐怎么称呼?”

    裘月距离秦牧百余丈,停下虫群,有些好奇,道:“天魔教主位高权重,普天之下唯我独尊,为何对仇家如此客气,还称我为姐姐?”

    三奇堡有三奇,虫,毒和美女。

    这女子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美,第一眼看到她,会无视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蛊虫,反而会心脏突然剧烈跳动两下,似乎被她的美丽撞在了心灵的深处。

    秦牧摇头道:“我到了大墟,便不再是天魔教的教主,而是我村里大人的孩子。这位姐姐,你若是放下恩怨,我请你进村过年,我们大墟过年时还是挺热闹的。”

    裘月道:“杀了你之后,我可以回家过年……”

    她的脸色黯淡下来,目光凄然:“我忘记了,我的家已经不存在了,就是被你和延康国师毁掉的……我的家就在三奇堡,我师祖是田真君,恩师是田柚妃。大襄城之战,天魔教将延康国大军传送到城中,杀了我不知多少师兄师姐。我恩师掩护我逃走,但是恩师却死在了冠军大将军的手中……”

    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眼眸带着寒光落在秦牧身上,柔声道:“天魔教主,那时你已经是天魔教的教主了吧?能够调动天魔教这么多高手的,天魔教中,唯有你有这个能力。是你调动天魔教的高手,摧毁了我们义军的大业,摧毁了我三奇堡!”

    她目光森然:“我偷偷返回三奇堡,三奇堡已经破灭了,我的家人也被当成了乱党,被斩首示众!天魔教主,你说我当不当杀你?”

    秦牧叹道:“应当。不过,你不应该去造反,你造反之时便应该想到,倘若造反失败,你的家人会是什么下场。”

    裘月踏前一步,厉声道:“这正义,总需要有一些人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去伸张,这公道,总需要有一些人用性命去争取!否则哪里还有正义,哪里还有公道?我虽然是魔道出身,但我愿做这样的人!天魔教主,话不必多说,请吧,妾身来送你上路!”

    秦牧肃然起敬,正色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姑娘,请。”

    裘月厉喝,衣袖飞舞,无数蛊虫从四面八方向秦牧涌去,这些蛊虫种类繁多,数不胜数,各种蛊虫迎风便涨,大的有一两丈长,小的也有脸盆大小,还有些蛊虫非但没有膨胀,反而缩小体型。

    这种蛊虫最是危险,越小越让人防不胜防,趁人不备钻入体内,啃咬五脏六腑,甚至还有些蛊虫可以吞吃魂魄,或者吸收对方的元气修为。

    秦牧掀开破瓦罐,元气涌入瓦罐中,瓦罐里几只蝎子跳了出来,突然呼啸膨胀,化作二十多丈长短,蝎子周身的黑壳上布满了瑰丽又诡异的符文印记,不断亮起,恐怖的气势震动,四周蜂拥而来的虫潮霎时间如雨般纷纷坠落!

    裘月吃了一惊,连忙纵身便走,突然其中一只大蝎子尾钩甩出,如同铁链般不断延长,下一刻便将这女子挂在钩上,一击毙命。

    秦牧叹了口气,看到这几只蝎子正在争夺裘月的尸体,打得江面上浪涛翻涌,大浪滔天,他连忙催动瓦罐,几只蝎子体型缩小,飞回瓦罐之中,犹自在瓦罐中斗来斗去。

    裘月的尸体已经被它们撕碎,跌入江中,被滔滔江水冲走。

    秦牧抱着瓦罐返回残老村,村口龙麒麟好奇的打量他,见他有些不太开心,没有说话。

    秦牧放下瓦罐,将都天魔王拉了过来,拳打脚踢,又唤来风雷,狠狠地劈了都天魔王几十道风雷,这才罢休。

    都天魔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被摧残的零件掉了十几个,心中委屈万分:“我又哪里招惹你了?”

    秦牧打过都天魔王之后,心情好了一些,突然只听外面有人叫道:“天魔教主在这里!大家快来!”

    秦牧脸色阴沉下来,去司婆婆的房中,将司婆婆梳妆的镜子拿出来,走出村子,正有几个神通者向这边赶来。

    秦牧手掌托着这面铜镜,元气涌入镜中,向这几个杀来的神通者照了照,那几人在空中魂飞魄散,尸体跌落下来。

    少年返回村子,将镜子依旧放回司婆婆的梳妆台,心道:“有完没完了?还让不让人过个顺心年?”